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馬英九弔唁李光耀談到胡志明喪禮模式


「新加坡之父」李光耀罹患肺炎以九十一歲高齡逝世。由於他在國際上擁有極高的聲望,因而世界各地領袖和好友都前往新加坡致祭;也由於李光耀與台灣海峽兩岸都保持極為親密的關係,尤其是推動實現了堪稱為四十多年來的兩岸首度握手的「汪辜會談」,因而海峽兩岸的現任或卸任領導人也將親自前往弔唁。因此,會否藉此機會實現兩岸領導人的「喪禮內交」,也就成為人們關注的熱議。


昨日,馬英九受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邀請,在前「外交部長」錢復、前駐新加坡代表及前「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及「外交」人員陪同下,乘搭華航特別航班CI-2751直飛新加坡,參加李光耀的家族追思,隨後與李顯龍簡短會談,共同回憶李光耀的過往,隨後於深夜返台。由於馬英九的特殊身份,引發各方關注。在台灣方面極為低調,說是以「私人身份」前往,並在事前完全保密,如果不是馬英九在登機時被媒體發現,還不知有此事(當然,按照以往模式,這個「偶然被發現」是導演的,就是要將此訊息通報社會)。為了這個「私人身份」,還受到民進黨「立委」的斥責,痛罵是「偷偷摸摸」。


然而,馬英九所乘坐的特別航班在啟程離開台灣,及返程回到台灣時,軍方都出動了幻象、F16、IDF經國號、E-2K等戰機進行空中護航,海軍也在相關海域執行警戒任務,這是正式訪問的「專機」護航規格(台灣地區與新加坡沒有「邦交」,因而馬英九不能乘搭「專機」前往),這完全是以「總統」身份出「邦交國」的架式。而「總統府」相關人員在被問到馬英九此次前往新加坡的身份,則聲稱「總統到哪裡,身分都是總統」。並強調了這是馬英九就任後,首次出訪「無邦交國家」。這真是典型的「一行兩表」,與馬英九所熱衷的「一中各表」有異曲同工之妙。


據說,馬英九的能夠以「喪禮外交」,實現其就職後的首次到訪「非邦交國」,是經過秘密而又周密的溝通安排,據台灣媒體報導,台灣高層早在李光耀傳出病危時,便就派遣特使付新加坡致唁一事展開準備作業;但由馬英九以「私人」規格致哀一案,卻是在曾任駐新加坡代表的胡為真,及曾在「外長」任內安排李登輝訪問新加坡的錢復居間穿梭,私下向新加坡方面表達馬英九為感念李光耀對台灣的深厚情誼,希望親自前往悼唁的想法。該案在胡為真等高層穿梭下火速定案,讓馬英九得以在李光耀靈柩接受公眾瞻仰前,以家族朋友身分前往致哀。為求保密,在運作過程中連台灣駐新加坡代表處都未參與,只在最後定案時獲告知,配合新加坡政府安排馬英九一行在當地的交通及維安事宜。據了解,鑑於台星關係匪淺,加上李光耀不僅與台灣歷任總統有私人情誼,生前也頗為欣賞馬英九,原則上同意馬英九的想法。但新加坡方面顧慮馬英九出席官方舉行的國葬儀式,身分有不便之處,加上中國領導人也將出席國葬儀式,兩岸領導人同在一個場合,可能轉移外界焦點,引發中方不快。因此雙方同意在李光耀靈柩安奉在總理府內由家人守靈,僅接受親近友人行禮而未向公眾開放的兩天時間,由馬英九以」私人身分」前往致哀。


胡宗南的兒子胡為真,其實就是「一個中國」原則的堅持者。他曾於陳水扁上台後,編纂出版了《從尼克森到柯林頓--美國對華「一個中國」政策之演變》一書(台灣商務印書館出版印刷),以客觀中立的態度,並顧及台灣方面的立場及角色,鋪陳了大量的事實,分析自尼克松到克林頓共六任美國政府的對華關係,也綜合說明五十餘年來美國對華政策的演變。


