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夏立言修正王郁琦對海峽航路的愚蠢認知?


曾引發軒然大波,並直接導致「張王金門會」破局的「M五○三」航路,昨日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變化。在大陸方面宣佈,將於三月二十九日正式啟用該航路之後,而台灣方面卻一反當初「義憤填膺」的態度,卻聲稱「考量兩岸良性互動及台灣應共同維護區域飛航安全的國際責任,理解陸方重新發布M五○三航路『飛航公告』,並於二十九日正式啟用的作法」。儘管陸委會的新聞稿也聲稱,「我方應有之權益,政府仍將堅持,並持續關注相關航路之執行動態及掌握並監控相關飛航情況,確保我方空防安全及台灣民眾安全與福祉」,但只不過是讓人產生為了掩飾曾經的激烈反對的態度,而做出「緩衝動作」的感覺而已。實際上,陸委會新聞稿緊接著表述的「大陸一月十二日發布『飛航公告』後,已有美、日等多國國際航空公司向陸方申請使用M五○三航路,加上大陸現有A四七○航路壅塞,陸方確實有盡快正式啟用M五○三航路的國際壓力」,其實已不但是為自己曾經的反對說辭而自我「修正」,而且更像是為大陸的堅持要啟用該航路的做法,代向台灣地區政媒兩界進行「說情」了。實際上,就在前一天,當大陸方面宣布將正式啟用該航路時,就曾有藍綠政客和名嘴,仍按兩個月前的調子抨擊大陸。而陸委會這篇新聞稿的語調,卻是表達了較大的善意。


為何會發生如此明顯的變化?其中的內情如何?我們是局外人,不得而知。但以最近「張夏會」的熱語傳得「強滾滾」的態勢來看,很有可能是台灣方面要為實現「張夏會」而刻意創造應有的良好氛圍。實際上,當初差不多就要進行的「張王會」之所以突然叫「卡」,就正是台灣方面不滿大陸方面「單方宣布M五○三航路」,而單方作出暫停「張王會」的決定。如今卻對大陸方面再次「單方」宣布啟用「M五○三航路」,儘管在此前雙方確曾經過對話磋商,大陸方面釋出善意,將此航路向西內移六海里,並同意延後執行,但畢竟現在的決定啟用,才時隔沒有幾天,而且還是「單方宣布」,而不是雙方商定的呀。因此,我們很有理由判定,陸委會這是實行「解鈴還需繫鈴人」的自我解套之術,為「張夏會」創造應有的良好氛圍。當然,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陸委會新任主委夏立言,「修正」了其前任王郁琦的愚蠢認知和錯誤決定。


為何會如此說?這可從以下兩個方面分析。其一,馬政府在目前嚴重跛腳的困境之下,亟盼運用其唯一優勢——兩岸關係,來擺脫「坐困愁城」的宭境。而在目前,能夠在最短時間內,展示國民黨執政在兩岸關係議題擁有優勢的項目,就是「張夏會」。而此前的「張王會」的破局,就正是因「M五○三航路」而起。儘管這是「塞翁失馬,要知非福」,因為就在幾天之後,王郁琦因張顯耀未被檢方起訴而宣布辭職,而避免了「張王會」的成就大受削弱,但畢竟「M五○三航路」議題在王郁琦王操弄之下,成為近期內損害兩岸關係的焦點。現在既然要實現「張夏會」,就來個「對症下藥」,消除在「M五○三航路」議題上的齟齬氣氛吧。這正是「敗也M五○三,成也M五○三」。


實際上,馬英九的任期只剩下一年零兩個月,距離明年一月十六日「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更是只剩下不到十個月。馬英九的執政表現,不管其主觀意願如何,都已被批評為「無能」,只剩下兩岸關係是唯一優勢,而且他也曾意圖藉此優勢而鑄造自己的「歷史定位」。但一方面是修正操作失誤而導致這個優勢未能充分地展現出來,反而因「效果與動機不統一」的失誤而導致爆發「太陽花學運」,使得這個唯一優勢也被削弱了「武力」。當然,更因馬英九叫價太高,而導致「習馬會」未能實現,建立「歷史定位」的設想落了空。


現在,馬英九所能爭取的,已經不再是」歷史定位」,而是避免成為「一事無成」甚至是「歷史罪人」了。——連他自己也已警覺到,在自己卸任之後,民進黨將會對他進行刑事追究,以為陳水扁「報仇」。因此,只有重新啟動自己的唯一優勢,在任期的最後時間內處理好兩岸議題,才能抵消及淡化自己的負面形象。而在目前階段及實際環境下,最能體現兩岸關係成果的,就是實現「張夏會」。這就正是陸委會反過來為「M五○三航路」說好話的現實背景。


其二,在擁有豐富「外交」及「國防」專業知識及經驗的夏立言接任陸委會主委後,經過分析研究陡然發覺,大陸方面在訂定「M五○三航路」時,是以「海峽中線」為依據基準的,這不啻是在客觀及實質上默認了「海峽中線」,台灣方面應當是「順水推舟」,歡迎大陸方面的這一做法,而不是激烈反對,徒令自己白白喪失一個將「海峽中線」固定下來的難得機會。


實際上,所謂「海峽中線」並非是法定的界線,只是當年美國一個低級軍官隨手劃出的一條權宜界線,因而大陸方面從來沒有承認,而是強調台灣海峽屬於中國內水。而大陸民航部門劃定的「M五○三航路」,卻是「主動」地劃在「海峽中線」的西面,並在劃定四條橫向次要航路時,還對應了台灣方面劃設的四個限航區域。這其實不但是實質性地認可了「海峽中線」的存在(盡管並未在口頭上宣佈),而且也實質性地承認了台灣方面對「海峽中線」以東的航空管轄權。儘管這與「台北航空識別區」基本重疊,但卻也是避免造成誤闖「界線」及限飛區域的善意之舉。這在台灣方面來說,可說是「千金難買」的。


這就凸顯了王郁琦與夏立言在專業知識和政治敏感度方面,存在著天淵之別。實際上,王郁琦雖然是馬英九的親信,也雖然口才了得,曾經獲得辯論比賽冠軍,但卻是「紙上談兵」的書生一名,缺乏政治敏感度也缺乏專業知識。馬英九以為他曾經在辯論比賽中打敗了大陸隊伍,就可在陸委會的運作中,也可優勝於國台辦,其實是過於迷信高學歷而已。在一定程度上,這只不過是馬英九「博士治島」錯誤路線的一個縮影。


而夏立言則不同,長期在「外交」系統浸淫,政治觸角靈敏;而且也曾任過「國防部」軍政副部長,對於「海峽中線」的來歷及大陸方面過去的態度,是了然於胸的。他從大陸方面在劃定「M五○三航路」時,嚴格遵守「海峽中線」的做法中,靈敏地「嗅」出了大陸方面為了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而對以前的某些堅持作出靈活調整的善意,並感到這是可以籍之鞏固「海峽中線」以東空域管轄權的難得機會。因此,也就主導陸委會作出了新的決策,實質上等於是修正了王郁琦對「M五○三航路」的愚蠢認知和錯誤決定。


這個教訓是深刻的,馬英九的施政失敗,就是使用了類似王郁琦這樣的「銀樣蠟槍頭」,好看不中用,沒有經過民意洗禮,也沒有行政管理經驗,只是憑著一張博士文憑,一張口若懸河的嘴巴,及與自己相近的人格,就當作是「寶」而予以重用,而忽略了使用具有實戰經驗的真正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