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訪陸勢在必行時間點卻舉棋不定


隨著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香港表態,國民黨會延續「九二共識」和國共交流,國民黨主席赴大陸參與國共論壇是很自然的事,國台辦發言人範麗青隨即跟進,表示北京已經注意到了朱立倫主席在香港的談話,歡迎他在方便的時候來大陸參訪,在「太陽花學運」爆發後就已延期的「國共論壇」,及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後許多人都在期盼的「習朱會」,看來是「好事近」了,甚至有台灣媒體預言將會在五、六月間實現。但國民黨方面卻似乎是對這個時間點相當謹慎,並只是承認朱立倫將會出席「國共論壇」,而至於是否舉行「習朱會」,則有所保留。


國民黨主席出席「國共論壇」,其實並非朱立倫始,而是二零零五年四月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連戰登陸進行「破冰之旅」,與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會面並達成《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五項任務,將建立黨對黨定期溝通平臺」,包括開展不同層級的黨務人員互訪,進行有關改善兩岸關係議題的研討,舉行有關兩岸同胞切身利益議題的磋商,邀請各界人士參加,組織商討密切兩岸交流的措施等列為第五項之後,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連戰和吳伯雄都有出席,並獲得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會見,甚至是在中南海瀛台設家宴款待。但自馬英九以「黨政合一」的理由,從吳伯雄手中「奪」過國民黨主席後,因馬英九受「總統」的政治身份所局限,再加上產生要做「全民總統」的不切合實際幻想,擔心在爭取連任時無法吸收泛綠選票,還提出了許多並非實事求是的過高條件,因而未能前往大陸,實現「胡馬會」或「習馬會」,而只是由出任榮譽主席的吳伯雄代勞。現在,馬英九已因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敗而引咎辭職,新任主席朱立倫的行政職務只是屬於地方行政首長的新北市長,不存在政治身份的問題,完全可以登陸出席「國共論壇」,以至是與習近平總書記會面。倘此,他就是二零零八年後,首位訪問大陸的國民黨主席。


其實,朱立倫已經訪問過大陸,當時是以國民黨副主席的身份出席「海峽論壇」,並代表國民黨致詞。而他在香港談及到以黨主席身份訪問大陸時,又正面回應習近平主席近日在全國「兩會」期間的涉台重要談話內容,強調國民黨對「九二共識」是相延續的,還表態說他作為國民黨主席,會延續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自二零零五年建構起的交流,﹝國民黨主席去參與國共論壇,這沒有什麼好意外的」因而朱立倫的以國民黨主席身份訪問大陸,時機已經成熟。而且在目前台灣地區的政治大環境下,他的訪問大陸並或將與習近平主席會面,還可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形成鮮明的「對照組」,並牢牢佔領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戰略高地,並消弭「太陽花學運」及「九合一」選舉對兩岸關係產生的某些負面影響,早日帶領國民黨走出困境,東山再起,都具有積極的意義。因而在某種程度上說,朱立倫的訪問大陸,國民黨的必要性和迫切性,比中共還要大得多。


只不過是,今年的時空背景有點特殊和複雜,既是「太陽花學運」導致兩岸關係發展受到嚴峻考驗,又是國民黨慘敗「九合一」選舉後士氣低迷,而且在目前的大環境下,不排除國民黨在明年的「總統」大選中將會再次丟失政權。因而朱立倫的登陸時間點,就必須拿捏得當,而且還有一個朱立倫是否將會代表國民黨參加「總統」大選的問題。。
這也正是國民黨中央對朱立倫在五、六月間訪問大陸的說法予以否認,並強調國民黨中央尚未擬定將要討論的議題,雙方尚未討論具體的時間與地點的重要原因。這是因為,盡管目前國民黨將是由何人出戰「總統」大選仍是撲溯迷離,但最遲也不能超過五、六月進行黨內初選並確定參選人。倘是再遲後,屆時到明年一月「總統」大選就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時,開展競選活動已經來不及了,首先在營造氣氛上就比蔡英文矮了一截,對國民黨的選情更為不利。而且,倘是規劃朱立倫在五、六月登陸並與習近平主席會面,此時或就正是國民黨進行「總統」黨內初選的時間,兩者之間似乎是有所衝突。


另一個敏感問題,就是朱立倫本人是否參加「總統」大選。倘決定親自出馬征戰,在確定為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亦即五、六月至後,就不再適宜訪問大陸了。因為這不但是存在著「政治身份」的問題,而且尚不知道登陸將會對其選情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倘是「加分」固然是好,但倘若被其對手「抹紅」則或會起反效果。因而倘朱立倫本人是決定參加「總統」大選,他的登陸時間就應提前,避免在國民黨「總統」初選過程中及之後進行。但倘朱立倫確定不參加「總統」大選,則在今年內的任何時間點都可以隨時登陸。


從朱立倫本人多次說過「完成新北市長任期」的話來看,他是不想參加「總統」大選的。這除了是大環境對國民黨不利,勝算機會不高,參選將會折損自己的「羽毛」,即使是獲得黨內以「受馬政府施政無能拖累」的理由予以諒解,無須他為此而引咎辭去黨主席,也還有一個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是否能以「敗將」之身再次獲得國民黨提名參選的這一重要原因之外,還存在著一個他究竟是辭職還是帶職參選的問題?倘帶職參選,可能會被其對手抓住把柄,嘲笑他根本上是「打定輸數」,還是準備返回新北市當其市長,這就將更增加其參選「總統」的難度。但倘是辭職參選,由於他的新北市長任期尚未過半,按規定必須進行補選。而即使是在「九合一」選舉中他自己參選,也僅是勝遊錫堃二萬多票而驚險當選連任,而倘是改由他人參加新北市長補選,就必定是難以取勝,這就將使得國民黨在台灣地區的六個直轄市中,連最後的「一都」也給丟失掉。


如果朱立倫確定是不參加「總統」大選,就可避免上述的種種困擾,隨時都可以訪問大陸。但他自己不願參選是一回事,而國民黨的多數民意要他參選,又是另一回事。分分鐘會重現一九九七年,馬英九說過一百次不選臺北市長,但在吳伯雄的幕後發功運作下,由國民黨籍「國代」張玲出面,發動廣大國民黨員聯署,促使馬英九「被迫」參選的一幕,在大多數國民黨員的強烈呼籲下,也是「被迫」決定參加「總統」大選。


在上述這些問題未有得到廓清之前,朱立倫的登陸時間點還真的不好確定下來。因而還需冷靜耐心處理。這並非是「想做就去做」的事情,還需從各個角度去反復交叉衡量,尋求一個將會發揮最大效果的時間,來實現朱立倫的登陸之旅,並實現「習朱會」,使之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史上,留下光彩的一頁。


(發自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