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或將釀發「立法院」龍頭之爭


蔡英文已經向民進黨發出了爭取在二零一六年實現「完全執政」的動員令。所「完全執政」也者,就是以「總統」為領銜的行政權,和以「立法院」過半議席,及「立法院長」為體現的立法權,都掌握在民進黨人的手中。當然,在「立法權」方面,倘民進黨議席未能過半,還可和政治理念與民進黨相近的「第三勢力」結盟合作,以達致過半議席。


蔡英文之所以希望能爭取「完全執政」,除了是目前台灣地區的政情及選情,都對民進黨較為有利,民進黨頗有機會在明年初的「總統」大選中再次實現「政黨輪替」,及在「立委」選舉中,將大有機會比現時拿下多十個左右的議席,並依照「柯文哲模式」,「第三勢力」為民進黨在深藍票倉選區開疆闢土攻下議席,並在議事中與民進黨聯合作戰,這個客觀有利因素,使她信心滿滿之外,還基於如下的主觀因素教訓:那就是在陳水扁執政那八年,雖然行政權緊緊掌握在民進黨的手中,但由於由國民黨和親民黨、無黨聯盟聯手組成的泛藍陣營,在立法院佔過半甚至多數議席,往往對扁政府透過「行政院」提請「立法院」的法案或議案,不論是否合理,都聯手將之擋下,使其無法獲得通過,而有「政令出不了總統府」、「政令出不了行政院」之說。為此,陳水扁曾在二零零四年的第六屆「立委」選舉中,喊出了「立委過半」的口號,並使用了多種「辣招」,但事與願違,仍然無法打破「政令出不了總統府」的厄運。


基於此,蔡英文已經強烈地預感到,她本人即使能得嘗以願當選「總統」,但民進黨只要未能掌握「立法院」,「行政院」的法案就必然將會遭到國民黨黨團像現在的民進黨黨團那樣的阻攔刁難,她也仍將會像陳水扁那樣,施政寸步難行,最後導致政績難看,不利於她在二零二零年爭取連任。實際上,在馬英九時代,縱使是有兩岸關係及兩岸協議的「紅利」支撐,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掌政時,沒有兩岸關係和兩岸協議的「紅利」可吃,可能政績將會更差,甚至連馬英九還不如。再加上各項有利於施政的法案都將被封殺在「立法院」,她的這個「第一位女總統」肯定幹得不順心。


因此,民進黨必須在明年初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爭取「雙贏」,實現「完全執政」。屆時即使沒有兩岸協議的「紅利」可吃,只要有關發展內部經濟等方面的法案能夠過關,民進黨政府的政績至少不會差過因「無能」而「捧著金飯碗討飯吃」的馬政府。


既然是「完全執政」,除了是「立委」過半之外,更須要由民進黨人出掌「立法院」。但直到如今,蔡英文尚未公佈她的「立法院長」口袋人選。


從種種跡象看,已經連續多屆出任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的柯建銘,由於與蔡英文的關係良好,互動密切,更加上柯建銘熟悉立法規程及技術,而且與王金平一樣,也是圓融及喬事能力很強,遊走於藍綠之間,藍綠通吃,因而無論是從「院長」選舉爭取「必勝」的角度,還是從民進黨人當選後「院長」後善於主持議事運作的方向考量,柯建銘都是極佳的「立法院長」人選。


但柯建銘也有罩門,那就是要參選並當選「立法院長」,首先就必須當選「立委」;但他已連續出任兩屆「不分區立委」,按民進黨《公職候選人提名條例》規定,不能再循「不分區」渠道獲得提名,必須回到新竹縣市參加「區域立委」選舉。但他也像王金平一樣,離開選區經營已久,也疏於選民服務,而新竹縣市是泛藍票倉,再加上受「單一選區兩票制」的束限,要當選「區域立委」並不容易,難以為他參選「立法院長」打下保票。


唯一的辦法,就是仿照國民黨的「王金平模式」,專為柯建銘設立一個「特別條款」,讓他可繼續循「不分區立委」方式參選。但問題是,「王金平模式」是以黨籍現任「立法院長」為基礎條件的,而柯建銘卻不具備這個基礎條件。當然,民進黨仍可予以「降格」處理,對現行內規進行修訂,對現任或連續多任「黨鞭」,並將規劃為「立法院長」參選人者,在提名「不分區立委」參選人時可給予適當的靈活處理。


倘民進黨真的按照這個思路發展,可能會得到多數黨籍「立委」的支持,因為畢竟柯建銘已經與他們建立起「戰鬥感情」。但卻將會惹起曾任黨主席及「行政院長」的大老謝長廷、蘇貞昌、遊錫堃等人的不滿。因為論資排輩,他們認為自己比柯建銘更有資格出任「立法院長」。


不過,直到目前為止,蘇貞昌仍未有任何動靜,或是因為其女兒蘇巧慧已確定將參選「立委」,自己不好意思再軋上一腿;甚或認為蔡英文基於「兩個太陽之爭」的歉意而將會補償他,讓他再作「副總統」候選人,或是再次出任「行政院長」。游錫堃雖然有意參選「立委」,但仍舉棋不定,因而將主要精力擺放在其兒子游秉陶參選「立委」方面。只有謝長廷,正在汲汲營營,到處鑽營,設法參選「立委」,進而參選「立法院長」。


但循哪個方向參選?「不分區立委」是最便捷的,而且的創黨成員(民主進步黨的黨名就是由他建議的)、多屆「立委」、為民進黨開疆闢土當選高雄市長、民進黨主席、「行政院長」、「總統」候選人等顯赫經歷,也都使他具有爭取「不分區立委」提名的資格。而且蔡英文為爭取擁有最多公職職位的「謝系」的支持,也將樂意配合。但奈何謝長廷偏偏是「春蠶自縛」,他曾公開說過「立法院長」必須退出政黨活動,以利保持政治中立。而「不分區立委」卻正是從「政黨票」中產生,因而按照他的說法,「不分區立委」就與「立法院長」存在衝突。因此,他已明確表示不會爭取「不分區立委」提名。


「區域立委」呢?在非艱困選區,已有現任「立委」爭取連任,他作為元老,必須表現「高風格」,不好「卡位」;只有在艱困選區參選,為民進黨開疆闢土,才能展現自己的實力和能力。而在高雄市,只有左楠選區是唯一由國民黨候選人當選,倘能拔掉本身是國民黨中常委、副秘書長兼代理考紀會主委黃昭順這枚「眼中釘」,「方顯出英雄本色」。這令謝長廷頗為心動,但奈何正因為該選區的重要戰略地位,民進黨已有多人要在此選區參選,包括屬於謝長廷的「冤家對頭」的「新潮流系」元老劉世芳,因而只能知難而退。何況,該選區是國民黨鐵票區,自己的風險太大,倘落選了,對這位老將豈非是「老貓燒鬚」?


曾經感嘆「找不到地方選」的謝長廷昨日又聲稱,金門不太熟、馬祖話也不太通、去花蓮登記不自然,希望大家「如果有好地方,再跟我們介紹一下」。似乎是向蔡英文撤嬌,正一是「又姣又怕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