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太陽花將像微甘菊那樣繞瘦纏枯民進黨


乘著「太陽花學運」的東風,「第三勢力」迅速崛起,紛紛成立政黨,宣佈將參加明年「立委」選舉。但所「第三勢力」者,多是烏合之眾,聚散無時,即使是能成立政黨,也只能是「柔性政黨」,缺乏嚴密的組織結構,也沒有嚴謹的黨員登記制度,因而極為容易因一些很小的理念和利益差異,就發生分裂。實際上,當初貌似來勢洶洶的「公民組合」,就因參選「立委」利益擺不平而分裂為「時代力量」和「社會民主黨」兩個政黨。昨日,社會民主黨就「修憲」問題舉行記者會,這個被民進黨視為「友黨」的小黨,為了在藍綠兩大黨的罅縫中尋找生存及發展空間,竟然兩面開刀,固然是猛砍國民黨,但連民進黨也不放過,讓民進黨人看在眼中,滋味肯定不會好嘗。而時代力量則拉來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隆而重之地走進攝影棚拍攝宣傳照,也有著為了表明自己的「第三勢力」定位,要與民進黨「別苗頭」的姿態。這可能要讓不少民進黨人驚呼,「盟友」可能會變成「掹友」,把民進黨的部分基本選民「掹」到「第三勢力」那邊去。因此,蔡英文和不少民進黨人原先的要借助「第三勢力」,在明年初的「總統」大選後「立委」選舉中,實現「完全執政」的美夢,可能難圓。


實際上,雖然「第三勢力」號稱不同於藍綠兩黨,但由於其反對國民黨,反對兩岸交流合作的政治立場,以至在台灣地區內部事務上走左傾路線等政治主張,均與民進黨較為接近,因而當主要由「第三勢力」青年團體發動的「太陽花學運」星期時,就見獵心喜,以為可以找到一支強壯有力的同盟軍,壯大反對「馬政府」,反對兩岸交流的陣容,並希望在明年初的「總統」大選中,利用借助「第三勢力」的特性,吸收那些原本有可能會在公職選舉中選擇國民黨候選人的「左」傾亦即經濟或中間選民,以達成在「立委」選舉中與民進黨合進合擊,幫助民進黨攻克艱困選區,攜手拿下「立法院」過半議席,再在「立法院長」選舉中進行默契合作,在加上蔡英文已經篤定當選的「總統」,屆時就可實現行政權和立法權都掌握在手中的「完全執政」。


誠然,民進黨與「第三勢力」的互相依賴,互相幫助,是顯而易見的。在去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中,學生們利用民進黨及其外圍團體發動的「包圍立法院」活動,出其不意地衝進「立法院」,實施「佔領」行動;而民進黨「立委」則為學生們把守議場大門,利用「立委」特權阻止駐院警察進入議場執法,還向佔據議場的學生送水送糧,協助學生們鞏固「佔領」行動的成果,並反過來把民進黨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行動和效應擴大至無限化。更重要的是,民進黨原本在蔡英文二零一二年輸選「總統」而被凸顯的弱項——輸在兩岸關係政策的最後一哩路,經「太陽花學運」此一役,反而其在公職選舉中的重要性大被削弱,並在整個社會中形成對民進黨有利的氛圍,致使民進黨奪得「九合一」選舉的重大勝利,並劍指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當然,「太陽花學運」的參與者,也有若干人當選為縣市議員或市民代表。部分「太陽花學運」的參與者,乘此東風,成立「第三勢力」政黨,並決定參加明年一月的「立委」選舉。


由此,蔡英文以為鴻鵠將至,「第三勢力」政黨參加「立委」選舉,將有利於民進黨在明年一月「二合一」選舉中的選情及選舉結果:在「總統」大選方面,可以借助「第三勢力」政黨,將過去在「兩個爛萍果」中,最終選擇了比較「不爛」的國民黨的中間亦即經濟選民拉過來,轉投蔡英文;在「立委」選舉中,則是利用「第三勢力」政黨去吸引過去同樣也是傾向於國民黨的中間選民,以扯低國民黨的得票率。


