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充滿自信卻仍有幾道關要過


蔡英文昨早前往民進黨總部進行「總統」黨內初選領表登記,並發表參選聲明。在蘇貞昌、賴清德先後宣佈棄選之後,蔡英文以為可以實現「同額競選」,甚至還打算無需進行初選而直接宣佈提名,以展現「捨我其誰」的氣勢,因而抿嘴淺笑展露自信。豈料在下午有具民進黨員身份的陳水扁民間醫療小組成員郭正典,在「一邊一國行動聯盟」理事長陳昭姿等人陪同下,也前往領取「總統」初選登記表格。只要郭正典能夠在今日下午五時前繳交五百萬元登記費及民調費用,符合「總統」初選登記的所有條件,盡管郭正典肯定難以挑戰蔡英文,但終究是打破了蔡英文「同額競選」、「捨我其誰」的美夢,還是得乖乖地按照她自己制定的「總統」黨內初選規程,進行系列的競選活動,包括競選宣傳、電視辯論、民調等,這就預兆了蔡英文的「第一位女總統」之夢,仍不順利。


其實,如果不是發生了去年的「太陽花學運」,並導致後來的「九合一」選舉藍軍崩潰,蔡英文是沒有今天的信心爆棚的,起碼蘇貞昌、賴清德就有與她一拼的能力及意圖。先不說曾在上次「總統」黨內初選中僅以極小差距輸給她的蘇貞昌不服氣,要再次與她「拗手瓜」,就說是被視為「民進黨明日之星」的賴清德,他選擇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作業開始之時為自己的新書舉行發表會,就是一個「早有預謀」的精心策劃。須知道,一本新書從撰寫到編輯,從印刷到出書,其週期需要一大段時間,起碼要花上半年以上的功夫,因而出版該書店構思,肯定早於「太陽花學運」。


如果不是「太陽花學運」並因此而引帶出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的輝煌戰果,蘇貞昌、賴清德要挑戰蔡英文,單是一句「曾經落選者不能再參加同類選舉」的民進黨老傳統,並強調這是民進黨所揭櫫的「民主」精神,蔡英文就難以招架了。實際上,自從民進黨成立之後,為了標榜其黨名中的「民主」精神,在各項公職選舉中,凡是曾經輸選過的參選人,在下一次同類公職選舉時,都不能再次初選,以便讓更多的同志得到民意洗禮的機會。而蔡英文已經在二零一二年敗選過「總統」大選,按民進黨的老傳統,是不宜在緊接著的二零一六年再次參選的。何況,民進黨的「聖人」林義雄還作出過「有功不自居」的楷模,二零零零年在指揮民進黨為陳水扁打贏「總統」大選這一仗之後,完全可以爭取連任黨主席,但林義雄卻選擇急流勇退,去從事社會運動。蔡英文曾經多次讚揚林義雄的這種精神,沒有理由自己卻另搞一套的。


但「時勢造英雄」,形勢終究不同了。蔡英文能夠從一名入黨只有四年的「菜鳥」,以「非典型」手法將已陷入穀底的民進黨挽救過來並重振輝煌,並在「九合一」選舉中帶領民進黨獲得創黨以來最佳的戰績,讓她成為能夠率領民進黨再次實現執政美夢的最佳人選,因而連民進黨的老傳統也被拋放一邊。但仍有人不服氣,「一邊一國行動聯盟」就不滿蔡英文的「台灣國家定位」、台灣經濟發展等議題說不清楚,而推舉了陳水扁的醫師郭正典,向她挑戰,儘管「一邊一國」的精神領袖陳水扁並不贊同。說不好曾經與蔡英文打過對台的許信良,也會再次跳出來。


其實,即使是蔡英文在民進黨黨內初選中勝出,仍將會遇到許多難題。「一邊一國」推舉郭正典出來挑戰她,還有黨內「獨派」元老辜寬敏一廂情願地鼓吹由賴清德來代表民進黨參加「總統」大選,就反映了黨內「獨派」勢力對她未能明確支持「台獨」而不放心。但更不容忽視的是,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正是阻礙其爭取多數選民支持的關鍵所在,而且也是美國人的疑慮之處。日前美國在台協會理事執行理事唐若文的登門拜訪蔡英文,與其說是支持她參選「總統」,不如說是對她進行實地考察並試探。這次考察的課目是「台美經貿合作」,以後還將有更多的考察議題,最關鍵的是她的兩岸政策及論述是否過關。但偏偏就是這個最關鍵的議題,島內「獨派」卻是持抱相反的態度,這將令蔡英文左右為難,不容易駕馭調適。


美國人同樣也是在左右為難之中。一方面,連美國人自己也膺信政黨輪替的「普世價值」,並付諸實踐,不可能就會讓國民黨長期執政下去;另一方面,卻又對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存有疑慮。但民進黨能凍結「台獨黨綱」嗎?將會流失「獨派」選票。最多是採用「新決議文」的方式,以「後法優於前法」的手法,將「台獨黨綱」暫時凍結再說,到執政後,再設法以新的「台獨決議文」來取代之。這只不過是故伎重施而已。--在陳水扁計劃參選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前,民進黨通過了《台灣前途決議文》;陳水扁當選後,遊錫堃卻又主持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一夜回到陳水扁當選前。


即使是島內因素,「九合一」選舉的效應也不一定能夠延續發酵。前日「罷免蔡正元」的被否決,固然是有著禁止宣傳等因素,但卻也著實地折射了「柯文哲現象」正在消退。儘管柯文哲以發表「藏頭詩」及「路過」罷免蔡正元晚會的「擦邊球」行為來「造勢助威」,但投票率卻只有百分之二十四,約等於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在該選區的得票率,這證明在柯文哲一再「大嘴巴」亂講話之後,「柯文哲現象」已經消退,藍軍開始歸邊回暖。柯文哲的「外逸」因素,將難以在「總統」大選中重現。


蔡英文的「第一個女總統」夢能否實現,還得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實力如何。蔡英文最擔心的是曾經表態不參加「二零一六」角逐的朱立倫,在國民黨人的力拱之下,還是出來參選。這不但是因為蔡英文曾在新北市長選舉中成為他的手下敗將,對她來說仍然是一個心理陰影,而且更令她警覺的是,「TVBS」昨日公佈的民調,朱立倫只比蔡英文低兩個百分點。這是在國民黨慘敗「九合一」選舉後的不利氛圍中所進行的民調作業所得的數據,倘在未來一年來,朱立倫展現改革雄風,並促進國民黨內的團結,再加上充分發揮兩岸關係這個國民黨獨有強項,朱立倫極有可能會反超前逆轉勝。


不過,蔡英文仍具有不少有利因素,其中宋楚瑜為了拉抬親民黨「立委」候選人的選情,極有可能會再次參加「總統」大選,就將是蔡英文的「助力」。儘管宋楚瑜已是「過氣明星」,上次落場參選也撼動不了馬英九的選情,但今次可能朱立倫與蔡英文的差距拉近,宋楚瑜哪怕是只能獲得一萬幾千票,對朱立倫也構成重大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