由於新加坡是中國的邦交國,而新加坡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因而馬英九的飛抵新加坡弔唁李光耀,也就引發世界各國對北京反應的高度注意。而北京的反應則是頗為低調,外交部昨午舉行例行記者會,華春瑩在回答媒體詢問時表示,李光耀生前堅持「一個中國」政策,為促進兩岸關係發展做了積極有益的工作,大陸對此表示讚賞。她又表示,中國大陸對建交國與台灣發展關係問題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相信新加坡將按照「一個中國」原則,慎重妥善地處理好有關涉台問題。並沒有譴責新加坡和台灣方面的語氣。


從上述公開的態度中,可以猜測,新加坡政府或曾有與中國秘密溝通過,並得到北京的默契。考慮到馬英九與李光耀的親密私人關係,並考慮到新加坡對兩岸關係發展所作的貢獻,尤其是前一段時間,兩岸熱議舉行「習馬會」的適當地點時,新加坡也被列上榜,而且還是其中唯一的中國境外地點,因而就間接默許了馬英九以「私人身份」,低調地前往新加坡進行弔唁。


馬英九的新加坡之行,是否會與中國大陸的領導人「偶遇」而形成「習馬會」?就連大陸方面通常被視為「習近平政治化裝師」的「學習粉絲團」,也頗感興趣,並議論一番,猜測可能會促成兩岸領導人會面。


但今次就連「學習粉絲團」也會有失準之處。由於馬英九是私人弔唁,而不是出席國葬,因而就不可能會與大陸領導人會面;何況,正因為是為了避免馬英九與大陸領導人碰面,才為馬英九安排了這場私人弔唁。而據說,中國大陸將是由李源朝前往新加坡出席國葬儀式,台灣方面的則是連戰、蕭萬長、郝柏村、蘇貞昌等曾出任過「行政院長」以上官階,現在都已卸任的「前領導人」。即使是在國葬儀式上有碰面的機會,也不是現任對現任。何況,在國葬儀式上,也不可能進行會面。即使是在儀式前後,人家正在治喪,也不方便進行會談。


會否再現「胡志明喪禮模式」?這使人感到興趣。一九六九年九月二日,亦即越南國慶節當日,胡志明主席逝世。周恩來總理知悉前蘇聯總理柯西金也將會前往出席定於九月六日舉行的國葬,為避免與他在同一場合出現,就提前於九月四日前往河內,在國葬前進行私人弔唁,隨即返國。當然,周恩來的提前弔唁,也與他與胡志明的公私關係密切相關。


代表中國黨和政府正式出席胡志明國葬的是李先念副總理。越南方面照顧到中國政府的立場,安排李先念與柯西金分別排在越南領導人的兩側。但柯西金卻在國葬的過程中,多次向李先念點頭示意,而李先念卻裝作沒有看見,不予理會。喪禮結束後,柯西金緊走幾步,想同李先念打個招呼,而且把手都伸了出來。但李先念仍裝作沒看見,轉身走開了。當日下午,越南外交部向中方轉達了前蘇聯的資訊:柯西金的專機在離開河內回國,希望能中途在北京停留兩三個小時,同周恩來總理見面。但陰差陽錯,柯西金在沒有得到中方的答复後,便失望地按時起飛回國。當柯西金的專機飛抵塔爾幹時,收到了莫斯科轉來的中方同意安排會見的答复。柯西金的專機折返,飛到北京,周恩來在首都機場與他舉行了會晤,並達成了以下諒解:雙方維持邊界現狀、避免武裝衝突、在爭議地區雙方武裝力量脫離接觸、雙方發生爭議時由邊防部隊聯繫解決。從而使在珍寶島事件後兩國邊境的緊張局勢和兩國關係都得到一定程度的緩和。


一位哲人說過,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但歷史將不會重複。李光耀的國葬過程中,在海峽兩岸間是否也將會重演「胡志明模式」?真是令人遐想聯翩。不過,馬英九昨晚已經返台,這個機會已不可重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