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共論壇舉行時間經過精心謹慎推敲


國民黨和國台辦昨日分別公佈了第十屆「兩岸經濟文化論壇」(即「國共論壇」)舉行的時間和地點,是定於五月三日在上海舉行。但卻沒有說明,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是否率團參加,更沒有說明,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是否會與朱立倫會面。不過,昨日台灣政壇傳出消息說,朱立倫將率團參加,並於「國共論壇」開幕後翌日前往北京,進行歷史性的「習朱會」。


而綜合「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昨日放風表示,馬英九支持並鼓勵朱立倫親自率團參加今年度「國共論壇」,並認為這可延續兩黨高層交流,也是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與「不統、不獨、不武」的政策,維持兩岸現狀的重要作為;及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是在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回答今年「國共論壇」是否將連帶舉行「習朱會」的問題時,表示「有確切消息會及時公布」,亦即不排斥「習朱會」等的權威人士的態度看,事情正在朝著朱立倫將會率團登陸出席「國共論壇」,及將會進行「習朱會」的方向發展。
不過,從國民黨和國台辦有關今次「國共論壇」消息的發布,首次沒有公佈國民黨方面的「領軍」人選的情況看,朱立倫對他自己是否親自率團出席,及是否進行「習朱會」,是曾經猶豫躊躇過。實際上,第十屆「國共論壇」本應在去年十月召開,而當時朱立倫並非國民黨主席,按以往慣例,在兼任黨主席的馬英九因受政治身份限制而未能出席的情況下,多由其他的副主席如蔣孝嚴等率團,就連朱立倫本人也曾以國民黨副主席的身份出席「海峽論壇」(並非「國共論壇」),因而作為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率團出席「國共論壇」,並不是什麼「問題」。但現在的「問題」卻是,國民黨本身以至台灣地區的政治社會氛圍,受到「太陽花學運」的衝擊,而原定舉行「國共論壇」的時間,正好是「九合一」選舉的前夕,因而延期。


而在「九合一」選舉後,由於國民黨慘嘗敗績,士氣低落,當年已經不再具備舉行「國共論壇」的氛圍條件,因而二零一四年就成為「國共論壇」自二零零五年開始舉辦之後,首次出現「空白」的年份。


馬英九因「九合一」選舉慘敗而辭去國民黨主席之職,朱立倫經補選程序接任黨主席。面對國民黨的低迷士氣,一向處事乾脆利落的朱立倫,在處理兩項重大事務時,也顯得猶豫不決。一是自己是否代表國民黨出戰「總統」大選,他既擔心因為敗選而折損羽毛,也擔心倘是辭新北市長職參選將會變成「兩頭不到岸」——在未能保衛國民黨的「江山」的同時,也因國民黨候選人在新北市長補選中飲恨,而致國民黨連最後一「都」也宣告淪陷,自己就成為國民黨事業的「罪人」。二是對是否率團出席「國共論壇」並籍此舉行「習朱會」,下不了決心,既擔心將加深社會上對國民黨「傾中」的觀感,更要防範民進黨指控「國共私下交換利益」,而貼上「賣台」的標籤。


但這一次,倒是此前一向有意無意地阻擋朱立倫政治前景的馬英九,反而鼓勵朱立倫「大膽地向前走」,當面力勸並鼓勵朱立倫「應該走一趟」。估計,馬英九是在其原先心目中的「接棒」人選吳敦義、江宜樺,不是「扶不上壁」,就是已經提前折損,國民黨已面臨「蜀中無大將」的危險境地,倘再阻擋朱立倫,就將不但是將會斷送國民黨的「江山」,導致自己念茲在茲的「爭取國民黨長期執政」之夢破滅,而且更為坐實社會上對自己「從鏡子裡找人」,以至是「心胸狹隘」的評價,因而不得不把希望寄託在朱立倫的身上,從而捐棄前嫌,轉為支持朱立倫,並鼓勵他大膽行事,「盡地一鋪」反而有「突圍」的機會。馬英九的態度轉變,使得朱立倫對黨內的「後顧之憂」得以徹底放低。


當然,正如台灣媒體所指,蔡英文的兩岸政策仍然模糊,並在台灣申請加入「亞投行」的議題上,繼續其「為反對而反對」的無理取鬧作風,令到台灣民意風向已有所轉變。因而現時反而是國民黨的好機會,朱立倫應該大打「兩岸牌」這支好牌,籍著「國共論壇」的平台,率團登陸並與習近平見面,而有可能會繼續營造並鞏固只有國民黨才能維持並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社會印象。實際上,從當前情況看,朱立倫率團出席「國共論壇」並進行「習朱會」,加分的機會較多。因為在「馬王政爭」尤其是「太陽花學運」、「九合一」選舉等事件的衝擊下,國民黨的支持度已跌至低到不能再低的最低點,即使是再發生甚麼負面事件,都不可能再跌了。何況,「國共論壇」及「習朱會」並非是負面因素,對國民黨及朱立倫有利。因此,恢復舉辦「國共論壇」,並探索進行「習朱會」的可行性及時機,也就擺在朱立倫的案頭上。


不過,由於曾經躊躇不決而耽誤了最適當大時間,當國民黨與對岸討論舉行「國共論壇」的事務時,卻碰上了國民黨已經不能再拖延「總統」黨內初選。兩者的交疊進行,有必要使其對國民黨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相反還要盡力抬升「國共論壇」及「習朱會」對國民黨的正面影響作用。因此,從國民黨中常會通過的《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總統候選人提名作業時程暨作業要點》中,將「領表與黨員連署」的時間,訂定為從四月二十日至五月十六日,竟有二十七日之多,就是精心及謹慎的設計。


實際上,當國民黨中央宣布「總統」黨內初選時程時,一些人看到不但是將「領表」與「黨員連署」合併進行,而且還拖長到二十七天,與隨後進行的從「查核黨員連署」到「號次抽籤」、「政見說明會」、「民意調查」及「黨員投票」的整個較為複雜的整個時程,也是二十多天相比,確實是「不成比例」的。這在十分重視的「比例原則」的國民黨來說,可見有些不合常態。而且與民進黨不但是提前進行黨內初選,而且還將整個初選的時程大為壓縮,形成鮮明對比。儘管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表示是為了大幅增加黨內的協調空間,及避免讓黨內具特殊優勢者「得利」,但不少人仍然懷疑,這是為朱立倫最後決定初選預留足夠的考慮時間,或參照「張玲模式」,讓「立委」有充足時間連署拱抬朱立倫參選「總統」。


但當國民黨中央昨日公佈「國共論壇」舉行的日期後,人們才恍然大悟,「領表和黨員連署」的合併在四月二十日至五月十七日進行,固然是有著上述原因的考慮,但更是要適應舉行「國共論壇」的需要,不再互相產生干擾作用,即使是有,也能盡快或有充足的時間予以修補調整。


實際上,現在的時間安排,是「國共論壇」恰好在「領表和黨員連署」的中間。這就是說,在「領表和黨員連署」的前半段,朱立倫還有時間縝密考慮是否率團出席「國共論壇」,以至是否進行「習朱會」,而朱立倫本人則還可無需領表及進行黨員連署作業,避免部署混亂;倘決定是率團出席「國共論壇」並進行「習朱會」的話,在「領表和黨員連署」的後半段,則可觀察社會反應,予以適應調整,決定是否領表參選,並還有足夠的時間進行黨員連署作業,並能及時對倘有的負面反應進行補救調整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