(作者:富權)

為何馬英九會說國民黨內沒有兩個太陽?


馬英九昨午在接受udn tv專訪說,他與國民黨主席、新北市長朱立倫是好朋友,也是世交,兩人互動有默契,沒有「兩個太陽」的問題。


馬英九此語,頗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味況。因為人們已從朱立倫的一系列動作中,包括上任後將原來「馬金體制」的文宣人員基本撤走,以技術性手法巧妙地處理王金平被撤銷黨籍案,以及委任高孔廉出任國民黨主席特別顧問兼大陸事務部主任等,都看出朱立倫在操作黨務過程中,將可能會採取與馬英九不一樣甚至是「別苗頭」的措施。因而馬英九的「國民黨內有沒有兩個太陽」之說,無論是馬英九回應記者的被動答詢,還是主動表達,都有要求朱立倫避免成為國民黨「另一顆太陽」的涵義。只有如此,才符合馬英九「武太郎開店--不允許伙計高過老闆」的心態。


其實,朱立倫處理王金平被撤銷黨籍案,是採取中庸之道的,既沒有損傷馬英九的面子及國民黨的黨紀,也能符合他自己「家和萬事興」的主張,甚至可以為明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倘是推出「朱王配」二「鋪定後路」。實際上,他在首次主持國民黨中常會時裁示將該案回歸制度面處理,由考紀會研議修改黨務規章,最短時間內送中常會通過,以符合民主原則,就在不否定原考紀會對王金平所作的撤銷黨籍處分的同時,卻也為對此案的「解套」埋下伏筆,推說國民黨對王金平黨籍案提出上訴是以馬英九主席的名義進行,朱立倫接任黨主席後,原提起上訴的前主席馬英九就與律師團解除委任關系,朱立倫就可採取「不承接訴訟」方式,不再重新委任律師,造成以「王案」沒有上訴代理人的事實,等同是「自動消失」,而王金平黨籍上訴案必將遭到法院駁回,也就是王金平官司案「落幕」,這是黨內認為最好的「解套」方式。


朱立倫重新任命的考紀會成員,依照《人民團體法》所規範的遴選辦法,大多是從中評委、中央委員、「立委」中具有法律背景或有民意基礎者中遴選,也盡量靠近台北法院判詞所指的民意基礎,避免今後再次發生考紀會的處分決定遭法院判決無效的情況。今次考紀會對李全教作出的被停權案,就顯得較為穩安。


而馬英九昨午接受udn tv專訪,重申王金平的黨籍訴訟案涉及到的是司法關說,在其他國家司法關說是很重的罪,因而是一個很重要的大是大非問題,分明是要求朱立倫不要放過王金平。但既然朱立倫是黨主席,就有其職權自行處理黨內事務,即使是貴為「總統」也不能干預。因此,馬英九之說,已是「多餘的話」,朱立倫未必會遵從。


其實,朱立倫重用高孔廉,才更是有著要與馬英九「別瞄頭」之意。本來,高孔廉在「陸委會」副主委任內時,就是時任「陸委會」特任副主委的馬英九的親密搭檔,據說還是馬英九從「研考會」帶去「陸委會」;即使後來馬英九出任「總統」,也指定他出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高孔廉果然是使命必達,積極任事,促使海峽兩會在恢復協商後連續簽署了多個協議,成績裴然。這不但是因為他曾長期在「陸委會」工作,熟悉情況;國民黨在野時後也在國民黨智庫工作,經常到大陸交流,國共平台成立後也積極參與,可謂知己知彼,更重要的是他有一顆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熱心,因而能夠充分發揮他的強項。因此有人們認為,江丙坤去職後,無論是從「論功行賞」的角度,還是從更有利於海基會工作為出發點,他都應是接任海基會董事長的不二人選。


但馬英九卻是派遣雖然是自己的心腹(也有說是吳敦義的親信),卻從來未有接觸過兩岸事務,甚至在「國共論壇」興起後也未曾踏足過大陸的林中森接任海基會董事長。不知是林中森也懷有「武大郎開店」的心態,擔心高孔廉會「功高震主」而要換人,還是高孔廉不甘「外行領導內行」而求去,而令高孔廉離開了他所十分鍾愛的崗位。也是陰差陽錯,高孔廉離開海基會後,盡管林中森和張顯耀都很努力,但偏遇到民進黨千方百計阻撓《兩岸服貿協議》,及發生「太陽花學運」,而至海基會的績效大打折扣,後來還滑落至「陳林會」沒有協議可簽的局面,甚至是連「陳林會」也難以正常進行。


朱立倫把高孔廉安排在自己身邊,出任大陸事務部主任,以高孔廉過去的職級及經驗,雖然是偏低,因而給予了主席特別顧問並以此職務為主,顯然是要抬高其身份,並以兼任大陸事務部主任的辦法,以作平衡。以高孔廉的經驗,應是可以大展拳腳。


朱立倫起用高孔廉,看來是滿腹密偈。盡管有人批評朱立倫的兩岸政策瞻前顧後,但從此舉看,他卻是將會有所作為。高孔廉前日所說的國民黨是個有能力而且能妥善處理兩岸關係的政黨,將傾聽台灣民意,尤其是「三中一青」,注意兩岸和平红利普遍分配各階層,務實處理兩岸關係,希望能獲民眾支持鼓勵,就可看出他的思維更為接近「國共論壇」,與馬英九的某些想法有所區別。


或許,朱立倫在高孔廉的襄助及操作下,將會親自出席「國共論壇」,甚至還將會更早,倘中共決定即使是在全國「兩會」期間,也要在三月十二日舉辦紀念孫中山先生逝世九十周年活動,而提前實現在國民黨是台灣地區的執政黨的條件下,國共兩黨領袖的會晤。從而消弭一個大遺憾。


實際上,馬英九自「總統」兼任國民黨主席後,由於受政治身份所限,而未能出席「國共論壇」,只能由吳伯雄以榮譽主席身份為之,錯失了兩岸執政黨領袖會晤的機會。其實,現在回想起來,馬英九好像是曾經不太樂意走訪大陸,在二零零五年連戰與胡錦濤會晤,建立「國共平台」後,馬英九尚只是台北市長,卸任後又是「無官一身輕」,本來是可以國民黨主席身份登陸的,但可能他因擔心會影響他的二零零八「總統」之路,及受「特支費案」困身,均是由連戰以營譽主席身份代其為之。馬英九在當選並出任「總統」後,則由另一位榮譽主席吳伯雄當其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朱立倫以巧妙方式廢除了國民黨榮譽主席,今後舉行「國共論壇」時,連戰、吳伯雄就失去代表國民黨前往大陸出席的身份,更因馬英九受「總統」身份影響而不能前往,那就是朱立倫以國民黨主席的身份名正言順親自出馬前往了。這就創造了在國民黨執政的條件下,實現真正的國共兩黨領袖會晤。這個「 習朱會」的「含金量」,比過去國民黨在野時的「胡連會」,國民黨執政時的「胡吳會」或「習吳會」,都要高得多。由此,高孔廉的角色作用,就高於以往的大陸事務部主任以至是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