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總統」初選時程制定顯底氣不足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用白居易這句詩作來形容國民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候選人提名作業時程暨作業要點的出爐,最為貼切不過。


本來,在四月上旬定出初選時程暨作業程序,從一般選戰規律來看,並不算遲。但由於今次第十四任「總統」大選的初選作業,卻遇到較為特殊的情況,就是在「太陽花學運」尤其是遭遇「九合一」選舉大敗之後,國民黨的士氣嚴重受挫,而民進黨則極有機會捲土重來再次實現政黨論壇,在「國民黨必敗」的不戰自敗氛圍瀰漫之下,仍有條件一搏的人擔心羽毛折損而態度曖昧不明,「怯戰」、「畏戰」情緒嚴重而擺出一副「避戰」的姿態;沒條件的人卻或是企圖心勃勃有意籍機大展宏圖,或是被人哄抬也有心試試「坐轎子」的滋味,而絲毫不新不考慮自己是否具有應有的戰鬥力;有人則是「皇帝不急太監急」,意圖以自己的表態參選來煽起黨內初選的氣氛,催迫被黨內多數同志認為是最佳的人選,掙脫各種私心雜念宣布參選。在這種混沌不明的氛圍下,黨內初選時程倘仍未出台,就將反過來進一步惡化黨內的氣氛和鬥志,形成惡性循環,更為不利於國民黨的「總統」以至是「立委」選情,使得本來仍有一搏的機會白白地流失掉。因此,與常態時期相比,國民黨中常會今次在四月上旬的昨日才通過《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總統候選人提名作業時程暨作業要點》,就顯得扭扭捏捏、婆婆媽媽,「千呼萬喚始出來」了。


實際上,國民黨與其最主要的對手相比,首先在「總統」參選人大產生方面,氣勢就輸了一大截。蔡英文主席在領導民進黨打贏「九合一」選舉後,個人聲勢高漲,成為泛綠陣營共主,參選「總統」已是「舍我其誰」。但她仍是要「去到盡」,挾著「九合一」選舉大勝的餘威,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宣布提前進行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時程,打得本來還想落場試一試的蘇貞昌、賴清德措手不及,只得分別以「適當」的方式宣布棄選。蔡英文以此方式而無需經過黨內初選就獲得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提名權,手起刀落,乾脆利落,避免了在黨內初選過程中有可能會發生的激烈廝殺,更有利於凝聚黨內鬥志,為贏得「總統」大選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氛圍及條件。而且,蔡英文在黨內「總統」提名權定於一尊後,立即進行走行程單活動,全島城鄉各處走透透,儼然就已是正是進入「總統」競選宣傳日程,直把自己的人氣煽動得旺而更旺。相比之下,國民黨不但是全黨士氣低落,黨內「天王」因愛惜羽毛而「怯戰」,而且連黨內「總統」初選時程也是遲遲難出爐,讓「藍皮綠骨」的王金平有機會向黨中央打探,向外界呈現出一種必將分裂的境象。這兩重負面因素疊加影響,對拉抬氣氛更為不利,起碼是輸了頭陣,缺乏迎接「總統」大選,掀起「總統保位戰」熱潮的應有氣勢,予人「未戰先敗」的強烈感覺。


而今,國民黨的「總統」初選時程,在「千呼萬喚」之下終於出台了,但仍有不夠明朗之處,有如「猶抱琵琶半遮面」,可能會使得國民黨的「總統」黨內初選,受到黨內外、島內外各種因素的影響,而瞻前顧後,吞吞吐吐,進行得並不順利。倘此,與民進黨的蔡英文已是一路乘坐「直通車」的態勢相比,又增多一重劣勢。


首先,就是初選辦法。在幾天前,由於黨內初選時程遲遲未能出台,使得黨內對初選辦法的各種雜音,有機會佔據輿論高地。其中一種聲音,就是要求以「全民調」方式來決定「總統」參選人。有趣的是,提出「全民調」方式的,不但有「挺王立委」,也有「挺朱立委」,而且也已分別進行連署作業,可見立場不同的兩股政治勢力,卻在「總統」提名方式上呈現難得的相同。但昨日中常會通過的《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總統候選人提名作業時程暨作業要點》,卻是充滿濃厚的朱立倫「按規章制度辦」的色彩,仍然根據《黨員參加公職人員選舉提名辦法》的相關規定,「總統」候選人的提名,由中央委員會依據「黨員投票」(佔百分之三十)與「民意調查」(佔百分之七十)之結果,決定提名名單。但為增加協調空間,經所有登記參選同志二分之一以上(含二分之一)協調同意,得不辦理黨員投票,而以兩家民調機構調查結果作為建議提名的依據。登記參選同志對於是否辦理黨員投票協調不成時,得經中常會,中常委三分之二以上(含)出席、二分之一以上(含)同意,決定不辦理黨員投票,而以兩家民調機構調查結果作為建議提名的依據。在決定「總統」提名名單,報請中常會核備後,提報全國代表大會通過。「副總統」候選人的提名,由「總統」候選人推薦,報請中常會核備後,提報全國代表大會通過。


中常會沒有接納「全民調」的建議,可能有各方面的考量。在理論上說,「全民調」較能反映參選人大民意支持度,符合提出最有勝算機會的人選的原則,並縮小「黨意」與「民意」的差距。但在實質操作上卻可能會有困擾,就是將會遭遇對手進行技術性騷擾,暗中動員民進黨人或其支持者,在接到執行民調作業的機構的調查電話時,故意提供滲水的回答,比如贊成最無機會勝選的參選人,壓抑勝選機會可能最高的人選,而致造成黨中央誤判,提名勝選機會較低者代表國民黨參選,這樣蔡英文就將會贏得更加輕鬆了。
但以「黨員投票」與「民意調查」三七開的方式,決定「總統」提名人選,同樣也將會遇到困擾,而且其後遺症還將更為嚴重。實際上,去年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的黨內初選方式,就是採用這個辦法的,而在「黨員投票」部分,「挺連派」與「挺丁派」之間的慘烈廝殺,至今仍讓人們心有餘悸。相信,今次「挺朱派」(倘朱立倫最後在眾人的哄抬下決定參選的話)與「挺王派」之間,也將會有一場「見骨見血」的慘烈廝殺,就像二零零五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挺馬派」與「挺王派」的激烈廝殺那樣。倘果如此,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尚未出爐,黨內就已是遍體鱗傷,沒有戰鬥力去迎戰蔡英文了。


其次,是由於國民黨的「總統」黨內初選時程,正好與「國共論壇」的舉行日期交叉重疊,因而兩者將會產生交疊影響。當然,這個影響到效果是正面還是負面,現在還難以預料;但畢竟是充滿了不確定性,風險甚高。實際上,朱立倫作為國民黨主席,必須留在台灣主持黨內初選作業,能否在此時率團前往大陸出席「國共論壇」,實在是令人懷疑。尤其是倘他宣佈參加黨內初選,而此刻他前往參加「國共論壇」,還須考量對其選情究竟是「加分」還是「減分」的問題。但在國民黨主席是如同連戰、吳伯雄那樣的「陽春主席」的情況下,卻沒有出席「國共論壇」,這個「國共論壇」的政治意義就將會被拉低,連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面子也不好看。對此,「國共論壇」的聯合主辦者,無論是國台辦屬下「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還是國民黨中央的智庫,都將大費躊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