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洪秀柱表態卻非宣佈參選的背後考量


國民黨「小辣椒」洪秀柱昨日舉行記者會,表態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但卻又聲稱不是正是宣布參選。由此,人們都在懷疑,她並非真的是有意參選「總統」,而是眼見黨中央在目前國民黨士氣如此低迷之下,卻仍然遲遲沒有決定「總統」初選日程,及朱立倫對是否參選「總統」仍然猶豫不決,似是為了愛惜羽毛而逃避責任,因此要表演一場「拋磚引玉」式的大戲,催促朱立倫主席盡快作出決定,以消除基層焦慮。實際上,洪秀柱昨日也並不諱言,希望國民黨的「總統」初選機制趕快出來,如果所有程序要拖到最後,人選才出來,所有的動員時間恐怕來不及,「這是我們之所以焦慮的地方」。她還聲稱,進行一場初選的君子之爭,不會因為競爭而影響團結,樹立國民黨內的民主風範,這是非常重要,「成功不必在我」。


或許是「陰謀論」,也或許是事有湊合。本來,洪秀柱此前也曾透露過自己將會參選「總統」,但前提是在黨內沒有人參選的情況下。然而現在卻是黨中央尚未宣布「總統」黨內初選時程,因而也就並不存在「黨內沒有人參選」的前提。而她就突然「毀諾」提前表態將會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卻又聲稱不是正式宣布參選?除了是她公開表述的希望國民黨能盡快結束目前這種混沌未清的亂象之外,還有甚麼背景原因而促使她演出這台真假難辨的大戲?如果將之與王金平前日的虛晃一招聯繫起來,或可看出其中或有的奧妙:


一、本來,外省人出身、對國民黨忠貞不貳的洪秀柱,是被馬英九視為「立法院長」的接棒人選的,而且也在刻意培養她,因而推出並支持她參選「立法院」副院長,讓她能跟班學習,積累經驗。而有幾次王金平因事請假,洪秀柱在代理院長職務,主持院會或黨團協商時,也表現得有板有眼,可以勝任。而且得馬英九歡心的是,洪秀柱雖然也總視在藍綠兩陣營之間進行協調磋商,但卻更堅持原則,並不像王金平為了兩面討好而圓滑到出汁流油,以至是放棄原則。因此,倘是由洪秀柱接任「立法院長」的話,確實不啻是較佳人選。因此,前年「九月政爭」發生時,政壇上就有馬英九要籍著「關說案」趕走王金平,扶正洪秀柱之說。但因王金平發動司法反擊戰,保住了自己的國民黨黨籍,而使此一計劃功虧一簣。


二、洪秀柱此前是籍在台北縣(即今新北市)參加「區域立委」選舉而進入「立法院」,並連任多屆的。但從二零零八年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新選制開始,國民黨都安排她循「不分區立委」途徑參選,至今已是連續兩屆。按照國民黨的內規規定,在明年初的「立委」選舉,她已不能再循「不分區立委」參選。倘是要維持「立委」身份,就必須返回新北市,參加「區域立委」選舉。然而,直到國民黨的「立委」初選領表登記作業截止,她卻都沒有領表登記,亦即放棄參加「區域立委」選舉,這就等於是斷了「立委」以至「立法院長」之路。洪秀柱為何沒有登記參選,其真實原因外人當然難知。但從一般規律看,無非是因為她已離開原選區六年多,疏於選民服務,與選民的聯繫已趨淡弱。在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下,參加「區域立委」選舉的風險極大。縱使是新北市的軍公教人員較多,但在近年選民結構發生較大變化,尤其老一輩逐漸流逝,新一輩蜂擁崛起下,國民黨的「鐵票倉」也已開始「生鏽」,君不見原本是國民黨候選人「躺著選也可當選」台北市也已發生了劇變?新北市的中南部新入籍住民甚多(在台北市打工的中南部移民,購賣或租賃不起台北市的高價住宅,因而多在新北市居住),他們有著中南部居民「寧願肚子扁扁,也要票投阿扁」的思維基因,未必都是國民黨的擁躉,洪秀柱沒有勝選的把握。當然,國民黨中央仍可以「徵召」方式讓她參選,但前提是必須是到艱困選區,而不是在「躺著選也可當選」的選區。因為這樣的選區,必定會是「爭破頭」,有多人報名參加,黨中央必須秉持公平原則,不可採用「徵召」方式。也就是說,洪秀柱無法享受「保送上壘」的特權。


三、或許,洪秀柱仍是寄望於朱立倫,能夠修改黨內規章,打破「不分區立委」只能兩任的規定。但朱立倫在宣布參加國民黨主席選舉時,就已將黨的遵守規章制度作為其參選政綱之一;昨日朱立倫再次斬釘截鐵地表示,目前還沒有討論修改「不分區立委」的提名制度。他不能自毀諾言、自損形象。這就不但是斷了已經連續三屆參選「不分區立委」的王金平的老路,也斷了洪秀柱再次循「不分區立委」重返「立法院」之路。何況,即使是朱立倫最後迫於情勢,必須為穩住王金平而修改黨內規章,受益者也只能是王金平一人,而不能「惠澤」於洪秀柱。實際上,上次馬英九的修章,明定是「王金平條款」,只有「現任立法院長」才可適用,而且還是下不為例。當然,朱立倫在盱衡大局後,在打破「不得兩任/三任」限制的同時,也將「王金平條款」擴展到「現任立法院副院長」,但會否因為遇到黨內反彈而致「窒礙難行」,還不知道。當然,如果國民黨上下都懷有「危機感」,拋開個人的利益攀比情結,團結一致,還是可以的。


四、王金平近日玩弄玄虛,說是有「重大宣佈」,讓人以為他將會正式宣布參選「總統」,卻又並非如此,但又聲稱沒有人「我還年輕,有能力做事情,保持這樣年輕狀態,不想累、不覺得累,該做的事,努力以赴!」這一席話仍然引發外界浮想聯翩。或許,洪秀柱的表態將參加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是為了牽制王金平,堵塞王金平參選之路,並迫使朱立倫結束目前的優柔寡斷狀態,及營造當年張玲聯署催迫馬英九參選台北市長的氛圍,及全黨立下即使是朱立倫落敗,也只能算是「非戰之罪」,無須為此而辭去國民黨主席的無形共識,讓朱立倫無後顧之憂地迎戰蔡英文。


實際上,目前國民黨內的氣氛很沉悶。由於「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因而這一仗除了是保住國民黨的江山之外,還有一個眾多「立委」候選人,需要一個有力的「總統」候選人,作為「母雞」帶領他們這些「小雞」的選情的問題。現在看來,馬英九心目中的「頭馬」吳敦義起不了這個作用,王金平將會遭受「擁馬派」的反彈,李鴻源「未夠班」,只有朱立倫才能發揮此作用。因此,洪秀柱只能以演出這一場「似真疑假」的大戲,來刺激朱立倫。當然,由於她「護駕」有功,不排除朱立倫將讓她作其「副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