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能否在「立法院」也實現政黨輪替?


明年一月臺灣地區的選舉,除了是引人注目的第十四任「總統」選舉之外,還有第九屆「立委」選舉。在「太陽花學運」和「九合一」選舉的效應持續發酵之下,在未來的十個月內倘沒有發生其他的重大意外事件,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當選「總統」的機率應是甚高。倘此,「中央政府」及其屬下各部會,以及各國營企業,將有數千個政務官職位隨著「政黨輪替」而實行「大執位」,這已讓個別民進黨人或其支持者私底下感到鴻鵠將至,正在暗中活動,希望屆時能撈到一官半職當當。與此同時,蔡英文當然更是為目前的有利形勢所鼓舞,因而希望能「乘風駛舲」,在「立委」選舉中也取得佳績,爭取民進黨能拿多幾個議席,而「第三勢力」也奪下若干議席,再加上台聯黨也能保持原績,以民進黨為主組成策略聯盟售,爭取過半議席,再拿下「立法院長」,亦即是在「立法院」也實現「政黨輪替」,從而實現民進黨在最高行政權與立法權的「完全執政」。


說起來也可笑。民進黨要爭取實現「完全執政」,其「靈感」竟然是來自自己對「立法院」議事程序的杯葛行為。實際上,本來在馬政府任內,國民黨是有著「完全執政」的有利條件的,即「總統府」、「行政院」和「立法院」都掌握在國民黨的手中。但由於國民黨籍的「立法院長」王金平,為了保持自己「藍綠通吃」的「優勢」,竟然對民進黨黨團、台聯黨黨團,有時還加上親民黨「立委」的阻擾議事程序的行為,採取姑息縱容的態度,拒絕依法動用警察權,任由他們以霸佔主席臺等方式,杯葛各種有利於經濟建設和惠嘉民生的法案,而致馬政府的政令出不了「立法院」。因此,蔡英文等人擔心,即使是民進黨贏得了明年的「總統」大選,但國民黨仍然佔有「立法院」的過半議席,「立法院長」職位也是由國民黨人據有,屆時杯葛議事程序的角色就將會發生大轉換,是由國民黨黨團扮演現時由民進黨黨團出演的角色,小英政府的政令也將是出不了「立法院」。因此,民進黨明年初除了是在「總統」大選中實現「政黨輪替」之外,還須在「立委」選舉中,與台聯黨、「第三勢力」等密切合作,爭取奪得過半議席,並把「立法院長」也搶到手,也實現「立法院」的「政黨輪替」,才能實現完全執政。


當然,民進黨對因為「立委」不配合而致政令出不了「立法院」,其教訓來源並非單止是自己杯葛馬政府提請「立法院」的法案的「正面經驗」,也來自陳水扁「當家」那八年,佔有過半議席的泛藍「立委」,杯葛扁政府法案的「反面教訓」。實際上,當時國民黨和親民黨(最初時還有新黨),以及無黨聯盟的「立委」議席過半,而「立法院長」也是由國民黨籍的王金平當選並把持,在泛藍聯盟的杯葛下,扁政府的法案尤其是軍購方面的預算案,都被「卡」在「立法院」。這讓陳水扁氣得半死,曾在「立委」選舉中,向民進黨下達了「席位過半」的死命令,並採取了拋出「台獨」口號的極端行為,意圖刺激選民將手中選票投給民進黨籍候選人。但卻事與願違,扁政府的法案繼續在「立法院」遭到杯葛。


對此,曾任「行政院」副院長,並因此而須到「立法院」說明法案及「督戰」的蔡英文,對此是印象深刻的,因而現時在遇到極為有利於民進黨的大環境之時,就希望在贏得「總統」大選的同時,也贏得「立委」選舉。當然,單憑民進黨自己的力量,還是難以奪得過半議席的,因而就寄望於台聯黨和「第三勢力」的合作結盟,爭取泛綠「立委」過半,實現「立法院」的「政黨輪替」,在「總統」和「立法院長」雙掌政下,實現「完全執政」。這樣,就可避免國民黨「立委」模仿現在泛綠「立委」的行為模式,杯葛阻擾小英政府提請「立法院」的法案。


但是,「立委」選舉的戰績,卻未必與「九合一」選舉相一致。這是因為,「立委」選舉與「九合一」選舉的時空背景有所不同。民進黨獲得「九合一」選舉大勝,主要是拜馬英九政績「很爛」之賜,除曾經在「總統」大選中支持馬英九的中間選民,趁「九合一」選舉之機向馬英九投出「抗議票」之外,不少泛藍選民也因對馬英九不滿而拒絕投票。再加上發生了「柯文哲溢出效應」,惠及了民進黨一些縣市長候選人的選情。因此,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的實際戰績,,遠超出民進黨的真正實力,兩者之間呈現嚴重的不對稱狀況。


而到了明年一月的「立委」選舉,「太陽花學運」的效應或許已經消散,而曾經在「九合一」選舉中懲罰馬英九的泛藍和中間選民,也可能會認為國民黨已經在「九合一」選舉中付出重大代價,馬英九更因此而辭去黨主席,對馬英九的懲罰,一次就已足夠,無須在「立委」選舉中繼續懲罰了,實際上此時的國民黨主席已是朱立倫,他沒有責任代馬英九受過,因而國民黨的傳統選票可能會回位。另外,由於柯文哲不可能參選「立委」,倘再加上他決定也不參選「總統」,這就將不可能再次出現「溢出效應」。何況,「立委」長期在選區服務,空降者將不易撼動現任者的議席。


不過,從目前情況看,民進黨會拿多幾個議席,還是有可能的。比如,在高雄市小港,前鎮選區那一席,陳致中已返回民進黨並參加黨內初選,就將不會在發生「鷸蚌相爭」,國民黨的候選人就不能「漁翁得利」,這一席必將重回民進黨人手中。


但是,無論如何,民進黨要攻陷「立法院長」,仍有困難。對「立法院長」懷有強烈興趣的謝長廷,已經當過「行政院長」,也任黨主席,不好意思佔據「不分區立委」的寶貴資源,也不能在民進黨票倉擠走現任黨籍「立委」,只能到艱困選區去為民進黨開疆闢土。但他曾打算落腳的高雄市左營、梓楠選區,已有「新潮流系」的高雄市副市長劉世芳安營紮寨。他為「顧全大局」而另作他圖,但至今仍未有落腳地點。倘連「立委」都選不上,就遑論參選「立法院長」了。


最令人觸目的是「第三勢力」參選,但仍有其罩門。其一是源於「太陽花學運」的「社會力量」,可能會受陳為廷非禮案的拖累,而且選民們會產生「佔領立法院」者不適宜出任「立委」的感覺;其二是「社會民主黨」,或因是學者而形象將會好些,但正因為是學者,戰鬥力卻有限。何況,「第三勢力」已經喊了十幾年,仍是沒有成果,這次可能也不會例外。


但卻將會侵蝕台聯黨候選人的票源,因而將會導致台聯黨在「不分區立委」選舉中丟失一席,亦即只得兩席,只能是從上屆棄選的「區域立委」選舉中取回一席,並得以成立黨團。幸而,相關選舉法例已經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將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由百分之五下降到百分之三點五,台聯黨應仍能拿到政黨選舉補助金。


(發自臺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