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壞事變好事王案或促催國民黨浴火重生


國民黨有一個好習慣,就是在「立法院」的第一個新會期開始前夕,舉辦行政立法議事運作研討會,由「行政院長」向全體黨籍「立委」說明政府在這個會期的立法計劃及重點法案,以及若干法案的難點,要求「立法院」黨團予以配合;而黨籍「立委」也籍此機會向內閣團隊反映民間意見,呼籲政府重視並進行政策調整。也有這個行政立法議事運作研討會,在國民黨執政時期,是國民黨府院議合作的重要關口,因而「總統」、「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和黨主席都會聯袂出席並發表導言性講話;而「行政院」全體閣員也與全體黨籍「立委」分坐兩側,進行面對面的交流溝通,因而是極為難得的尋求團結和合作的機會。


昨日,國民黨舉辦「立法院」新一個會期的行政立法研討會。由於在此之前,新任黨主席朱立倫處理王金平黨籍案後,馬英九發表「千字文」表達強烈不滿,並在「放天燈」活動中放了朱立倫的「鴿子」,還以「狗咬呂洞賓」來暗喻朱立倫「不識好心人」,而也就在昨日這個行政立法研討會召開前幾個小時的「總統府」黨政會報(五人小組會議),朱立倫臨時有事未出席,也等於是放了馬英九的「鴿子」,「一報還一報」,使得黨內外都對這個馬英九、朱立倫、王金平都必須出現同台的行政立法研討會,是否會爆發「馬朱大戰」或「馬王大戰」,極為關切。


幸而,正如一位黨籍「立委」所言,馬英九、朱立倫和王金平都已是「大人」了,不會像小孩那樣「玩家家」,因而昨日三人在行政立法研討會上的表現,還是收風斂浪,相敬如賓的。為展現國民黨團結的氣氛,朱立倫特地站在國家政策基金會的大門口迎接馬英九到來,兩人見面後除握手外,還不忘進行寒暄,馬說:「怎麼這麼客氣。」馬英九、朱立倫兩人到達會場與王金平見面後,馬英九主動伸手與王金平握手,三人有說有笑,氣氛十分熱絡友善,讓與會的官員與「立委」報以熱烈掌聲。而在會議過程中,馬英九、朱立倫兩人互動頻繁熱絡,面對「立委」的諸多提案建議時,不時交頭接耳低聲討論,破除兩人有心結的傳言。


呈現彼此尊重、和氣團結的氣氛。而馬英九對在座「立委」關於「王案」的批評,也表態「各位的高見我都聽進去了,讓我們努力在國民黨的改革團結上,贏得更大的民心及更多的協助,幫助國民黨贏得二零一六年的選舉。」似乎是馬英九經過幾天來的長考,終於將朱立倫對「王案」的處理方式「強嚥」下去,並以國民黨的團結大局為重了。倘果如此,前幾天的「馬朱大戰」就是壞事變好事的關鍵節點,將能促催國民黨浴火重生,鳳凰涅磐。


其實,就在馬英九發表「千字文」之時,已有人分析指出,馬英九這是不得已為之,他的地位及個人特質,都讓他必須表達這樣的態度及意見,否則他就不是「馬英九」了。不過「千字文」確實也是長了一些和「辣」了一些,顯得過猶不及,也讓外間抓到了趁機炒作的機會。但不管怎樣,馬英九在扮演了應當扮演的角色之後,就是應當考慮國民黨的團結,及保住國民黨的「江山」的時候了。為公為私,都應該如此。為公,當然是為了國民黨實現長期執政的願景,及維護台海和平、百姓福祉;為私,也是避免自己遭到民進黨的復仇式追殺,遭受囹圄之災。何況,從昨日他與王金平握手時,全場黨籍「立委」掌聲如雷,可見黨籍「立委」支持王金平的比例還是較多。實際上,就連「馬家軍立委」也要求馬英九氣量大一些,將此事放低,可見國民黨內還是贊同新主席朱立倫「家和萬事興」理論,追求團結的人較多,這不到馬英九「在乎」「不在乎」的問題。
國民黨追求團結,王金平是首要目標。經過這場風風雨雨,應該是「風雨過後是陽光」了。但更應把已經流失了的支持民眾都呼喚回來,並重整旗鼓,重新出發,抖擻上路,迎接更為艱困的戰鬥。這其中,尤以迎接花蓮縣長傅崑萁重返國民黨,成為新的標誌性作為,具有巨大的「月暈效應」作用。


實際上,傅崑萁的堅持參選花蓮縣長及被開除出國民黨,與「馬金體制」不無關係;但即使如此,他仍然保持著實質藍軍的政治屬性及執政風格,密切配合國民黨。去年「九合一」選舉前,傅崑萁希望能恢復國民黨黨籍,重披藍袍競選連任,並也獲得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背書力挺,但卻被馬英九硬生生地擋在國民黨的大門之外。而國民黨的現任主席朱立倫,向來與他的關係良好,並在接任黨主席後曾到訪花蓮,暗示「好朋友都要找回來」,為他重返國民黨鋪定道路。倘能「一拍兩合」,就不但可促進國民黨的大團結,並可讓朱立倫借力使力,為國民黨的「二零一六」大選佈局,而且也可凸顯朱立倫向「馬金體制」告別,「走自己的路」,扭轉國民黨下滑的頹勢,發動「逆轉勝」的攻勢。


朱立倫昨日在行政立法研討會上強調,民眾關心的是每一天的生活,台灣不能每天選舉,台灣要推動的還有非常多的法案,第七會期非常關鍵,因為本會期是進入選舉期前的最後一個會期,可以全力推動非常多的改革,非常多的民生法案,希望行政立法團結一心,跟朝野密切協商,通過重要民生法案。他所說的「台灣不能每天選舉」,是針對行政立法的具體議事運作及技術而言,而從更高的層次看,其實台灣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就是選舉,作為在政黨政治中最重要政黨的國民黨,如果不是每天都在考量選舉,就將失去執政地位,就將無法掌控立法院大權,那麼再開更多的行政立法議事運作研討會,也是多餘。因此,偏偏要求國民黨必須認真應對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前者關係到執政權,後者關係到政策法案。對國民黨而言,這是一個極為重要的關頭。


在「總統」方面,「朱王配」是最佳的組合,是外省人第二代配本省人,也是目前藍營內部各擅勝場的人氣王,雖然不代表一定可以勝選,但對於已是百廢待舉的國民黨來說,已是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約數。即使輸了,也是非戰之罪,可說以推諉於受到馬政府執政無能的連累。但如果連這個機會也不去爭取,那就是國民黨永遠也不會有再翻身的機會了。


另一場大戰,是「立委」選舉。國民黨將丟失若干議席,已不可避免。但「單一選區兩票制」仍對國民黨有利,尤其是金門、連江、花蓮、台東、原住民等選區,可使國民黨彌補在其他選區的損失。而「第三勢力」的攪局,盡管國民黨也將會受到一些影響,但受影響的主要是民進黨。「柯文哲溢出效應」也已消弭,不會擴大,這對國民黨也是一個有利因素。


國民黨分裂,肯定會輸;國民黨團結,在目前的大環境之下,不保證一定會贏,但還有贏的機會。馬英九也真的是要「收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