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中無大將宋楚瑜或將會是奇兵


民進黨快手快腳完成「總統」黨內初選領表登記作業,蔡英文獨佔鰲頭,不要說是不用進行電視辯論等活動,連民調作業也不用進行,因而將還一百萬元民調費退還給她。這種「同額競選」的態勢,完全符合蔡英文的心意。


而在國民黨這一邊,仍是氣壓低迷靜悄悄,毫無動靜,看來是還未從「九合一」選舉慘敗中回過神來,因而對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產生怯戰心理,因而有條件出戰者,都在觀望中。


國民黨現在有條件出戰「總統」大選的,有幾個人選。一是馬英九所屬意的吳敦義,二是國民黨新共主朱立倫,三是尚未在黨內規章上完成恢復黨籍手續的王金平。
吳敦義應是沒有戲了,連他自己也說是自己沒有班底,只得一個林中森,因而無法搭建競選團隊。其實,吳敦義的弱項還不單只如此,他的最大難題是在黨內外都缺乏人緣,因而吸票能力不強,根本不是蔡英文的對手。在場情況下,只能是知難而退。


王金平則是雄心勃勃,躍躍欲試。這從記者詢問他時,他掩不住笑容地說,「過了春節再說」,就可知他有代表國民黨出戰的強烈企圖心。王金平有此企圖心,並不出奇,一來符合「人往高處走」的心態規律,二來他已連續三任「不分區立委」,除非國民黨再次為他修改黨內規章,否則他要保持「立法院長」職位,首先就得回到高雄市家鄉,曾經「區域立委」選舉。但在選制已經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及他自己已經久未經營選區的情況下,肯定難以當選。因此,只有參選「總統」一途,才能繼續保住自己的政治舞臺。


其實,王金平早就已有「更上層樓」之心。曾記否?二零零七年已經獲得國民黨「總統」參選人資格的馬英九,因「特支費案」被檢方起訴後,王金平就公開聲稱,倘馬英九一審被判決有罪,就將喪失參選資格,而此時已經過了「中選會」的「總統」參選人領表登記作業時間,這就將會造成國民黨無人參選。其言下之意,就是希望國民黨能改變黨內初選結果,改由他來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


「馬王政爭」爆發後,王金平又遇到一個「更上層樓」的機會。當時民進黨內有人提議,充分利用馬英九鬥爭王金平的機會,策反王金平,讓他作為民進黨的「副總統」參選人,與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搭配,以分化國民黨,並為民進黨「總統」參選人吸收淺藍及中間選票,尤其是南台灣的泛藍選票。這一招,在當時還是挺「犀利」的,因而國民黨內不少人都在擔心將會成為事實,憂心忡忡。


但經過「太陽花學運」尤其是「九合一」選舉後,民進黨氣勢正旺,已經確定獲得「總統」大選出線權的蔡英文,已經沒有這個必要。因此,王金平要擺脫失去政治舞臺的厄運,就只有留在國民黨內,參加「總統」大選一途,與黨的「總統」參選人搭配參選,甚至是「擔綱」參選。因此在一定意義上,這是「塞翁失馬,安知非福」。但黨內「挺馬派」可能不賣他的帳,而且他的黨籍官司案尚未「解套」,也不能動彈。


本來,由國民黨新共主朱立倫出戰,這是名正言順之舉,也是國民黨唯一有機會「逆轉勝」的強棒。但朱立倫已經在宣佈參選黨主席時,就已經說過不參選「二零一六」,將會完成新北市長的四年任期。他有可能是愛惜羽毛,不願與蔡英文硬拼,避免鎩羽而歸。寧可等到蔡英文上臺後,因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弄得經濟凋零,政績比馬英九更差,讓台灣民眾真正切身感受到,國民黨的兩岸政策才是振興台灣經濟之道,他才披掛上陣。做一個奪回政權的候選人,比做一個失去政權的候選人要光榮得多。
倘朱立倫真的是抱有這種心理,即使是有黨員連署拱他,甚至向他施加黨性民意壓力,他也未必會出來參選。


但國民黨總不能不選,因而隨著朱立倫拜會宋楚瑜,就有人提出建議,採取藍版的「柯P模式」,由國民黨禮讓宋楚瑜參選,說不好會發揮「奇兵奇襲」作用。因為宋楚瑜的行政能力已是家喻戶曉,是行政無能的馬英九的「對照組」,讓台灣民眾更為懷念當年他在台灣省長任內的政績,並為他十多年來的際遇抱打不平。而由他來迎戰蔡英文,也可凸顯蔡英文缺乏行政經驗的弱項,說不好就是「犀牛角磨鈍鑽石」的奇招。


此前宋楚瑜先後參選臺北市長或「總統」,之所以會形成「棄宋保郝」或「棄宋保馬」效應,是泛藍選民擔心會分薄支持著選票,讓民進黨對手「漁翁得利」。而在國民黨自己未能推出人選的情況下,就不存在「鷸蚌相爭」的問題了。相反,還是泛藍選民還宋楚瑜一個公道的機會。


何況,據說二零一二年宋楚瑜執意要參選「總統」,是由馬英九「逼」出來的。據說事前宋楚瑜曾與國民黨溝通,希望國民黨按前例在「區域立委」選舉中禮讓親民黨幾個議席,但馬英九堅決不依;宋楚瑜為親民黨的政治發展前景著想,只好親自披掛上陣,祈能發揮「母雞帶小雞」的功效,帶動親民黨「立委」候選人的選情。盡管「區域立委」全軍盡墨,但「不分區立委」和「原住民立委」卻有所收獲,並終能組成黨團,及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


或許,倘某些國民黨人的「禮讓」建議獲得接納,宋楚瑜願意一試。輸了,心甘命抵,從此退出政治舞臺;當選了,一償夙願,並發揮其行政才幹,重振台灣經濟。而因是屬於過渡功能及年齡因素,只做一屆,到二零二零年就交由國民黨支持朱立倫參選。


朱立倫與宋楚瑜的關係良好,此建議可能兩人都可以接受。但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將會有意見,因為沒有「母雞」來帶動他們這些「小雞」的選情。因此,朱立倫還須與宋楚瑜協議,宋楚瑜必須為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輔選,或是宋楚瑜乾脆重回國民黨,直接由國民黨提名他參選,這就將節省許多繁文縟節。


但「挺馬派」可能會不願意。不過,在國民黨將會無人參戰的情況下,為防擋民進黨再次上臺,也只能是被迫接受並「含淚投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