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總統」人選的真假議題


相對於民進黨已經決定由蔡英文出戰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國民黨方面仍是混沌不清。朱立倫昨日宣稱將於五、六月間進行黨內「總統」初選並決定「總統」人選,並聲稱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也是這個時程;但朱立倫似乎忘記了,二零一二年是馬英九爭取連任,而當時的社會政治環境也對國民黨有利,因而提出「總統」參選人的時間稍為延後,不存在問題。而今年不但將是推出新人選參選,這本身就已是埋藏著「政黨輪替」的潛在意識,再加上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敗,社會上也瀰漫著將會再次發生「政黨輪替」的環境氛圍及心理情緒,國民黨到五、六月間才決定參加「總統」大選的人選,顯然是太遲了,不但是在搭建組織上流失了不少時間,而且在聲勢上也輸了一大截。因此,國民黨在本身氣勢跌入谷底的「先天不足」之下,再講再加上推遲提出「總統」參選人的「後天不良」,國民黨的這一場「捍衛執政權」之戰,肯定將會打得很辛苦。


急紅了眼的國民黨人病急亂開藥方,分別提出朱立倫和王金平這兩位人選。另有人插科打諢,推出了李鴻源。偏就是馬英九所屬意的吳敦義,卻無人問津。這看在已經實質「跛腳」的馬英九的眼中,真是情何以堪。實際上,馬英九曾經不惜以發動「九月政爭」以剝奪其「政治名器」的王金平,固然是馬英九所不願見到的「總統」參選人——尤其是馬英九已經作出開除王金平黨籍的決定,現在王金平竟然被部分從政黨員力拱,披掛國民黨戰袍參選「總統」,豈非「激死老竇搵山拜」!而朱立倫在馬英九的眼中,雖然不是黨內政敵,但為了扶植吳敦義,就必須阻擋其「總統」之路,把他綁死在新北市長的位子上,以便為愛將吳敦義清掃道路。而現在不但是自己的國民黨主席職位被朱立倫所「拿走」,而且自己精心為吳敦義鋪設的道路也反被朱立倫掘斷,這對馬英九來說,應是雙重打擊。


至於拱挺李鴻源者,可能只是一個假議題,目的是刺激朱立倫。因為兩人的特質相當近似,既然朱立倫以「做好做滿新北市長任期」為由畏戰怯戰,那就不如推出與朱立倫相似的李鴻源了。從中也可看出,嚷嚷要推出李鴻源者,其實正是朱立倫的擁躉,只不過是要以這個「激將法」,來刺激朱立倫而已。何況,雖然李鴻源與朱立倫的特質近似,但畢竟兩人的位階不同,李鴻源還未達到朱立倫的「中央級」高層次,相信即使真的被推出來參選,在氣勢上也差了一截。現在最擔心的是弄假成真,朱立倫的不急不緊,令到黨內不少人認為反正朱立倫都已棄選了,在「山中無老虎」之下,只能是「猴子做大王」,讓李鴻源代表國民黨披掛上陣了。反正國民黨內已經瀰漫著「宿命令」,認為國民黨推出任何人都贏不了蔡英文,就不如由下駟對上駟,輸了也無需負責任,而又可避免無人參選的尷尬。而且,倘是民進黨犯錯或有其他意外,萬一讓李鴻源贏了,還可保持繼續執政,盡管那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


至於力拱王金平的卸任「立委」,基本上反映了國民黨內本土派的意圖。他們本來就對馬英九「迫害」王金平極為不滿,刻意要以推動王金平「更上層樓」來為其「平反」。現在既然朱立倫棄選,他們要推出王金平就是名正言順。而王金平也確實動心,盡管他在表面說不宜。實際上,他要為自己的政治出路著想,不願退出政治舞台。而要保持其「立法院長」職位,關係是在於能否繼續當選「立委」。但他過去已經連續三屆當選「不分區立委」,在參選第三屆時還是當時的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為他「度身定做」,修改黨內規章而成全他的。朱立倫未必會為他修改黨內規章,何況,他的黨內紀律處分案也未完結。因此,王金平已沒有可能再循「不分區」方式參選「立委」。


王金平倘回到高雄市家鄉參選「區域立委」,由於他已經疏於地方選民服務,且在「單一選區兩票制」下,肯定難以當選。因而為了保存面子,是將不會參加「區域立委」選舉的。


既然「立委」選不成,也就無法再次參選「立法院長」。那麼,往哪裡擺?其實,王金平早就有在作「總統」夢。曾記否?二零零七年馬英九因「特支費案」被起訴,而此時國民黨已決定推出他參選「總統」。王金平則放風說,如果法院一審判決馬英九有罪,他就將丟失參選資格,而此時「中選會」的領表登記時間已過,勢將形成國民黨無人參選,因而必須搶在法院審理馬英九「特支費案」之前,另行提出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在當時,人們都認為王金平這是「挪火為自己煮食」,是要製造正當理由,讓國民黨改提名自己參選「總統」。


現在,趁著國民黨無人參選「總統」,由王金平披掛戰袍的聲音再起。這究竟是卸任「立委」的自發動作,還是有人在背後運作?確實是值得研究一番。但不管如何,倘是國民黨由王金平出選,可能會對國民黨的團結造成重大衝擊,迫使一些老傳統國民黨人出走。這已超出「馬王政爭」所涉及的道德倫理問題,而是一些深藍國民黨人,對王金平的「藍皮綠骨」存在著頗大的疑慮及爭議。


因此,朱立倫在處理王金平的黨籍案時,是「留了一手」的。朱立倫只是在「國法」的層面予以放棄,以不繼承前任主席的上訴的手法,讓王金平黨籍案在「最高法院」的手中自動消失。但在「黨紀」的層次,朱立倫並沒有宣布撤銷對王金平的處分決定。而且,經朱立倫按照法院的判決理由,改組了國民黨考紀會,讓新的成員都具有民意基礎,因而如果國民黨考紀會宣布對王金平的處分決定有效,王金平再向法院提出黨籍保存,法院就難以為王金平「保駕護航」。這也正是王金平的支持者不滿朱立倫沒有撤銷「王案」的重要原因,這等於是仍然將黨紀的「刀」架在王金平的脖子上。


有人說,有人吹拱王金平參選「總統」,是要刺激朱立倫,要他趕快決定參選「總統」。即使這是真的,也與某些人力拱李鴻源下同,畢竟王金平的「立法院長」是「中央」級的職位,再邁向「總統」予人的觀感不會過於兀突,而李鴻源則只是「部長」級的人物,「跳級」的程度較大。因此,拱王金平弄假成真的機率將會較高,而拱李鴻源則較難以弄假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