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第三勢力能否在「立委」選舉中崛起?


農曆新年過後,台灣政壇將不會平靜。除了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極有可能會促成第三次政黨輪替,因而其戰況勢必「倒海翻江捲巨瀾」之外,二零一六年的「立委」選舉,也因為蔡英文爭取能實現民進黨「完全執政」,而與國民黨進行激烈的廝殺,因而選戰尚未開始,就已經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但有意思的是,國、民兩黨的各選區大將尚未宣戰,一小群「第三勢力」就已經跳將出來,宣布將投入選戰了。而且,儘管各方「第三勢力」的政治背景並不相同,但其參選趨勢卻既基本一致,就是都選擇在國民黨的「鐵票倉」,亦即民進黨的「艱困選區」落腳,其要為民進黨「開彊闢土」的意圖十分明顯。 


其實,「第三勢力」要出來參加公職選舉,而且是專挑在民進黨的「艱困選區」參選,就已有人在去年底的「立委」補選時進行試驗,那就是「太陽花學運」領袖之一的陳為廷,要在苗栗縣第二選區參選,而此選區是國民黨的鐵票區,明知自己將會贏不了的民進黨因而決定禮讓。但由於陳為廷的性騷擾舊案曝光而被迫棄選,民進黨只得徵召「不分區立委」吳宜臻參選,當然是撼不動國民黨的候選人。即使陳為廷不棄選,其性騷擾案也沒有爆發,也無法挑戰國民黨的徐志榮。


但畢竟陳為廷最初在向國民黨的鐵票區宣戰時,已引發國民黨的一片恐慌。因此,這個由「第三勢力」代替民進黨在「艱困選區」參選,贏了可與民進黨結盟,增加民進黨在「立法院」中的籌碼;輸了民進黨也沒有損失模式,因為民進黨在這些選區本來就沒有勝選的機會。因而這正是民進黨所祈求的方式。


實際上,「第三勢力」這兩天來透露要參選的選區,包括范雲和「閃靈樂團」主唱歌手林昶佐都要在台北市大安區參選,挑戰國民黨現任「立委」蔣乃辛;洪仲丘的姐姐洪慈庸要在台中市第三選區參選,威脅國民黨現任「立委」楊瓊瓔等,都分明是要為民進黨「代勞」,挑戰國民黨的「鐵票區」。


范雲表面上是「第三勢力」,並一直在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的支持下,要組織「第三勢力」政黨,直到前幾天才正式成立「時代力量」建黨工程隊,其實她的意識形態就是民進黨。因為她在台灣大學海選為第二任學生會長,接的就是第一任會長羅文嘉的班,而其副手則是馬永成,她的碩士論文就是研究民進黨。在「野百合學運」中,她以台大學生會主席會長的身份出任總指揮。她還是「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的創會成員。在參加「野百合學運」後,因為到外國讀書,而未有與「野百合學運」的其他核心成員鄭文燦、林佳龍、馬永成、顏萬進、鍾佳濱、陳俊麟、李文忠、賴勁麟、郭正亮、羅文嘉、田欣、沈發惠、段宜康、劉坤鱧、劉一德等人,或與同為「外省人台灣獨立協進會」發起人中的林向愷、周威佑、段宜康、馬永成、陳師孟、劉一德、鍾佳濱等人那樣,加入民進黨並參加各種公職選舉活動,而錯過了這個風雲聚會的機會。但她卻一直在外圍支持民進黨的活動,並在學術活動中襄助民進黨,其在美國耶魯大學社會學系攻讀博士學位的論文,就是《不斷變動中的政治環境下的行動者:台灣八十至九十年代民主轉型中的宏觀基礎分析》。當然,由於「身在外圍」,有時也會批評民進黨的政策。


林昶佐(Freddy)則是另一種類型的「第三勢力」。他是一個完全支持「台獨」的藝人。在成立閃靈樂團後,不管是在臺灣島內還是在海外地區,出場時總是不忘宣傳他的「台獨」見解。並積極參與「台獨」、環保、文化政策等公共議題運動,以及臺灣人權促進會、臺灣國際特赦組織、臺灣青年逆轉本部等社團與民進黨、臺灣綠黨、臺灣團結聯盟等政黨的活動。他還曾前往印度達蘭薩拉與達賴喇嘛對談,並在臺灣舉辦「西藏自由」音樂會。為此,達賴喇嘛訪台時,於下塌飯店約見林昶佐等「西藏自由」策劃團隊成員,表達感謝之意,並題辭致贈「正義終將伸張」。他更曾在美國與「疆獨」頭目熱比婭對談,並正式邀請熱比婭訪台。


但同是「時代力量」的負責人,范雲不顧「時代力量」建黨工程隊總隊長林昶佐已經宣佈將在台北市大安區參選「立委」,也決定在該區參選,這個舉動令人感到困惑。除非是未來會有人居間進行協調,避免「鷸蚌相爭」,否則其「攪事」的心態就是躍然紙上。因為大安區是軍公教人員聚居的地方,也是台北市人口最稠密的地方,向來是國民黨的鐵票區,也曾是新黨的地盤。范雲和林昶佐都挑揀這裡參選,顯然是「示威」多於實戰。贏了,當然是像柯文哲那樣,可為民進黨奪下一個堅固陣地;輸了,也沒有甚麼所謂,因為兩人本身並不是以政治為職業,因而可以返回學校教書,或繼續進行其演唱及創作事業就是了。


不過,似是「柯文哲效應」開始消褪,國民黨已經止血。這從「罷免蔡正元投票」就可看出,投票率不到百分之二十五,這本身就是民進黨候選人在「立委」選舉中的得票率,比柯文哲的台北市長選舉在該選區的得票率低得多。這證明當初投票給柯文哲的淺藍、中間選票,開始止「流」。因此,投票給柯文哲的非傳統民進黨支持者選民,只是痛恨馬英九而已,並非針對國民黨。當馬英九辭去黨主席後,這個心理效應或將會消失。另一方面,柯文哲上任後,繼續「大咀巴」口沒遮攔,盡管仍獲得一些人的鼓掌,但卻開始令到更多人冷靜思考。實際上,在當候選人,「無定向飛劍」式的話語確實是具有新鮮感,當然可以起到蠱惑的作用,但做行政首長時就不是「靠把口」。因此,透過「罷免蔡正元」一役,就已折射出,柯文哲的「外逸」效應,在台北市就「逸」不出來了。


當然,也不能看小范雲參選的效應。范雲的外省人後代身份,或可對該區某止外省人選民產生「代入感」。尤其是近年原籍大陸的青年人的「去中國化」觀念抬頭,再加上馬英九上任後,沒有加強國民教育,青年人趨「獨」者漸多,或會認同她的理念。


現在對國民黨最具威脅性的,應是洪慈庸。雖然她也是「時代力量」的主要成員,但她過去予人的印象是「沒有顏色」,而且洪仲丘的悲慘遭遇獲得普遍同情,人們或會心理投射,為還洪仲丘一個公道,而將手中一票投給曾為其案情奔走的姐姐。當初能有數十萬人自發地聚集為洪仲丘鳴冤,洪慈庸要在該選區拿下第一高票,看來將不成問題。


自「太陽花學運」後,台灣地區藍綠界限開始有所模糊。但第三勢力能否崛起,還要看明年初的「立委」選舉。這無論是對蔡英文,還是對朱立倫,都是一個嚴峻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