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趙天麟隨團訪陸有黨職身份及其後續效應


台灣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昨日率領海基會董監事訪問團,啟程前往大陸訪問。按預定行程,該團在抵達鄭州後於傍晚與河南省委書記鄭庚茂會面,今日轉赴洛陽參訪,明日下午前往西安,傍晚在陝西賓館與陝西省委書記趙永正會面,後(十)日中午則在西安宴會中心,舉行大陸海協會長陳銘德與台灣海基會董事長林中森的正式會面,據說林中森將會向陳德銘提出關於國務院六十二號文件對大陸台商經驗造成困擾的問題。後日晚上,訪問團一行搭機返台。這個行程安排,比三月中旬時海基會發布的新聞稿,少了兩天,亦即刪去了訪問廈門的行程。有些遺憾。


但與這個董監事訪問團成員中,首次有既是民進黨籍「立委」,更是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的趙天麟,作為首位以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現職身份隨團登陸的驚喜相比,就足可完全抵消上述遺憾有餘。實際上,訪問行程的增刪,儘管有時也基於某種政治因素,但畢竟還是屬於技術問題,而民進黨現職中國事務部主任以海基會董事身份隨團登陸,而且還將與海協會會長陳德銘會面,則無論是對海基會來說,還是對民進黨而言,都是具有「破啼兒」的意義,因而海基會此次董監事訪問團的活動,將會因為有趙天麟在內而備受矚目。而恰巧就在趙天麟此次跟隨海基會董監事訪問團訪問大陸之時,民進黨將與明日召開中國事務委員會會議,因而說不好也含有為因應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結果,海基會重組為「民進黨版」後,如何與大陸海協會進行互動而進行探索的意涵。


實際上,本來在馬英九上臺後,海基會董事長訪問大陸已是頻密進行,單是林中森於二零一二年九月接任海基會董事長之後,已經訪問大陸二十多次;而海基會董監事組團訪問大陸也已不是新聞。但今次卻有些特殊,就是在團員中,首次有具有現職的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的董事在內。儘管在過去,已經有不少民進黨籍的「立委」及其他黨職人員訪問過大陸,包括趙天麟本人也曾經陪隨過謝長廷訪問大陸,但作為現職的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訪問大陸,卻是首次。盡管他並非是以此身份單獨或組團登陸,但畢竟他具有民進黨中央黨部高級黨職,尤其是中國事務部主任的敏感身份。而北京方面一直強調,中共與民進黨之間的黨際交流,必須以民進黨承認「九二共識」,放棄「台獨黨綱」為前提。儘管趙天麟今次的登陸,並非等於民共黨際交流,但也可說是重大的「突破」,體現了北京既堅持原則,又靈活調適的務實手法。


趙天麟能夠在擔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現職的情況下登陸,全拜海基會的董監事結構之賜。儘管《財團法人海峽交流基金會捐助暨組織章程》在規範海基會的組織架構時,沒有相關明文規定,但在海基會於一九九零年十一月成立並組成第一屆董監事組織後,就一直有一個不成文的傳統,在其董監事成員中,保留給並邀請各主要政黨的主管兩岸事務的黨職人員出任,不管是國民黨執政還是民進黨上臺,均是如此。因此,趙天麟在就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後,就作為民進黨的代表,出任海基會董事。但具有民進黨黨職的董監事,隨同海基會董監事訪問團訪問大陸,並藉著此機會坐上會談桌參興海峽兩會領導人的正式會談,卻則是首次。另外,由於在明晚陝西省委書記趙永正會見林中森時,陳銘德也將會作陪,因而趙天麟將會是兩度與陳銘德會面。而恰在這一天,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舉行會議。盡管趙天麟與陳德銘的會面,不是直接及正式的「民共交流」,但也總算是為「民共接觸」開了個頭。


趙天麟是民進黨內「謝系」主要成員,不知是巧合,還是刻意,就在趙天麟隨團啟程登陸之時,他的「謝系大老闆」謝長廷就在其個人主持的廣播節目上發表談話,再度呼籲民進黨內應調整兩岸政策。他指出,民進黨的兩岸政策讓美國能接受、中國大陸能容忍,當然是最好;但若民進黨的兩岸政策不能滿足這些條件,就不一定能贏得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儘管謝長廷的這番話,主要是向將於明日主持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會議的蔡英文「喊話」,但在一定意義上,也含有為自己的愛將趙天麟的大陸之行「壯行色」之意,不排除也有倘在明年民進黨執政後,為自己爭取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向兩岸當權者進行「輿論鋪墊」。


也是湊巧,曾在陳水扁卸任「總統」前最後一年擔任過海基會董事長,屬於民進黨「新潮流系」大老的洪其昌,也在於前日發行的新書《面對:民進黨菁英的兩岸未來》中撰文,期待民進黨能夠表述,如果二零一六年執政後,「將不追求台灣法理獨立」,民進黨內能孕育出《中華民國決議文》,因為「中華民國」是台灣社會最大的共識。 這可能涉及對《正常國家決議文》進行修正等配套,這將考驗民進黨的成熟度,尤其是民進黨領導人有無這樣的高度和自信。


而謝長廷的上述談話內容,有部分就是因應洪其昌的這項論述而發。因此,這兩位最有機會在明年「政黨輪替」後出任「民進黨版」海基會董事長的人士這番「空中交流」,就隱然含有「位置爭奪輿論戰」的影子。


實際上,明年一月的「總統」大選,倘果是由蔡英文當選,在五月二十日就職後,就勢必會改組海基會,安排民進黨人出任海基會董事長和秘書長。本欄日前《謝長廷未來最佳位置應是海基會董事長》一文刊出後,引起不少台灣朋友的注意和贊同,但也有人指出,倘蔡英文為回饋輔選有功的「新潮流系」,不排除會讓已「輕車熟路」的洪其昌「回鍋」。


但就兩人在民進黨內的資歷及地位而言,謝長廷仍然比洪其昌佔有很大的優勢。倘是由謝長廷出任海基會董事長,趙天麟接任海基會副秘書長或以上的職務的可能性,就將會較大。實際上,二零一二年謝長廷訪問大陸,是以「台灣維新基金會董事長」的名義進行的,而翌年在香港舉行的第一次「紅綠」研討會,台灣方面的主辦者也是「台灣維新基金會」,而這兩個在民共接觸史中具有極為重要地位的活動,在籌備及進行過程中,作為「維新基金會」重要成員的趙天麟,都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並因此而與大陸涉台系統頗為諳熟。因此,蔡英文再次出任民進黨主席後,除了是為了報答謝長廷對她的支持,也是出於尊重在黨內頗具實力的「謝系」的考量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留有一個與大陸進行接觸的窗口,而委任趙天麟出任中國事務部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