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兩顆土豆仁出山國民黨選情將雪上加霜


正當民進黨的「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好整以暇,挑戰國民黨的「長期執政」之夢,準備當台灣地區的第一位「女總統」,而國民黨中民調最高的朱立倫至今仍是「怯戰」、「畏戰」、「避戰」,急得「小辣椒」洪秀柱以表態參選卻不是宣佈參選的手法,意圖刺激起國民黨內的鬥志之際,昨日傍晚台灣政壇上又傳來了驚人的消息,謂積極為「總統」大選佈局的蔡英文,找來民進黨資深大老邱義仁、吳乃仁「雙仁」加入輔選陣營,擔任選戰「智囊團」,希望能借重「雙仁」二零零零年及二零零四年幫陳水扁操盤勝選經驗,讓蔡英文贏得關鍵一役奪回執政權。而邱義仁、吳乃仁是民進黨內「新潮流系」的元老,也是黨內擅於操盤的「軍師」,這將是邱義仁、吳乃仁兩人繼二零零四年襄助陳水扁連任成功后,再度攜手合作。兩人主要任務就是發動地方拔樁「割喉戰」,首波攻勢鎖定最大假想敵是國民黨主席朱立倫的地盤新北市。這一消息無疑替綠營注入一記強心針,對於國民黨來說,更不啻是「雪上加霜」。


實際上,邱義仁和吳乃仁二人都是民進黨「新潮流系」的元老,也是「新潮流戰略之神」,其中邱義仁還被稱為「永遠的秘書長」。由於兩人的名字都有一個「仁」字,因而有「兩顆土豆仁」之說。在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四年兩次為陳水扁操盤「總統」選戰中,兩人都展現了其精準的判斷力和嫻熟的輔選技巧。其中,邱義仁擅長於謀略策劃,以險招奇招致勝,「兩顆子彈」一直被外人視為他的「傑作」,他那「一抹微笑」,更惹起人們的揣測。而「割喉割到斷」、「遍地烽火」更是令到國民黨大吃苦頭。據《破曉—二零零零陳水扁勝選大策略》一書透露,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中,宋楚瑜的民調一直走在前面,陳水扁則是遠低於宋楚瑜。就在此時,陳水扁競選總部拿到了宋楚瑜「興票案」的材料,有人主張拋出以打擊宋楚瑜。但邱義仁經過研究,由民進黨來打「興票案」,可能會起反效果,因而不如「禮讓」也拿到此資料的國民黨來打。果然,在國民黨「立委」楊吉雄開打「興票案」後,由於涉及到蔣家,國民黨的連戰未能因此而得益,宋楚瑜更是遭到迎頭一擊,此為其民調急跌的「拐點」,而陳水扁則在「鷸蚌相爭」中「漁翁得利」。此為策略戰的經典之作。


而吳乃仁則將民間企業運營模式帶入台灣選舉,注重經營,主攻組織動員,挖角拔樁,是打陣地戰、組織戰好手,他要求主要幹部像開拓市場一樣認真經營基層選區,召集固定黨員,部署核心幹部,強化動員能力,遇上人事佈局,基層組織可以協助本系統成員卡位,遇上選戰,則可以層層負責,黨中央算到票票精準,哪個選區票少、哪個候選人實力不足,吳乃仁一清二楚,可以隨時調用最高票者以一定數量補充票少成員,使當選人數極大化。吳乃仁的宣傳戰也是張力極強,尤其是在二零零一年的「立委」選舉中,他在民進黨秘書長的任內,推出的系列「再怎麼野蠻」系列,將泛藍「立委」刪除各項預算的鏡頭搬上電視,就緊緊地抓住了選民們的心,使許多優質國民黨「立委」箭落馬,民進黨贏得八十七席的大勝,一躍成為「立法院」第一大黨。


但後來,「兩顆土豆仁」在對待陳水扁的態度上發生了分歧,先是吳乃仁第一個站出來反對陳水扁的「二零零六公投制憲」,後是在扁家弊案爆發後,吳乃仁又要求陳水扁下臺和民進黨反省,開始與陳水扁及邱義仁反目。另外,在兩岸交流政策方面,主張大膽西進的吳乃仁與反對兩岸交流的邱義仁漸行漸遠。二零零六年民進黨「全代會」通過「解散派系」的決議,「新潮流系」分裂為以吳乃仁為首的「北流」和以邱義仁為首的「南流」,兩人分道揚鑣。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中,吳乃仁不能原諒謝長廷將「新潮流系」的「立委」參選人打成「十一寇」,而堅決拒絕為謝長廷輔選。後來,邱義仁與吳乃仁兩人都被捲入弊案,遭到起訴以至判刑及入獄服刑。


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蔡英文似乎更為信任吳乃仁,委任他為競選總幹事,而只讓邱義仁當一名不用坐班的競選總部諮詢顧問。蔡英文敗選後,進行為期九天的反省與檢討總統敗選之旅。邱義仁爆料「民進黨在這次『總統』大選敗選,有部份原因在於未參酌中央黨部所做民調」。他指出,早在投票日一個月前,擔任蔡英文競選總部總指揮的謝長廷就已發現馬英九的施政滿意度由百分之四十逐步上竄至百分之五十,經向競選總幹事吳乃仁反映,未見總部提出更積極的有效對策。而民進黨中央民調中心的內部機密民調資料也顯示,在選前呈現的是蔡英文落後六至八個百分點,很接近投票結果,是由民調中心主任陳俊麟直接提供給吳乃仁和邱義仁的。當時,邱義仁立即向吳乃仁反映民調落後情事,但吳乃仁卻引用針對各縣市所做的一份不明來源的民調資料,直指各縣市民調加總後,蔡英文領先馬英九一至二個百分點,邱義仁為此與吳乃仁爆發口角,認為吳乃仁應要採取積極作為,才能扳回頹勢。選後邱義仁很自責,認為當時如不與吳乃仁發生口角,至少還能勸服吳乃仁進行策略操作,也應能發揮四至五成的火力去反制對手。


由於有此背景,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中,儘管蔡英文有意再次邀請「兩顆土豆仁」出山,但兩人是否能衷誠合作,仍是未知之數。而曾經受到冷落的邱義仁,是否願意為蔡英文總綰選戰大盤,也不得而知。倘兩人是為了民進黨的「江山」而摒棄前嫌,蔡英文也能對邱義仁待之以禮,相信一直信奉「老二哲學」的他會放下私人恩怨。倘果如此,「兩顆土豆仁」就又將走到一起,密切合作,互補長短,為蔡英文操盤「總統」大選,拿出二零零零年後二零零四年兩人為陳水扁輔選的能力和魄力來,國民黨的選情就將是「雪上加霜」,國民黨應當有高度的危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