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今日將有重大宣布會是什麼事項?


在朱立倫再次堅定地表示自己將做好市政、做滿新北市長任期後,昨日台灣政壇突然有人放風,謂王金平今日將會有「重大宣佈」,而且是將會正是宣布參選「總統」。這在台灣政壇上掀起一陣微瀾,當媒體追問朱立倫對此的反應時,朱立倫以「波瀾不驚」的態度表示,他不清楚王金平是否將會宣布參選「總統」,但「如果有很多正面的宣布都是好的」,一副與我無關的樣子。追查風源,原來是王金平將於今日受邀到台北科技大學,以《立法院長行,不行?立法院四十年回顧,檢討與建言》為題演講,親王人士則特別發出採通知,要求媒體務必到場,並私下透露王金平將要「重大宣佈」。由於王金平演講的題目儼然有如總結其在「立法院」四十年的生涯,也由於此前朱立倫已形同宣佈棄選,因而很容易就讓人們作出這麼的判斷。


其實,王金平倘若今日將會籍著演講宣佈個人生涯規劃,不管是繼續參選「立委」,並爭取連任「立法院長」,還是參選「總統」,抑或是乾脆退出政壇,在性質程度上都將是「重大」的,只不過是在這三種前景之中,就其程度輕重而言,還是以宣布參選「總統」的「含金量」為最大。


本來,按照王金平本人的特質及特長,王金平還是繼續參選「立委」,並繼續爭取當選「立法院長」,最為符合他的最大個人利益,也最能發揮他的協調藍綠「立委」及黨團的特殊優勢作用。而且,以他今年已經七十四歲的年齡看,再任一屆「立法院長」,然後於七十八歲「功成身退」,是最愜意的政治生涯安排。但種種跡像看,王金平已不可能再參選「立委」。


這得從兩方面說:一方面,強調要「按制度辦」,恢復秩序的朱立倫,根本不可能為他而再次修改黨內規章,提名他為「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實際上,「不分區立委」只能出選兩屆,這是國民黨、民進黨的傳統,符合普世價值原則。馬英九已為安撫王金平修改了一次黨內規定,而且還是專為王金平一人度身訂做。倘只是一屆,「下不為例」,黨內同志尤其是也具有相當資歷的同志,尚可理解並予以接受;但倘「一而再」,則將會惹來黨內強烈反彈,指責違反黨內外政治倫理。而且朱立倫本人更不可能為王金平的政治出路而帶頭破壞黨內規則。否則,他就無法領導全黨進行黨的組織改革。這從朱立倫只是在「國法」層面放棄對王金平保存黨籍官司的上訴權,但卻婉拒「挺王派」撤回國民黨考紀會對王金平的撤銷黨籍處分決定,並比照法院的判決書,任命具有民意基礎的「立委」等出任考紀會的委員的動作來看,朱立倫無論是對王金平的個人,還是對黨紀及黨務改革的堅持,都有著自己堅定的看法,仍是對王金平有點不放心。


另一方面,在再求「不分區立委」而不得之下,倘仍然希望能保有在「立法院」的政治舞台,甚至伺機參選並當選「立法院長」,那就只有參選「區域立委」一途。然而,王金平已經連任三屆「不分區立委」,亦即已經連續三屆「立委」選舉,已經沒有返鄉參選,而且也因其是「不分區立委」關係,也已疏於選民服務,因而即使是曾經的「票王」,也已在此十多年間,隨著老選民的流逝,而流失率大量選票。倘是仍然採用過去的「複式選區」選制,或尚有一搏的機會;而現在是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以王金平的選民基礎條件,落選的機率甚高。何況,他的家鄉高雄市,是民進黨的大本營,目前的八個選區,只有黃昭順、林國正兩席是國民黨,其中小港前鎮選區的林國正,還是因為陳水扁兒子陳致中強行參選,在「鷸蚌相爭」效應下,拉下原任民進黨籍「立委」郭玫成,才得以「漁翁得利」地當選的。現在在「徐佳青爆料效應」之下,陳致中被迫退選,該選區將回歸民進黨的基本盤,國民黨將肯定丟失這一席。而在黃昭順所在的左營梓南選區,民進黨派出曾任高雄市副市長的「新潮流系」悍將劉世芳,向她挑戰,可能也將會不保。在此現實環境下,王金平返回高雄市參加「區域立委」選舉,要想贏真是「不可能的任務」。


何況,即使是王金平能夠再次當選「立委」,在新一屆「立法院」各政黨「立委」比例大洗牌,尤其就是在國民黨籍的「立委」中,也有一定數量的「反王立委」之下,王金平能否獲得過半「立委」支持,再次當選「立法院長」,也是大有疑問。


在陳水扁在當政期間,為分裂國民黨,曾經打過王金平的主意,打算委任他為「行政院長」;而在馬英九上台後,王金平也曾一度希望能獲委任為「行政院長」,但均因種種原因而告吹。其實,從陳水扁和馬英九頻繁更換「行政院長」的情況看,再加上王金平也不具行政執行力,因而「行政院長」也並非是他的最佳歸宿。何況,在國民黨「九合一」選舉大敗,民進黨「氣勢如虹」之下,也沒有必要起用王金平這枚「棋子」去裂解國民黨了,包括曾經議論過的由蔡英文搭配王金平參加「總統」大選的選戰策略。


但王金平又不甘願退出政治舞台。在此情況下,參選「總統」就是唯一的出路。何況,他過去就曾有過此念頭。在二零零七年,已經獲國民黨確定出戰「總統」大選的馬英九,被特偵組起訴後,王金平就提出,倘馬英九一審被判決有罪,就將被褫奪參選資格,而倘這時又已過了「中選會」進行「總統」參選人領表登記的期限,就將會形成國民黨無人參選,白白丟失「二零零八」這個難得的機會。言下之意,就是國民黨應當改由他去參選「總統」。但幸好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沒有「上當」,堅持由馬英九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後來固然是法院宣判馬英九無罪,而且法院審理馬英九「特支費案」的程序,也非王金平所預指的時程。


現在,由於朱立倫棄選(當然不排除最後在多數國民黨人的懇求下而「被迫」參選),吳敦義缺乏戰鬥力,洪秀柱、李鴻源的嚷嚷要參選其實真正目的是要向朱立倫施加壓力,在「山中無老虎」之下,似乎就是輪到王金平這頭「猴子做大王」的絕佳機會了。何況,曾經有人預測,王金平參選將能吸引到淺綠和中間選票贏的機率較高。但其實這只不過是錯覺,他倘出來參選,不但吸收不到淺綠及中間選票,反而連深藍選票也給趕走。實際上,羅智強就曾公開聲稱,倘國民黨推出王金平參選「總統」,他就宣布退出國民黨。相信懷有類似羅智強心態的國民黨人,尤其是「挺馬派」,還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