表面上看,蔡英文的算盤還是打得蠻響蠻精的。但冷靜下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其實,誠然,在「總統」大選方面,「第三勢力」政黨或將會幫蔡英文的大忙;但在「立委」選舉方面,「第三勢力」政黨既然能夠「拋個身」出來參選,就必然是「才土必爭」,而不是「選假的」。在此情況下,「第三勢力」政黨固然是將會扯走國民黨的若干中間選票,但由於「第三勢力」政黨的主要政治主張與民進黨基本重疊,倘其所推出的參選政綱比民進黨更新更動人,就難免會導致部分原先民進黨的支持選民,基於「貪新厭舊」的心理,轉投較為清新的「第三勢力」政黨,尤其是在政黨票方面,就將會拉走民進黨的部分政黨票,致使民進黨所獲分配的「不分區立委」名額有所減少。


實際上,如果「立委」選舉是實行過去的在個人票是「複式選區」,在政黨票是「聯立制」的話,「第三勢力」政黨的參選,將不會對民進黨造成太大的衝擊,反而將會在個人票方面,一方面協助民進黨攻擊艱困選區(能否攻克是另一回事),讓民進黨能集中精力去經營非艱困選區,而「第三勢力」政黨自己也可在討厭「兩個爛蘋果」的選民中討得選票,並因每個選區都安排了多個應選名額而或將會贏得「區域立委」的若干議席,而且還不會衝擊民進黨候選人的選情及選舉結果;另一方面,由於政黨票亦即「不分區立委」的計票方式是實行「聯立制」,也不會對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選情造成侵蝕。


然而,現在實行的是「單一選區兩票制」,這對民進黨來說麻煩就大了。危機主要是發生在政黨票方面,由於是實行「並立制」,「第三勢力」政黨的參選,就將會明顯地侵蝕民進黨的空間,估計將會拉下民進黨二到三個「不分區立委」議席,但由於分配「不分區立委」席位的「門檻」仍然是百分之五,「第三勢力」政黨已經分裂,分為多個政黨參選,分散選票,可能沒有任何一個政黨可以跨越這道「門檻」,因而未必能分配到「不分區立委」議席,但又因部分原本應屬於民進黨支持者的選民,因「貪新厭舊」心理發酵,而實行「分裂投票」,即個人票仍然投給民進黨的「區域立委」候選人,但政黨票亦即「不分區立委」選票則改為投給某一「第三勢力」政黨。由此,「第三勢力」政黨或將能藉著分配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已降低至百分之三點五,而得以領取到政黨選舉補助金,作為黨務活動經費。


而在個人票亦即「區域立委」方面,雖然總體佈局不會對民進黨產生較大影響,但仍將會有局部的衝擊。蔡英文的如意算盤是,在七十二個選區中,民進黨專攻四十個鐵票區或有機會「得手」選區,三十二個艱困選區則與「第三勢力」政黨協商,「禮讓」出若干個選區給「第三勢力」政黨經營。但卻因「僧多粥少」,使得蔡英文的如意算盤打不響。比如,在台北市大安區,「社會民主黨」的範雲和林昶佐都要選,後林昶佐退出,要去中正、萬華區,但民進黨的現任市議員童仲彥已經在此「插旗」,因而必然將演出「鷸蚌相爭」的鬧劇,讓國民黨爭取連任的林郁方輕鬆應戰。另有一個例子,是民進黨已與「時代力量」「喬」好,「禮讓」洪仲丘的姐姐洪慈庸在台中市后里等選區參選,但她的舅舅胡世和又要出來在新北市新莊選區參選,分明是要在民進黨的口中搶肉吃,氣得也要參選「立委」的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新潮流系)在臉書上大罵「吃相難看」。
看來,民進黨向「太陽花」勤澆水施吧,而「太陽花」就象微甘菊那樣,在長大後就緊緊纏繞著民進黨這棵大樹,將其纏瘦,甚至纏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