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盼習朱會將被顛倒的兩岸認知再顛倒過來

 
國民黨中央日前的新聞稿,公佈「國共論壇」將於五月三日在上海舉行,但沒有說明國民黨代表團將由何人率領,因而導致坊間紛紛猜測。昨日,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出席浴佛節慶典大會後表示,他將規劃率團參與五月二日、三日在上海舉行的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國共論壇),其中,重要的主題包含兩岸青年文化交流、經貿交流和處理、幫助中小企業遇到的困難,終使這個問題明朗化。不過,對於是否進行「習朱會」,朱立倫仍是沒有明確說明,只是說目前還在做一些詳細的接觸、了解跟商討,尚未定案,有結論會跟大家報告。從朱立倫的這個說法來看,是朝向進行「習朱會」。不過,仍是刻意將「習朱會」與「國共論壇」分開來,至少是不將兩者混和起來。


朱立倫之所以會明確地表明將由自己親自率團參加「國共論壇」,看來是看到了國民黨發布「國共論壇」舉行時間、地點的消息後,在台灣社會產生了良好反應。實際上,國民黨中央公佈該消息後,社會上的反應是正面居多,盡管也有人擔心,國民黨將會被視為「親共」政黨,但基本上還是持不同看法,這與「太陽花學運」後一段時間,社會上對兩岸關係的混沌認知,形成頗為鮮明的對比。這反映了台灣民心正在悄悄發生變化,對國民黨是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力軍的認知再次佔主導地位,反而要對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上充分體現其「空心菜」特色的談話內容,頗為失望及不理解。這個新的態勢發展,對國民黨有利,再次凸顯了兩岸關係是國民黨的最大優勢,因而國民黨無需自怨自艾,反而應當將自己的優勢宣示於人前,並將之強化擴大。而恢復舉辦「國共論壇」,就是一個實際行動,起碼可以反襯,由於民進黨仍然堅持「台獨黨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因而絕對不會有民共兩黨之間的黨際交流。


至於「習朱會」,朱立倫是傾向於進行,但仍有一些情況需要評估,似是正在與北京進行「討價還價」之中。從種種跡象看,朱立倫是希望「習朱會」能為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以及國民黨的利益,帶來較大的好處,希望能有實質成果,而不能是「為見而見」,行禮如儀,必須超越他的歷屆前任與中共領袖會面的成果。尤其這是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後的首次會見,而且也是處在國民黨浴火重生,並進行「政權保衛戰」的關鍵時刻,因而更希望「習朱會」能有實質性的成果。


其實,在北京方面,又何嘗不是如此?因此看來,北京也正在考慮之中,希望「習朱會」能夠收穫實質成果,不要「為見而見」,行禮如儀。但以何種方式呈現,還須認真考量。而從備受關注的西安「林陳會」順利達成七點共識,包括妥善處理國務院六十二號文件、召開海峽兩會第十一次會談、啟動陸客中轉、協商調降金門引水水價、持續開展「小三通」、舉辦大陸「一帶一路」政策說明會及海峽兩會籌組青年及老人養生論壇等來看,也已正在為「習朱會」的實質內容進行鋪墊。


值得注意的是,倘是進行「習朱會」的話,恰好就是「胡連會」並達成《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十周年。按照每一任中共領袖的對台方針,都會有比其前任有所超越的「慣例」,習近平在與朱立倫會面時,應是會有「超越胡連會」的作為。不過,又不能機械地將兩者同提並論。實際上,在「胡連會」前夕,國民黨先遣小組頻密前往北京,對連戰「破冰之旅」的細節進行逐項推敲,並擬就《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大綱及主要內容。但這次有可能會進行的「習朱會」的前夕,卻沒有如此的作為,至少是公開賽信息是如此。因而估計,即使是有「習朱會」,也不會是以國共兩黨領袖發表共同願景的方式奏響「高潮曲」,而是由習近平發表較為系統性的涉台政策談話。這樣,就可避免民進黨對國民黨「親共政黨」的指責。


實際上,現在的情勢與十年前不盡相同。十年前是民進黨執政,而且二零零五年及翌年並沒有大型公職選舉活動,國民黨無所顧忌。而且,當時是全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後,狗急跳牆的民進黨,發動組織支持者上街,號稱有逾十萬人上街遊行。此時可說是國民黨已是「豁出去了」。而現時,是國民黨執政時期,但也發生了「太陽花學運」,且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嘗敗績」,而且國民黨並沒有十年前那樣團結,那樣的同仇敵愾,作為曾經的同盟軍宋楚瑜也有自己的算盤「小九九」。因而國民黨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算計。請不要忘記,朱立倫是在美國修讀會計學博士學位的,他已把財經領域的會計學精算專業知識,引入到政治領域了。


但當蔡英文針對「國共論壇」及或將會有點「習朱會」,酸溜溜地地批評兩岸關係「國共化」時,朱立倫抓住了把柄,反將一軍地指出,兩岸關係是台陸關係,國共關係則是政黨跟政黨的關係,切勿混淆或汙名化;而且兩岸關係不應受限於意識型態,也不要有政黨或個人的算計。這是朱立倫罕有的充滿機鋒之作,扭轉被動狀態,迅速掌握主動權。實際上,蔡英文無論是對黨內的派系均衡,還是對兩岸政策的模糊以對,均是政治算計之作,為的是自己的「黃袍加身」。而朱立倫即使是有「算計」,也是為兩岸和平發展的大勢著想,為台灣人民的福祉著想,不單止是為國民黨及自己個人的利益。蔡英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為反襯其兩岸政策的荒腔走板,不但未能為自己和民進黨加分,反而是失分。


實際上,蔡英文在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會議上的發言,並沒有收到良好的反應,反而是劣評如潮。她以為迴避「九二共識」,維持「台獨黨綱」至少是《正常國家決議文》的現狀,就可糊弄台灣民眾,但卻被人們看穿其葫蘆裡所賣的「毒(獨)藥」。就連曾經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中「敲打」過蔡英文的美國在台協會前任理事包道格也一針見血地指出,蔡英文的「維持現狀」還有很多未知未決的東西,變數太大。按照包道格的說法,蔡英文倘是以此來作為其赴美應試的答卷,是並不合格的。因此,蔡英文在朱立倫的積極作為面前,不心虛就假,但也只能是酸溜溜地心理發酵而已。


就此而言,北京如何緊緊抓住台灣民心開始轉向的微妙情勢,因勢利導,將將曾被「太陽花學運」顛倒了的兩岸關係認知,再顛倒過來,回到「新常態」的軌道上來,就值得考量。相信,以習近平的政治智慧,及大陸涉台智囊的集思廣益,是能夠交出一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比以往中共領袖更高一籌的對台政策論述的。實際上,以習近平前幾次涉台談話段內容,已見端倪。現在需要的是,將之更為精深地進行提煉,躍升到新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