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夏立言本應有所作為惟孤臣無力可回天


馬英九在反復思考再三後,昨日終於批准王郁琦的請辭,並任命現任「國防部」政務副部長夏立言接任陸委會主委,並定於今日在陸委會進行職務交接。


有論者分析認為,馬英九繼委任曾任「國防部長」的高華柱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後,又委任現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夏立言出任陸委會主委,而台灣地區的「國防」系統又是最「反共」的單位,這證明馬英九已經片面吸取綠營批評他「親中」的教訓,刻意委任以「反共」為職志的軍人主管兩岸關係事務,兩岸關係就此將會停擺。


此一說法並非完全科學準確。不要說是「國安會」的業務並非完全是兩岸關係,更包括「外交」、「國防」及重大事件,而且就說是「國安會」自成立以來,過去的秘書長大多是由軍人轉任,而且還是從情報系統轉來,但在馬英九時代開始,已經轉為委任文人出任,包括蘇起、袁健生、金溥聰等,現在又回到軍人出任的正軌而已。何況,軍人固然「反共」,但更「反獨」,因而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而在兩岸關係走上和平發展之路後,軍人的「反共」色彩已逐漸淡化,但「反獨」卻依然強烈。


至於夏立言,說他是軍人出身,更是片面之言。其實他更是一位外交官,自八十年代初碩士畢業,進入外交領事人員專業講習班學習,經特種考試外交領事人員考試乙等考試及格後,就長期在「外交部」工作,曾先後出任「外交部」北美司專員、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組長、「外交部」政務次長秘書、新聞文化司副司長、駐美國代表處政治組組長、駐加拿大代表處副代表、國際組織司司長暨「APEC」資深官員、駐紐約辦事處處長、駐印度代表處代表、「外交部」政務次長,及駐印度尼西亞代表處代表等,還曾在任職「外交部」政務次長時,因在二零零九年「八八風災」中婉拒外國援助,引發爭議而請辭下臺。他是於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二日,由駐印尼代表而轉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的,在「國防部」才呆了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因而不能算是軍人。


他的任職軌跡,與也是馬英九親信的張良任正好相反。張良任是在陸委會副主委任內,轉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然後轉到「外交部」工作,先是出任駐以色外代表,現任駐印尼代表,恰好就是接過夏立言的印信。


軍政副部長,是在實施「國防三法」後,由政務職文官出任,均不是軍人,無論是陳水扁時期,還是馬英九出任「三軍統帥」後,均是如此。因此,所謂夏立言是軍人之說,並不準確。反而應該說,現在馬英九也試圖採取由「外交」官員出任「陸委會」主委的方式,似乎有意與大陸先後由外交部副部長王毅、張志軍轉任國台辦主任的做法「接軌」。由於夏立言出身於「外交‘體系,熟稔「外交」事務,瞭解北京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故而夏立言與以往沒有從事過「外交」事務的陸委會主委相比,在執行兩岸交流事務時會比較周全。實際上,除個別人外,以往多數陸委會主委缺乏國際視野,往往會把兩岸關係帶往複雜的境地,夏立言的任命可望打破這個困局,而且更是希望能有一些作為,起碼是突破目前的僵局。


自發生「張顯耀案」後,不少人就私下議論,王郁琦雖然是馬英九的親信,但卻不是行政幹才,只不過是辯論賽冠軍的「鬥咀友」而已。他出任「總統府」發言人或能妙咀生花,但從事行政主管工作,尤其是必須獨當一面地肩負責任重大的陸委會主委,卻未必能勝任。實際上。在「張顯耀案」的問題上,就顯得不夠沉穩,倘當時是由夏立足任主委,可能情況不會鬧至如此地步。


當然,夏立足既然長期在「外交部」工作,就是要與北京爭奪「外交 」陣地,其在表面上的「反共」,應是無用置疑的。實際上,過去他就曾有過不少與北京的外交人員正面衝突的經歷。比如,在「SARS」肆虐時,他曾試圖闖入聯合國總部,舉行記者會簡報台灣地區的疫情,卻遭到北京駐聯合國官員的狙擊,事情鬧到聯合國秘書長安南那裡去,最後由安南下令禁止他進入聯合國總部。但最近他參與其二哥宴請到台灣旅遊的大陸表弟,被民進黨拿來大作文章一事,卻又顯示他仍懷有濃郁的大中國感情。


最令人莞爾的是,去年十月夏立言將接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民進黨「立委」在「立法院」猛烈發砲,批評馬政府用人邏輯不明,夏立言的專業並無與「國防」戰備業務有關,但曾在扁朝出任「外交部長」的民進黨「立委」陳唐山卻獨排黨內眾議,肯定夏立言過去任駐紐約辦事處長一職時,勇於擔當新建館舍任務,雖非工程專才,卻省下钜額款項,並完成新館採購。他強調夏立言是個好人才,他百分之百相信,恭喜「國防部」獲得一位好人才。這真是「曹操也有知己友」。


其實,馬英九當時讓夏立言轉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更是馬英九基於討好美國人的考慮。實際上,在台灣與美國的軍售「對話窗口」楊念祖被解職後,美國對馬政府的信賴已降到低點,甚至連出缺快兩個月的「國防部」文人副部長都無法填補。懂「國防」軍事戰略的學者專家,不是沒人想當文人副部長,而是送給美方的名單並未得到正面善意的回應。後來經與美國商討並獲「認同」後,才確定由曾經長期駐美,與美國關係良好的夏立言接任「國防部」軍政副部長。因此,陳唐山之言,並非是恭維說話,倒是實事求是。


馬英九日前接受聯合報系訪問,否認自己提前「跛腳」,聲稱自己還將會有所作為,尤其是在兩岸關係事務繁忙。因此,他委任「外交」專家夏立足出任陸委會主委,似乎就是要落實他的這番表態。但問題是,由於大環境欠佳,夏立言再能幹,主觀意願再好,也已是「孤臣無力可回天」。


何況,倘如同外界所言,馬英九將夏立言調任陸委會主委,是要充分運用其豐富的對外談判經驗,及較為強硬的作風,與大陸進行海峽中線以西「M503」航路的談判,或許將比文質彬彬的王郁琦更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