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謝長廷未來最佳位置應是海基會董事長


民進黨前日完成一般選區「立委」初選民調作業,緊接著就將是處理艱困選區提名。由於台北市是民進黨最為艱困的選區,因而黨內不少人認為,民進黨應當在台北市或是與在此表現最活躍的第三勢力合作,實現政黨合縱連橫;或是徵召黨內重量級「天王」參選,以求實現「突破」,並拉抬民進黨在台北市的整體選情氣氛,包括「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氣勢。為此,擔任台北市與基隆市徵詢小組召集人的宜蘭縣長林聰賢在民進黨「選對會」指出,台北市應該有像謝長廷這種「大咖」來選才能勝選。而坐在一旁的謝長廷則頗感詫異,微笑帶過。


這一抹「詫異微笑」,其實正正是折射了謝長廷的尷尬之處:他的「未來位置」往哪裡擺?這確是困擾他的重大問題。本來,蔡英文倘能贏得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就將會獲得二千多個政務官位子的支配權。蔡英文面對這一大筆豐盛的政治財產,可能還要懮慮,民進黨本身的人才雖然也不少,但卻是「粥多僧少」,可能會填不滿這些空缺,還需向外覓才。除了是某些政治敏感度不高的位子,可以繼續留用國民黨籍者外,近年來在「蔬(蘇)菜(蔡)大戰」中一直支持蔡英文的謝長廷,沒有理由沒有他的適當位子。


但是,謝長廷在民進黨的輩份甚高,要為他安排一個既符合他的身份,又能充分發揮他的特長的位子,確實是頗費躊躇。實際上,就謝長廷的輩份來說,其一、他是美麗島事件軍法大審的辯護律師;其二、他是民進黨創黨十人小組成員之一,而且在圓山飯店的「創黨之夜」,當各路黨外勢力代表在醞釀協調推出候選人時,就是由他建議,不如乾脆成立新黨,並由這個新的這政黨負責提名參選人,而且連「民主進步黨」的黨名也是由他擬定,第一份黨綱也是由他撰寫;其三、他曾當選過台北市議員、「立委」和高雄市長,也曾先後代表民進黨參選「副總統」和「總統」,還曾兩度當選過民進黨主席,並已任過「行政院長」;其四、其實他在從政路上,曾與陳水扁是「平起平坐」的人,競爭過民進黨台北市議會黨團負責人,也在民進黨台北市長初選中爭過你死我活,因而落得個他與陳水扁存在著「瑜亮情結」的「佳話」。


因此,謝長廷的「位子」,只能高不能低。但倘是「行政院長」,他的年齡已經偏大,可能不符蔡英文的要求。「立法院長」,這確曾是謝長廷曾經有過的念頭。而要當選「立法院長」,首先就必須當選「立委」。


謝長廷怎樣選「立委」?本來,以他的資格,完全可以要求被列名在「不分區立委」名單,並要安排在「安全位置」內,而且還要列在最前面位置,以保存他的尊嚴。但是,這與謝長廷的風格並不吻合。他在首次出任民進黨主席時,就堅持「不分區立委」名單必須安排弱勢群體代表或缺乏選戰能力的清新學者,並制定了一個頗為合理的排名及初選規則。既此,他就不可厚著臉皮去佔這個「便宜」。


因此,就只能是去參選「區域立委」了。但是,作為曾任黨主席,總綰過黨的協調提名參選人大權的謝長廷,不能「坐享其成」。必須到艱困選區去,為民進黨「開疆闢土」。當選了,就可為參選「立法院長」提供政治資本,讓黨內別的派系口服心服;落選了,也沒有甚麼,因為這是「非戰之罪」,他反而會獲得黨內的尊敬。


實際上,謝長廷也曾考慮過到民進黨的艱困選區去「開疆闢土」,雖然也曾傳過他的從政起步點的台北市參選,但由於他的發跡地(參選並當選台北市議員)大同區的民進黨支持者不少,在民進黨大勝「九合一」選舉的「餘威」之下,還不能算是民進黨最艱困的選區;而他首次參選並當選「立委」的是士林北投選區,他的兒子謝維州才剛在「九合一」選舉中當選台北市議員,儘管可以譜出一曲「父子同選區」的佳話,但似乎謝長廷卻敬謝不敏。


實際上,謝長廷確曾考慮過到民進黨的艱困選區參選。而他曾經考慮過的真正艱困選區,是高雄市的左營楠梓區。高雄市有八個選區,其中六個已為民進黨所據有,只要能攻克另兩個由國民黨擁有的選區,民進黨就可實現「全壘打」。其中一個是小港前鎮區,這個選區本來就是民進黨的大票倉,民進黨的候選人躺著選也可當選。但在四年前,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卻不惜脫黨也要佔這個選區的「便宜」,因而形成了民進黨「鷸蚌相爭」的效應,讓他和已在此經營多年、爭取連任的郭玫成雙雙落選,而讓國民黨的林國正「漁翁得利」。今次陳致中「捲土重來」,最後卻因為徐佳青的「爆料」,而迫使陳致中退選,由獲得陳菊市長支持的賴瑞雄勝出,屬於「謝系」的陳信瑜敗走麥城,民進黨能夠「收復失地」的機率甚高,謝長廷似乎更不應在此「插針」。


剩下的唯一艱困選區就是左營楠梓選區。這個選區的軍公教人員和中產科技人員很多,因而是民進黨的艱困選區。謝長廷倘在此一選區參選並當選,就將能「方顯出英雄本色」。但由於「新潮流系」的前副市長劉世芳,已在陳菊的支持下捷足先登,謝長廷一方面要服從黨的安排,另一方面為避免被國民黨「見縫插針」,煽起「謝新大戰」的輿論大火,因而作罷,失去了建功立業的機會。因此,謝長廷的「立法院長」之夢,肯定已是難圓。


其實,謝長廷最佳的戰略位置,是在海基會出任董事長。在蔡英文堅持不承認「九二共識」之下,在她當選並出任「總統」之日,就是海峽兩會關閉協商大門之時。但屆時「小英政府」仍需尋求一切機會,與對岸打交道,尤其是爭取以某種形式為此海峽兩會的聯絡,及相機進行「澳門模式」的單項性協商。由此,承認「一個中國」,提出「一中憲法」的謝長廷,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就可減輕蔡英文的「原罪」。即使未能恢復兩岸談判,也可藉著海基會董事長這個職務,以探望大陸台商的名義,經常到大陸各地走走,並籍機與大陸相關官員溝通交流,甚至是達成某些協議。


不過,向來對為民進黨打開兩黨交流大門抱有強烈企圖心的「新潮流系」,也正對海基會董事長的位子虎視眈眈。而「新潮流系」與謝長廷也是黨內一對「大冤家」,因而「謝新必有一戰」。據說,「新潮流系」的人選是洪其昌,而洪其昌近年也頻頻往大陸跑,甚至被大陸舉辦的各種大型活動中,當作是民進黨的「代表」,與國民黨、親民黨、新黨的黨魁或秘書長一道,坐上主席台,與大陸高官甚至是中共政治局委員是「鄰座」。因此,洪其昌將是謝長廷的海基會董事長的強勁競爭對手。不過,以在黨內的資歷而言,倒是洪其昌比謝長廷差了一大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