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內儼然形成行政與立法兩大山頭


馬英九在以一個具有四十七年黨齡老黨員的身份,發表「千字文」炮轟現任黨主席朱立倫以「鄉願」放棄「大是大非」之後,不但是放了朱立倫的「鴿子」,拒絕與他同台「放天燈」,而且還在指南宮參拜祈福時出了「狗咬呂洞賓」的迷面,暗喻朱立倫「不識好心人」。由於從昨日起是「二二八」三天連假,馬英九沒有安排與朱立倫一道出席的公開活動,等於是拒絕見面,兩人成為陌路,讓人們擔心國民黨分裂在即。


但不見不見終須見,三月二日,國民黨中央將循以往慣例,在「立法院」新一個會期開始之前,舉行中央立法行政議事運作研討會,由「總統」率領「行政院」全體閣員,與「立法院長」及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全體成員開會,就新一會期的立法計劃及議事運作規劃進行交底和研討,因而馬英九不能迴避與黨主席朱立倫見面,更不能躲開這次事件的「導火索」王金平。屆時此三人將如何互動,備受矚目。


也正是這個立法行政議事運作研討會的陣勢,令人產生一個新的觀察焦點:在馬英九未來一年多的任期完結之前,國民黨或將會按照當日研討會的座位安排,即一邊是「立法院」黨團成員,另一邊是「總統府」重要成員及「行政院」全體閣員,分為兩大「山頭」:一個是以「總統府」、「行政院」為歸邊的掌握行政大權的「行政派」,另一個是以國民黨中央透過政策會指揮的「立法院」黨團為主的「立法派」。


本來,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就與馬英九存在著一定的距離。早在二零零五年國民黨主席選舉時,雖然當時馬英九的聲望如日中天,儼如泛藍陣營的「救世主」和「未來希望」,而且馬團隊在競選過程中,大肆向王金平潑灑「黑金」、「藍皮綠骨」的污水,但大多數國民黨籍的「立委」還是支持王金平。而在馬英九當選並出任「總統」後,在國民黨籍的「立委」中,雖然也有若干位是「馬家軍」,但仍改變不了整體「挺王」的態勢。正因為如此,當《兩岸服貿協議》被「卡」在「立法院」後,才令馬英九埋怨王金平和國民黨黨團未能為《兩岸經服協議》「保駕護航」,並進而被馬英九透過不合程序獲得的線索,抓住王金平涉及「司法關說」的小辮子,促爆了「馬王政爭」。而也正是這場「馬王政爭」,間接成為「太陽花學運」的觸媒劑,《兩岸服貿協議》的通過審查更是遙遙無期,並進而顛覆了兩岸協議「紅利」觀,亦即馬政府自廢兩岸關係的「武功」,更導致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嘗敗績,馬英九所汲汲營營追求的「歷史地位」更難實現。


在朱立倫處理王金平黨籍案後,「立委」們也是贊成的多,支持馬英九的少,即使是以往的「挺馬立委」,也竟然不願「跟紅頂白」。甚至昨日張頤文提出要開除馬英九黨籍後,竟然沒有一位國民黨人包括「挺馬立委」在內,為馬英九發聲。由此,大多數國民黨籍「立委」和「立法院長」王金平,都站到了馬英九的對立面。


但這還是「有形」的,馬英九更不堪的是「無形」的,那就是「千字文」,終於促成「朱王結盟」,從而間接使得朱立倫透過王金平擁有「立法權」,足可與馬英九所擁有的「行政權」相抗衡。


實際上,朱立倫處理王金平黨籍案,只是為了搬掉這塊妨礙黨的大團結的絆腳石,為國民黨停損止血,尚未想到要與馬英九對立,更沒有想到要與王金平結盟。但既然「千字文」一出,也既然馬英九「放鴿子」,更既然馬英九暗諷他「不識好心人」,朱立倫就只能是「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與王金平結盟了。這就使得原本只是擁有新北市政府行政權的陽春黨主席朱立倫,竟然也間接掌握了可與「總統」及「行政院長」所持有的「行政權」相平衡的「立法權」,讓朱立倫的「權力含金量」陡然倍增。而且,除了是增強了對馬英九、毛治國的「議價能力」之外,還在與民進黨蔡主席的分庭抗禮中佔據上風位置,因為他已不再是陽春無權的黨主席,而是間接擁有「立法權」的黨主席。因此可以說,朱立倫在處理王金平黨籍官司案的過程中,獲得了意想不到的巨大「附加政治價值」。


這也可能是馬英九要放朱立倫的「鴿子」的原因之一,那就是除了表面上的對撤銷王金平黨籍所堅持的「大是大非」,及避免遭到媒體追問的尷尬之外,就是不忿原本只是陽春黨主席的朱立倫,竟然會籍此事件間接獲得了立法權的實質性權力,而且還實質性地與王金平結盟,甚至還使得黨內的「朱王配」呼聲一浪高於一浪,使得讓馬英九原本要阻攔的朱立倫,及打壓的王金平,卻可能反而將會「更上層樓」。而在國民黨的權利架構中,目前最有戰力的就是「立法院」黨團,「總統府」和「行政院」都已是氣若遊絲。這就使得馬英九在餘下的一年多任期內,更形「跛腳」,更是陷入權力的邊緣化。這個結局,套用馬英九自己的話來說,就是:這不是自作自受,什麼才是自作自受!


當然,馬英九雖然眾叛親離,只能龜縮在「總統府」內,但畢竟他還有其他的一些特殊權力,包括「國安」領域中的特務運用權及檢調權等。因此,剛愎自用的馬英九,在今後一年多的任期內為了自保,可能還將會繼續以「法匠」的心態,對看不過眼的某些黨內人士,進行追殺。實際上,最近卓伯源卓伯源和其任職台中高分檢檢察官的妻子林蓉蓉,就被彰化地檢署以「與涉日本洗錢的帳戶有資金往來」為由,以「證人」身分傳喚,並遭到特定人士不斷透過政壇及媒體放話,指稱其「動機不單純」。這已被政壇解讀為馬團隊對王朱陣營的「警告」。


因此,人們普遍認為,馬英九在今後餘下的一年多任期內,將會是「敗事有餘,成事不足」,可能還將會幹出許多不利於國民黨的事來。但正因為如此,將會促使朱立倫更加依賴王金平和「立法院」黨團的「立法權」,並將之作為「籌碼」,以增強自己反制馬英九對國民黨中央進行制肘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