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郁慕明鼓吹宋楚瑜參選「總統」有何玄機?


面對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綠營已經決定由蔡英文參選,而藍軍則是混沌不明。在本來大環境就已對藍軍極為不利的情況下,這對藍軍來說更是雪上加霜。對此,新黨主席郁慕明昨日提出,泛藍陣營面對二零一六「總統」選戰,問題不在時間、而是人選;而就戰略思考角度,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也是藍營可以考慮的人選。他還表示,若是宋楚瑜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之爭,他會支持宋楚瑜。


郁慕明此語,令許多人大感意外。因為在過去的幾次單一應選名額的選舉中,尤其是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他都是強烈反對宋楚瑜跳出來初選,批評指出其參選將會扯薄國民黨候選人尤其是馬英九的選票,讓民進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如今卻主張由宋楚瑜代表藍軍參加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豈非是以今日的我來否定昨日的我?
當然,今日的情況與以往有著極為顯著的差異。以往宋楚瑜的跳出來參選,確實是將會對藍軍公認的候選人,如臺北市長候選人郝龍斌,爭取連任「總統」的候選人馬英九,面臨「鷸蚌相爭」的危機,將會讓臺北市以至全台灣地區的管治權力,淪落到民進黨的手中,因而認為宋楚瑜的參選是不顧全大局的行為。而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態勢,則完全不同,由於馬政府施政無能,導致民怨連天,再經過「太陽花學運」的折騰,國民黨敗象已現,「九合一」選舉就慘遭滑鐵盧。與之相反,民進黨則是「運氣上升」,蔡英文幾乎已經篤定在二零一六年當選「總統」。這更導致國民黨喪失鬥志,就連黨主席朱立倫也擔心自己敗選將會折損羽毛,因而怯戰避戰「二零一六」。在此情況下,宋楚瑜出來參選,就完全不存在「不顧全大局」的問題,相反還可被視為「江湖救急」之舉。因此,郁慕明倒是支持並鼓吹由宋楚瑜代表藍軍出戰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了。


實際上,既然藍軍內部普遍認為,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不管是推出任何人選,包括朱立倫在內,勝選的機會不大都不大,就倒不如讓宋楚瑜出來代表藍軍參選,說不好會發揮「奇兵奇襲」的作用。因為宋楚瑜的行政能力已是家喻戶曉,是行政無能的馬英九的「對照組」,讓臺灣民眾更為懷念當年他在臺灣省長任內的政績,並為他十多年來的際遇抱打不平。而由他來迎戰蔡英文,可以凸顯蔡英文缺乏行政經驗的弱項,倘僥倖贏了,畢竟還是屬於藍軍陣營,可以保住江山,並發揮其行政才幹,重振臺灣經濟。而因是屬於過渡功能及年齡因素,只做一屆,到二零二零年,宋楚瑜因為年齡問題,就「讓位」給已經養精蓄銳的朱立倫參選。輸了,則沒有任何「損失」,並心甘命抵,從此退出政治舞臺。而且因為蔡英文拒絕仍然「九二共識」,無法獲得兩岸協議以推動台灣經濟發展,其政績可能還遠不如馬英九,屆時民怨將會更高,並讓臺灣民眾真正切身感受到,國民黨的兩岸政策才是振興臺灣經濟之道。到二零二零年,朱立倫的機會就將是水到渠成了,他才披掛上陣。做一個奪回政權的候選人,比做一個失去政權的候選人要光榮得多。


而且,可能從郁慕明的角度看,讓宋楚瑜代表藍軍參選「二零一六」,是還宋楚瑜的一個公道。實際上,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中,宋楚瑜曾經一直氣勢如虹,但李登輝搞了個「興票案」,而讓他飲恨終生,事後卻又證明宋楚瑜並無多大過錯。現在有不少人議論,二零零零年倘是由宋楚瑜當選「總統」,或退一步,二零零八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倘能出以公心,委任宋楚瑜為「行政院長」,台灣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應該是能夠接續當年「亞洲四小龍之首」的氣勢,至少是在「八八風災」中,就不會發生「行政院長」居然還有心情去理髮的事情,馬政府就不會遭受重創,而此正是馬英九由盛轉衰的關鍵;宋楚瑜就將會像當年的「宋省長」那樣,奮戰在重災區第一線,彌補馬英九的不足。


實際上,宋楚瑜與馬英九相比,是一個極為鮮明的「對照組」。一個是行政能力強,一個是行政能力弱,甚至被批「無能」。這幾年被馬英九搞得這麼慘,如果是宋楚瑜,就不會這樣。也正因為如此,曾在二零一二年強烈反對宋楚瑜出來「攪局」參選「總統」,危害馬英九選情的人士,例如郁慕明,現在反倒是樂見宋楚瑜二零一六年再次參選「總統」。其理由是,反正這次國民黨勝選的機率較低,宋楚瑜出手反而還有險中取勝的機會。


而由宋楚瑜代表藍軍參選「二零一六」,在某種程度上,也可說是「籃版柯文哲模式」。近年由於親民黨籍「立委」在「立法院」內,往往與民進黨黨團合作,而宋楚瑜本人更是「逢馬必批」,因而宋楚瑜已被視為「藍綠通吃」,或「跨越藍綠」;而宋楚瑜當台灣省長時,走遍所有鄉鎮,至今仍有不少鄉民懷念他,就是淺綠選民也將會以「還宋省長一個公道」的心理,將手中的選票向他送暖,予以「補償」。而在泛藍陣營內部,過去宋楚瑜先後參選臺北市長或「總統」,之之所以會形成「棄宋保郝」或「棄宋保馬」效應,是泛藍選民擔心會分薄支持著選票,讓民進黨對手「漁翁得利」。而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在國民黨自己未能推出人選的情況下,就不存在「鷸蚌相爭」的問題了。相反,這也是泛藍選民「還宋楚瑜一個公道」的機會。


由於在二零一二年的「立委」選舉中,親民黨的「不分區立委」政黨票得票率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因而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的規定,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中,可以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而無須勞師動眾地進行「公民連署」。這也是宋楚瑜再次參選「總統」的一個利好因素。 


況且,朱立倫與宋楚瑜的關係良好,此模式可能兩人都可以接受。但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將會有意見,因為沒有「母雞」來帶動他們這些「小雞」的選情。因此,朱立倫還須與宋楚瑜協議,宋楚瑜必須為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輔選,或是宋楚瑜乾脆重回國民黨,直接由國民黨提名他參選,這就將節省許多繁文縟節。


但畢竟宋楚瑜已經七十多歲了,在追求年輕化的台灣地區政壇來說,是極為不利的因素。而且「宋省長」的事蹟及經驗也已是二十年前的事情,當年的鄉民也已垂垂老矣,新一代年輕選民則沒有這方面的記憶。台灣地區的政情也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因而由宋楚瑜代表藍軍出戰「二零一六」之議能否成事,應是未知之數。


(發自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