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既然綠黨寡恩憤青何不推柯R作「母雞」?


盡管事先宣揚得震天價響,但前天的紀念「太陽花學運」一周年的各項活動,仍是響應聊聊,缺乏人氣。可能會令希望能藉此「再造輝煌」催谷氣勢來推高其「立委」選情的「第三勢力」和公民社團,尤其是其中曾深度參與「太陽花學運」、現已先後宣布參加「立委」選舉的憤青(或可美稱為「奮青」)們極度失望。


其實,失望的又何止是「太陽花學運」的參與者?加入「失望」隊伍的人士,人數更多,所涉領域範圍更廣。只不過是,他們的失望標的內容所指,正好是與「太陽花學運」的中堅者,尤其是要挾「太陽花學運」的「餘威」,參加「立委」選舉,將自己的角色,由衝擊建制陡然轉變為走入建制的所謂第三勢力或公民社團的代表人物,完全相反。那就是對「太陽花學運」對台灣地區的民主與法制建設,經濟和社會建設的傷害程度,已經發酵並蔓延,將令本已成為「亞洲四小龍」之末的台灣地區,更是滑落到經濟全球化的邊緣,被周邊原先還是遠遠落後於台灣地區的國家和地區所追赶超越,淪落為「待發展地區」。


實際上,本來馬政府要與大陸洽簽「ECFA」及其系列後續性協議,就是鑑於東盟正與中國達成「十加一」協議,及東盟與中國、日本、韓國達成「十加三」,還有專項的中國與韓國自貿區協議正在加緊洽簽中,而韓國也正是台灣與大陸進行雙邊貿易的最重要競爭對手,一旦韓國、日本及東盟各國搶先於台灣地區之前,與中國大陸建成自由貿易區,台灣地區就將會陷於邊緣化。馬政府的這個思路是正確的,而大陸方面出於「兩岸一家親」的兄弟情緣,當然更是出於反獨促統的需要,也樂於幫助馬政府完成這個意願。


遺憾的是,一方面馬政府受困於國民黨代表大財團及大官僚的利益的階級成分,在談判中忽略了中小企業、中低收入、中南部民眾,及青少年的利益,因而使得《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內容欠缺全面均衡;另一方面疏於宣導,未能向台灣民眾說清楚講明白目前台灣在全球經濟一體化中所面臨的危機,而讓自稱代表「三中一青」利益的民進黨,得以搶占輿論制高點,從而為其在「立法院」阻擾《兩岸服貿協議》的審查,掌握到「正當性」;而國民黨黨團在主導審查《兩岸服貿協議》時又涉嫌違反程序,使得憤青們據有籍口「佔領立法院」,發動「太陽花學運」,提出「先立法,後審查」等系列訴求,全面抹黑兩岸協商及所簽署的協議,從而惡化了兩岸協商的環境。而台聯黨版及「學運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法案,更是從標題到條文內容的表述,都是充滿「一邊一國論」的意識。


至此,本來是「起了個大早」的「ECFA」的實施,及其系列後續性協議的洽簽,就被阻滯;並因「十加一」和「十加三」的進展順利,而中國與韓國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也成功完成,使得台灣地區面臨「趕了個晚集」,甚至是「不趕集」的窘境,今後的日子將更難過。而因為「學運效應」的發酵,而使得民進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大勝,甚至有可能會在明年初的「總統」大選中重奪政權。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已可預期兩岸協商將會停擺。既然馬政府有兩岸協議「背書」,政績都差強人意;蔡英文連這有利條件也付諸厥如,因而經濟將會更差,失業率將會更高,畢業後首份工作的起薪點將會更低,吃苦頭的還是學生們自己。


基於這種狀況,使得許多人包括學運的參與者,都在「太陽花學運」一周年之際,進行冷靜思考。因此,前日參與紀念活動的人數就少得可憐,甚至還不如前往採訪的記者多。


但學運的指揮者卻不能認輸,必須繼續維護他們的「正當性」,維繫「人氣」。因為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宣布參加明年初的「立委」選舉。然而,令到他們沮喪的是,吃盡「太陽花學運」的「紅利」,因而贏得「九合一」選舉的民進黨,卻是「忘恩負義」,將他們當作是「秋後扇」,拒絕與他們進行協調,更拒絕讓出若干「立委」席位,亦即不願回饋他們。而據說,已經確定代表民進黨出戰「總統」大選的蔡英文,也已放話在先,將不會為第三勢力和公民社團的「立委」候選人站台助選。這只能迫使參加「立委」選舉的第三勢力和公民社團的代表人物,自求多福,「水牛過河各顧各」地各自努力。


然而,在台灣地區的公職選舉形態中,有一項重大的選戰策略,是「母雞帶小雞」,亦即由單一應選名額的「總統」或縣市長候選人,充任「母雞」的角色,以自己的熾熱選情,帶領「立委」或縣市議員等「小雞」的選情。但由於第三勢力和公民社團沒有人參加「總統」選舉,而蔡英文又拒絕為他們的「立委」候選人站台助選,這將會極為不利於他們的選情,必須製造一頭「母雞」,來帶領他們這些「小雞」。


看來,為第三勢力和公民社團的「立委」擔任「母雞」角色的人選,就只有受益於「太陽花學運」的柯文哲了。實際上,學運所釀成的社會氛圍而催發柯文哲站出來參選台北市長,並終能打破「國民黨在台北市躺著選也可當選」的魔咒而當選。因而在一定程度上,柯文哲是「太陽花學運」的重要收益者,現在「太陽花學運」的骨幹在「立委」選舉中遇到困難,柯文哲是到了應當反哺他們的時候了。反正,在台北市長選舉的過程中,柯文哲沒有像朱立倫那樣,作出「做好做滿任期」的承諾,因而帶職參選「總統」並沒有任何包袱。何況,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後,說了那麼多的錯話,卻絲毫沒有影響他的民意支持度,反而形成了一種超乎常態的「柯文哲現象」,亦即越是說錯話,「人氣」就越高,因而不用擔心帶職參選將會不利他的「總統」選情,更不會影響第三勢力和公民社團「立委」候選人的選情。


因此,當第三勢力和公民社團的「立委」候選人,感到自己的選情不妙時,唯一的「搶救」辦法,就是懇求柯文哲參選「總統」,充任他們的「母雞」以帶領他們這些「小雞」的選情。在他們的起哄之下,柯文哲可能會在飄飄然的心理狀態下,跳出來宣布參加「總統」大選。當選了,可以「更上層樓」;輸了也沒有甚麼損失,繼續當其台北市長。但無論是當選與否,都將會對第三勢力和公民團體「立委」參選人的選情,大有助益。


至於柯文哲參加「總統」大選,將會對蔡英文選情造成衝擊,則是「對不住」,第三勢力和公民社團已經想不了這麼多了。既然蔡英文寡情薄義,他們也就無需對蔡英文的選情負起任何責任了。何況,即使蔡英文贏了,對他們也沒有甚麼好處。還不如靠自己,公推柯文哲。


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柯文哲參選「總統」,必須經過兩輪的徵集選民連署。這倒好辦,相信會有許多義工,包括參加過「太陽花學運」,也參加過「割闌尾」活動的學生們積極為其服務。現在,就看學生們能否充分利用這個機會,而柯文哲也是否會領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