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藍綠兩黨都另有幾枚「活棋」在手


關於國民黨在明年「總統」大選中,或將會採取「柯P模式」,自己不提出候選人,而是由泛藍各派均可接受,甚至部份民進黨支持者也都持抱欽佩態度的宋楚瑜出戰。這確是一枚「活棋」,就看朱立倫與宋楚瑜能否「傾掂數」,而從過去的經歷看,朱立倫與宋楚瑜的可以交心的一對。因此,馬英九即使是極力反對,也只能是徒呼嗬嗬,他都已經跛腳,並已交出黨務大權,連自己的親信金溥聰、王郁琦都已「跳船」求去,還能有甚麼能力可以阻止國民黨新共主的決定?當然,朱立倫還是將會盡量照顧他的面子的,他在處理王金平的黨籍案時,就採取了既要按他的「家和萬事興」思路予以「解套」,又要待重組考紀會後才進行處理的左右兼顧的手法。這套手法同樣也可以使用在「禮讓」宋楚瑜方面。


其實,藍綠兩黨都還擁有幾枚「活棋」。比如,蔡英文最擔心及忌防的賴清德宣佈棄選後,蔡英文會否「回饋」他?實際上,當初賴清德要與蔡英文「拗手瓜」,打破蔡英文「同額競選」美夢的傳言不絕於耳,黨內一些派系和支持蘇貞昌的《自由時報》也在頻頻造勢,確實令蔡英文緊張了一陣子。--到了今日,蔡英文已經完全不用在乎蘇貞昌,倒是擔心賴清德的「葉利欽效應」將會發酵。因此,賴清德的棄選,令她完全可以放下心來。既此,看來也應予以回報。


實際上,當初賴清德棄選時就有人分析,賴清德此舉,一方面是在審時度勢下,意識到「賴清德時代」尚未到來,因而應當暫時韜光隱晦;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的善意能得到蔡英文的回報,讓他能在「中央」層級進行歷練。最佳的安排是由他作「副總統」搭配;次佳的出路是委任他為「行政院長」。盡管屆時他的台南市長任期尚未過半,按規定必須進行台南市長補選,但從當地的選民基本盤看,應將是由民進黨的候選人當選,只不過是在賴清德所推薦的「新潮流系」人馬,及在台南市擁有強大勢力,並將台南市視作根據地的「一邊一國連線」之間的爭鬥而已。


賴清德之所以將眼光緊盯在「二零二零」,是盡管同樣亦極為看好民進黨實質上是蔡英文個人的「二零一六」,但並不看好蔡英文能否治好台灣這個爛攤子。近來一些財經人士就指出,目前台灣地區的財政狀況是六十多年來最惡劣的,「中央政府」欠債過兆元,卯吃辰糧。蔡英文即使能當選「總統」,倘是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會談判停擺,未能簽署新的協議,經濟及財政狀況將會比現在更糟糕。到二零二零年時,可能民怨比馬英九更深重,這才是賴清德取而代之的機會。至於他倘能當選「總統」,此後就能改變現狀,那又是另一回事。他相信有「新潮流系」兄弟相助,再加上靈活處理兩岸政策,或將會有轉機。不過,前提條件是他必須提前進入「中央」層級,得到歷練。


民進黨的另一枚「活棋」,是柯建銘,就是為了配合蔡英文「完全執政」的願景,執掌「立法院龍頭」。本來,謝長廷也有強烈意願參選「立委」,並爭取當選「立法院長」,但他已離開「立法院」二十多年,對議事規程早已生疏,而且以他的那一把年紀,也未必能當選「立委」。而柯建銘已歷任數屆民進黨「立法院」大黨鞭,極為熟悉議事規程,而且其喬事的能力絕對不遜於王金平。他還為民進黨立下「大功」,他的司法遊說案導致「馬王惡鬥」,裂解爐國民黨,成為民進黨狂勝「九合一」選舉的政治背景之一,這個「功勞」是謝長廷所不具有的。


不過,柯建銘已連續兩屆透過「不分區立委」選舉進入「立法院」,如要「更上層樓」,當然就必須首先繼續參選「立委」,但又不能再循「不分區立委」方式,有可能返回新竹市參選「區域立委」。倘當選,由於民進黨挾「九合一」選舉餘威,其所獲「立委」議席可能會有若干幅度增加。再爭取台聯黨、親民黨,以及或有的公民團體的「立委」合作,總議席或將會過半,柯建銘就能搶奪「立法院龍頭」,從而實現民進黨的「完全執政」。


國民黨方面也有若干枚「活棋」,其中一枚是吳敦義。他在自願放棄「總統」大位後,有可能會轉換軌道到「立法院」,並爭取執掌「龍頭」。他已數度進出「立法院」,完全熟悉立法規程,因而也是「立法院長」人選,與柯建銘一較高下。不過,他已不可能返回南投或高雄參選「區域立委」,因而可能會在朱立倫協助下,被安排為「不分區立委」名單的第一名,如同王金平以往三次那樣。


這是最高層級的「活棋」。而較低的一個層次,也有「活棋」,不過不是刻意為之,而是將在日後客觀形成。那就是馬紹章辭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後,接任該職的周繼祥。


周繼祥是國民黨人,也曾在李登輝後期出任過海基會主任秘書。但由於他在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任教授,而與所長陳明通的關係甚佳。後者在出任「陸委會」主委之前,奉陳水扁之命草擬「第二共和憲法」草案,據說就是他受陳明通的委託,知會大陸國台辦的。近年則經常與陳明通往大陸跑,與大陸涉台學者專家進行交流。就在他一月底接任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的前幾天,他還曾與陳明通到大陸,與涉台單位交流。


蔡英文十分倚重陳明通這位自己在「陸委會」的後任者,並聘請他為自己兩岸事務的顧問。因而蔡英文倘當選「總統」,必會重新起用陳明通,並「愛屋及烏」地重用周繼祥,說不好還將會「更上層樓」,升任董事長。反正,在陳水扁時代,就前先後委任學者型人物如張俊雄、洪奇昌出任海基會董事長,而周繼祥的學術水平並不低於他倆。


因此,周繼祥有可能是二零一六年國、民兩黨在海基會中平穩交接及過渡的橋樑,因而是台灣地區在兩岸事務中的一枚「活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