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美國正式「敲打」蔡英文的幾個可能時間點


在蔡英文赴美前夕,美國的一些台海專家尤其是「AIT」前任官員頻頻放話,均指出蔡英文必須承認「九二共識」,否則將很難「過關」。蔡英文卻不以為然,聲稱美國卸任官員的話不代表美國政府,她不相信美國政府會故意放話。但又聲稱這些美國卸任官員的話她聽進去了。


蔡英文似乎已經忘記,她在二零一二年敗選「總統」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AIT」卸任官員包道格站出來,強調「九二共識」的重要性,令到部份本來的屬於蔡英文潛在支持者的選民轉向,據台灣一些選舉專家表示,包道格令蔡英文流失了約五個百分點的選票,而這恰正是蔡英文輸給馬英九的得票率。而在今天,「美國卸任官員的影響」這個因素,仍然存在。


實際上,繼曾經擔任「AIT」執行理事長達十五年,並曾在美國駐台北與北京的使館任職,實際參與制定和執行美國對華政策的施藍旗,日前在由美國「傳統基金會」舉行的美台選後形勢研討會中,指出蔡英文在二零一一年九月以「總統」候選人身分訪美時,就遭到美方質疑,美方希望能聽到她對處理台海議題的計畫為何,但蔡英文的說法卻令人失望;而今次蔡英文又作為「總統」候選人訪美,如果不嘗試拿出其它新的說法,也將不會輕易過關之後,曾令蔡英文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中吃盡苦頭的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也在主持美台經濟關係研討會時分析指出,習近平提到「九二共識」,其底線是「一個中國」。沒有「一個中國」,不管是「九二共識」或未來「一個中國」,兩岸關係都很難取得進展。如果不能發現共同的基礎或者某種模糊的方式,台灣人民喜歡的東西就難以為繼,這是繼續合作的基礎 。包道格還特意指出,他注意到習近平使用了「地動山搖」這種強烈的詞語,認為這顯示習近平想傳遞強烈的訊息。下一步要看民進黨如何回應,有些民進黨的顧問建議要做點事情,但也有其他人施壓不要有任何動作。民進黨怎麼做將到很關鍵的時刻。


美國「AIT」前任官員的這些談話內容,均被台灣政媒兩界認為是華府在蔡英文訪問美國之前,「敲打」她的預防性措施。但蔡英文卻蠻不以為然,認為這些前任官員並不等於是美國政府,因而無需認真對待。蔡英文或以為,二零一六年不同於二零一二年,因為「太陽花學運」一役,兩岸關係因素的「武功」已被「廢」掉,她不承認「九二共識」,也可勝選。因而可以無需理會這些前任官員的警告。


但蔡英文卻忘記了,在台海問題上,美國政府利用卸任官員放話,已是其政務活動的傳統,因為尚未到直接由現任官員正式宣示政策立場的時候,好鋼要用在刀刃上。因而先行由「殺傷力」較弱的卸任官員作預防性警告,可以形成一個緩衝空間。


蔡英文更是忘記了,即使是被她視為「精神原子彈」的「太陽花學運」,儘管來勢洶洶,無可阻擋,但在美國現任和卸任官員的連續「譴責式」發言,批評「太陽花學運」民進黨霸佔國會發言台與學生攻進「立法院」,同樣是非法行為,既不得人心,也難獲國際輿論支持,並擔心「太陽花學運」可能會失控,將危及美台自由貿易關係和亞太安全利益之後,儘管民進黨曾一度公開聲稱,這是善於運用媒體及借助美國輿論的金溥聰的操作,而卜道維等人的評論僅代表個人意見,並不能反映美國官方立場,但在經其駐美人員的查證後,卻不得不也承認這些言論並非是隨意說的,確有其事,而擔心將會對民進黨在「二零一六」的選情造成負面影響,甚至將會再次發生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挑戰馬英九的蔡英文曾遭到美國人的阻攔的狀況。因而就由柯建銘出手,與學運的真正領導人黃國昌聯絡商討,並由黃國昌向林飛帆等人轉達,終於籍著王金平承諾「先立法,後審查」,而借梯撤出「立法院」,宣布結束學運。


實際上,「AIT」卸任官員的談話內容,其實正是他們當年在「AIT」任職時,處理台海事務所形成的經驗結論,不論是共和黨或民主黨上台執政,無論是現任或卸任,都是這樣的認知,就是台灣方面必須恪守「九二共識」。而對美國而言,「九二共識」來源於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中所揭橥的「一個中國」政策,並由此而派生的「維持現狀,不統不獨」。「統」固然是突破美國在東亞的平衡利益,尤其是令「太平洋第一島鏈」出現破洞;而「獨」則更是導致台海局勢緊張,破壞美國的東亞以至全球戰略,當然更是損害中美既競爭又合作的戰略利益。因而美國可以接受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卻對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極不放心,尤其是對陳水扁所扮演的「麻煩製造者」角色刻骨銘心,因而對蔡英文的「空心菜」也充滿質疑,希望她能說清楚講明白。


其實,美國卸任官員只說是蔡英文必須承認「九二共識」,已經是放低了標準,因為這是根據馬英九的「一中各表」為其內涵的,與美國在「中美聯合公報」中對「一個中國」政策的內涵的認知,已經存在著一定的差異距離。但可能是考慮到台灣地區目前的實際情況,尤其是民進黨的「困難」,因而才予以「降格」調適處理。如果蔡英文連這「敬酒」都不領情,那就只能是以「罰酒」來侍奉了。何況,蔡英文參選的是「中華民國」的「總統」,而不是「台灣共和國」的「總統」,因此,承認以「一個中國」為基調的「九二共識」,是對蔡英文的最基本要求。盡管美國不會干預台灣的內部事務,但台灣問題作為中美關係中最重要的一環,美國對台灣問題確實有道義責任。


蔡英文說,美國卸任官員的談話內容不代表美國政府,那好吧,「醜婦終須見家翁」,美國政府對蔡英文,總會做出正式發言的。其時間點,則可能會有如下三個:


其一,是在本月底蔡英文赴美訪問之時。從種種跡象看,蔡英文在赴美時,除了將會與智庫座談之外,或將會有機會見到美國主管中國事務的官員。從劉世忠所著的《歷史的糾結─台美關係的戰略合作與分歧》一書所透露,美國白宮及國務院對陳水扁及民進黨的「麻煩製造者」行為極為厭惡,因而必會對有機會上台的蔡英文,進行「敲打」,向其說明美國的台海政策,尤其是「一中」政策,等於是要求蔡英文也承認「一中」,至少是「九二共識」。


其二,是九月間習近平問美國時,奧巴馬由於美國在全球戰略上有求於中國,而且也不願意看到東亞的後方「起火」,干預其全球戰略,因而將會就台海政策,尤其是就對台灣地區的大選形勢,對習近平作出莊重的承諾。而在此時,正是台灣「總統」大選「埋身廝殺」的重要時刻,對蔡英文的選情將產生重要影響。


其三,是在明年一月初台灣「總統」大選的關鍵時刻,美國不會袖手旁觀,一定要以適當的方式發聲,不能讓損害其政治利益的候選人上台。


因此,蔡英文的輕蔑美國卸任官員的警告,仍然是未有吸取二零一二年的「教訓」,始終都將要嘗到苦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