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反對「內閣制」是對「立委」選舉並不樂觀?


民進黨昨午召開「修憲」事宜協調會報,由蔡黨主席蔡英文主持,黨團總召柯建銘、「憲改」小組共同召集人林錫耀及「立法院」黨團「修憲」小組成員與會並共同討論。 蔡英文主席首度公開明確表態說,政府體制不應只是「閣揆」同意權的問題,而應整體思考。由於目前主流民意堅持「總統」直選,因而「內閣制」沒有存在的空間。現有「修憲」討論如何落實權責相符時,應參考各國運作憲政經驗,討論「閣揆」同意權、主動解散「國會」權及「行政院長」可提「閣揆」信任案等主張,現階段不應以「閣揆」同意權為唯一選項。


此顯示,民進黨完全反對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的「修憲」朝向「內閣制」發展的主張。實際上,朱立倫在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時,就提出以「內閣制」為主軸的「修憲」主張。而在上週三國民黨中常會前的「立法院」黨團幹部授證儀式上,朱立倫也表示,「立法院」本會期的重大挑戰是與民進黨等在野黨共同推動「修憲」,建立權責相符、具「內閣制」精神的「憲政」制度。他強調,三月底一定要推出符合具「內閣制」精神的「修憲」版本。


由於民進黨與國民黨在「修憲」的主軸上存在巨大的分歧,因而完全可以相信,未來的「修憲」工作,不要說將在程序上存在極大的困難,就是在內容上,也將會有一番激烈苦鬥,因為「修憲」標的內容的纏鬥,而導致「修憲」在高「門檻」程序上「卡殼」,而又反過來觸發降低及維護「修憲」高「門檻」的鬥爭,國民黨必將恃杖自己佔有「立法院」多數議席的優勢,死保自己對提出「修憲」提議的控制權,從而令到此次「修憲」難產,而且倘國民黨今後仍能保持在「立法院」的過半議席,今後民進黨及其盟軍仍將難以推動與國民黨主張相悖的「修憲」訴求。


實際上,經過七次「修憲」後,尤其是廢除過去單獨享有「修憲權」的「國民大會」後,「修憲」的門檻甚高,程序也較為複雜,必須先由「立委」四分之一提議,四分之三出席,出席「立委」四分之三決議,公告半年後,經「公投」複決,有效同意票過選舉人總額之半數,即通過之。民進黨就是針對此一規定,要求降低「修憲」的高「門檻」,並讓民眾也擁有「修憲」的提議權。


按照現在各政黨在「立法院」的議席比例情況,沒有任何一個政黨可以掌握對「修憲」提議的主導權,但由於國民黨佔有「立法院」過半議席,卻可相對地掌握了對「修憲」提議的控制權,因而民進黨的「修憲」訴求,只要是與國民黨的政治主張相悖,就必定過不了「立法院」提議「修憲」這一關。何況,在「立法院」提議後,還須付諸「公投」。而從過去三次六道「公投」題的「公投」實踐看,連首道「門檻」的過半投票率也跨不過。儘管「修憲公投」減掉了投票率過半這道「門檻」,但還要面臨同意票率過半這道「門檻」。但由於「修憲公投」的投票,與自己的切身利益沒有太大的關聯,同與自己切身利益攸關的政治公職選舉不同,因而投票情況可能不會太踴躍,而且也不可能會有賄選現象,因而投票率將會不高。這次「修憲」能否成事,還在未定之天。倘若連降低「門檻」這一關都闖不過,以後再提「修憲」話題就將是「多餘的話」。


民進黨的一些「修憲」主張,包括降低公民投票權至十八歲、降低「立法院」政黨分配門檻至百分之三、廢除「考試院」與「監察院」、人權條款入「憲」,以及透過「聯立制」變革或「選區重劃」解決票票不等值的問題等,國民黨或會不持異議,儘管還將會討價還價,但為了避免「吃相難看」,影響政黨形象,估計放行的機率較高。但對於降低「修憲門檻」,則將會「守土有責」,堅持「死守高地」。因為這不單止是維護自己對「修憲」提議的控制權,而且更是為了反制民進黨及其「獨派」同盟軍籍此偷渡「台獨建國」的圖謀。實際上,在第七次「修憲」中所作出的決定,上述的「修憲門檻」同樣也適用於「領土變更案」;另外,拿掉現行「憲法」中的「固有疆域」文字,也一直是「獨派」勢力的政治主張。為了狙擊民進黨及「獨派」勢力籍著「修憲」而實現其「憲政台獨」的圖謀,國民黨必須維護「修憲」的高「門檻」。


「內閣制」又稱「議會制」,是內閣總攬國家行政權力並對議會負責的政體形式,與「總統制」相對。由於「內閣制」政府具有對議會全權負責的特徵,故又稱「責任內閣制」。內閣首相通常由在議會中占多數席位的政黨或政黨聯盟的領袖擔任。首相從政見基本相同的議員中挑選閣員人選,提請國家元首任命,組織內閣。國家元首對內對外名義上代表國家,但並無實際行政權力,由內閣代表國家元首對議會全權負責。元首頒佈法律、法令和發佈文告時,都必須由首相或有關閣員副署。內閣接受議會的監督,定期向議會報告工作。如內閣得不到議會信任,其閣員必須集體辭職,或由內閣提請國家元首解散議會,重新舉行議會大選。如新議會如果仍對內閣表示不信任,內閣則必須集體辭職,由國家元首任命新首相組織新政府。首相(或總理)是內閣政府首腦,主持內閣會議,總攬政務,擁有任免內閣成員和所有政府高級官員的權力,負責制定和執行國家對內對外的重大方針政策。由於各國的情況不同,憲法賦予首相(或總理)的權力大小也不盡相同。


在台灣地區,實行「內閣制」的條件並不盡完善完美,但朱立倫在已被視為代表國民黨出征「總統」大選的最佳人選的前景下,卻提出了將會制肘「總統」權力的「內閣制」,顯然並不是「為自己挪火煮食」,而是為了死保國民黨對台灣政局的控制權,以至是國民黨的生存權。實際上,儘管國民黨大敗於「九合一」選舉,而且也有可能在明年初的「總統」大選中失去執政權,但由於台灣地區的政治生態使然,也得到「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庇護」,國民黨仍將能保住在「立法院」的過半議席。倘實行「內閣制」,即使「總統」是民進黨人,行政權仍然掌握在國民黨的手中。


因此,蔡英文的反對「內閣制」,在一定程度上就正是暴露了她對民進黨二零一六年及此後歷屆「立委」選舉的前景並不樂觀,擔心因為民進黨及其盟軍的議席不過半,而失去「組閣權」及行政權,民進黨籍的「總統」就成為「虛位元首」。當然,由於「修憲」進程並非在近期可以完成,並沒有影響到她個人,但卻將會對民進黨的政治前景造成重大影響,因而就必然是全力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