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要實現完全執政卻是變數仍多

 
在民進黨狂勝「九合一」選舉後,各方都看好蔡英文將能當選「總統」。但蔡英文卻仍為防避黨內賴清德跳出來與她爭奪「總統」黨內出線權,急忙主導民進黨中央提前進行「總統」黨內初選,創造良好條件爭取到只有她一人領表登記同額參選,眼看距離進入「總統府」只剩下「最後一步路」。現在,又看到有意識形態與民進黨相近的「第三勢力」襄助,推出候選人參加「區域立委」選舉,因而信心滿滿地聲稱希望能拿下過半議席,實現「完全執政」。為此,蔡英文打鐵趁熱,計劃在今日召開的民進黨中執會上,決定「立委」艱困徵召選區總數及各選區提名名額。


依照民進黨《公職候選人提名條例》規定,在前次「立委」選舉中,民進黨的候選人得票率未超過百分之四十二點五的選區就是艱困選區。而經過民進黨中央初步統計,在七十三個選區中,屬於民進黨的艱困選區有三十一個。民進黨將於今日的中執會上,決定哪些席次為初選選區,哪些席次屬艱困徵召選區。對於被認定為初選選區的,將於本月二十六日發布選舉公告;三月二日至六日領表登記;三月十九日至四月十日進行民調決定人選。而屬於艱困徵召選區的,則交由黨內協調小組徵詢、協調提名人選。民進黨規劃在五月二十七日召開中執會,完成「立委」艱困選區徵召作業,必要時得視選情而展延。


按蔡英文自己的思維邏輯,陳水扁那八年之所以政績不彰,原因並非是兩岸政策失敗,也不是踩踏了美國的「紅線」,而是因為「立法院」掌握在泛藍陣營的手中,「行政院」的法案遭到泛藍陣營的抵制,造成執政效率受阻。因此,民進黨在二零一六年即使能贏取「總統」大位,但倘在「立法院」仍是少數,仍將像「扁朝」八年那樣一事無成。因此,民進黨也必須爭取在「立委」選舉中奪得過半議席。當然,盡管「太陽花學運」及「九合一」選舉挫低國民黨氣勢,但「立委」選舉的情勢有所不同,而且「柯文哲外逸效應」也已消減,因而單憑民進黨自己,仍將是難以達到這個目標,必須得到「第三勢力」的相助。


對此,蔡英文信心滿滿。在昨日民進黨總部開工之日,她就聲稱要集結最大的改革力量在「國會」過半,民進黨要提出最好人選讓人民有選擇的機會,但任何的可能性都不會排除,民進黨歡迎優質、具社會代表性的人選站出來,讓人民有一個選擇的機會。她還表示,未來一兩個月內,會持續與「第三勢力」團體或個人就相關事情進行討論,「我們當然希望改革的力量主要來自民進黨,但是還有許多社會的力量可以跟我們一起來組成所謂改革的力量」,民進黨會採取一貫開放的態度。


蔡英文的政治算盤確實是打得蠻精的。實際上,目前正在醞釀參加「立委」選舉的「第三勢力」,不但是意識形態及政治理念與民進黨相似,日後可以在「立法院」議事中進行合作,而且還因為目前已經浮出水面的「第三勢力」人選,都是計劃在民進黨的艱困選區參選,這就將可在側面掩護民進黨,讓民進黨能集中兵力攻克主要陣地,並更因為「第三勢力」將會打出「超越藍綠」的旗號,從而再次激活「柯文哲效應」,攻陷過去由國民黨長期盤踞的選區,使得民進黨及其「第三勢力」盟友奪下「立法院」過半議席,實現「完全執政」,民進黨的政令可以走出「總統府」和「行政院」。


但是,「針冇兩頭利」。「第三勢力」並非全部都是在艱困選區為民進黨打天下,也有可能會侵蝕民進黨的鐵票選區地盤,從而上演「鷸蚌相爭」的鬧劇,讓國民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實際上,根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屬於「第三勢力」的「時代力量」或「社會民主黨」由於是首次參加「立委」選舉,沒有上屆「立委」選舉得票率跨過「門檻」的記錄,因而他們倘要獲得「不分區立委」的提名資格,以求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以達成組織黨團之目的,並可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就必須先行提出十名「區域立委」的候選人。在此情況下,他們就不能僅僅是在國民黨的鐵票區參選,還有可能會在民進黨的鐵票區參選。當然,為了避免得失民進黨老將,就極有可能是在民進黨第二代人物,如蘇貞昌、游錫堃等人的子女參選的選區參選,從而泯滅民進黨「綠二代」的「接班夢」。另外,在「第三勢力」之間,也將會發生「鷸蚌相爭」的惡鬥,到頭來也將是讓國民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比如,「社會民主黨」的范雲和「時代力量」的林昶佐就將在台北市大安區相爭。如果協調不成,還不是一拍兩散?


何況,「第三勢力」能否「旗開得勝」,現在不確定的因素仍多。國民黨「立委」林郁方就指出,他們並沒有柯文哲的客觀環境及條件,也尚未能引起民眾的共鳴。實際上,以素人身分從政的柯文哲能當選台北市長,有其客觀的環境及主觀條件,客觀環境就是民進黨的全力支持,至於主觀條件則是雖然柯文哲講話有點「脫線」,但卻給人感覺很有新鮮感,與一般政治人物不同,所講的話甚至還會帶點「機鋒」,但洪慈庸、林昶佐等人所講的話,卻並沒有讓一般人覺得很感動,更難以引起同理心的共鳴。比如,倘若是政府未能處理好洪仲丘的問題,使其冤屈一直無處伸張,當然是有助於洪慈庸的選情;但政府已經為此更換了兩個「國防部長」,涉案人士也被法院判刑且判得滿重的,如果只打「洪仲丘牌」就想當選,結果恐怕會與柯文哲的情形不大一樣。


即使是蔡英文本人,也未必可以在「總統」大選中篤定當選。因為不管她的想法如何,兩岸關係及美國信任這兩道關還是要過。儘管美國今次的態度似乎有所鬆動,但倘曾任國台辦主任的外交部長王毅,再發揮當年對美國的遊說功夫,對美國說明利害關係,尤其是中美兩國合作應對國際焦點的戰略利益,高於政黨輪替「普世價值」在台灣地區的實現,蔡英文仍將會難過美國這一關。


蔡英文將會遇到的另一個大障礙,是來自民進黨內部。「獨派」團體自以為鴻鵠將至,昨日就要求蔡英文提出「正常化國家」的主張,相信日後這種「扯後腿」的行為仍將會陸續有來。這對蔡英文要實現「總統」夢極為不利。盡管蔡英文錯誤地認為,她無需走完「最後一哩路」,亦即無須調整兩岸政策,凍結「台獨黨綱」,但並不等於必須將「台獨黨綱」抬出來,因為將會嚇跑中間選民。如今「獨派」的做法,將會適得其反。如果不跟從,又擔心將會流失「獨派」的選票。這是蔡英文的兩難,倘若有人設法擴大這個矛盾,必令蔡英文進退維谷。


因此,好戲還在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