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三億男事件會否是柯文哲由盛轉衰拐點?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一百天,幾乎天天都有「失言」表現,而且有的「失言」內容還十分離譜,但可能是人們過去十分討厭藍綠政客的矯情表演,因而萌生逆反情緒,導致對柯文哲的「失言」不以為然,反而認為是率真坦白,因而往往就變成了「肉麻當有趣」,讓「柯P」的民意支持度有增無減,似乎顛覆了台灣政壇的行為模式。這令一些教授學者憂心忡忡,擔心這種「柯P現象」將會被藍綠政客所模仿效尤,並推而廣之,整個台灣社會及政壇就將成為「不講錯話成不了大事」的畸形社會,毒化公共行政氛圍環境。


然而,今次的「三億男」事件,卻可能會成為終結柯文哲「白目」反受喝彩的「好日子」的拐點。而且,倘郭台銘和連勝文認真起來,以「誹謗罪」將柯文哲告上法院,他就將吃不了兜著走,即使未能獲刑,也需向「三億男」事件的受害者登報賠禮道歉,其形象和公信力、正當性都將大受貶損,今後台北市政府的所有政務運作,都將回到常軌,再難以被他及一些「挺柯」媒體,將一些不可思議的行為操作「正義」作為。或許,「三億男」事件是將被顛倒了的政治思維定勢再顛倒回來的分水嶺。「失言」,對柯文哲來說,正是「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的行為模式。


關於「三億男」事件的經過大致如下:今年一月間,柯文哲在接受東森新聞台《關鍵時刻》節目專訪時透露,在台北市長選戰期間,他曾想會見某企業家,但因對方已捐贈三億元新臺幣給對手連勝文,不願意換支援對象才作罷。一直追打連勝文的「名嘴」周玉蔻見獵心喜,分別以專欄文字和聲音(電台電視節目)聲稱「三億男」就是郭台銘,遭到郭台銘提告,求償一千萬元,捐作公益。法院在審理該案後,昨日傳喚柯文哲出庭作證。而柯文哲則當庭表示,當初是聽到「立法院」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轉述,得知「三億男」就是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這可坐證了周玉蔻的「揭發批判」,讓她的「爆料事業」大振聲威。但豈料峰迴路轉,柯建銘隨後舉行「事實真相,只有一個」記者會進行解釋,不僅「打臉」柯文哲,還形容這是一場「荒謬、可笑的鬧劇」。


原來,在去年七、八月大選期間,柯文哲曾經主動拜訪柯建銘,要求柯建銘幫忙牽線郭台銘尋求支持,但了柯建銘認為郭台銘支持國民黨的立場鮮明,因而未有主動聯繫,後來還向柯文哲轉述,郭台銘已表態支持國民黨與連勝文,且曾拿出三億建造上海世博臺北館,不管是動員或金錢都表示支持;為避免不必要的尷尬與誤會,強烈建議柯文哲打消拜會念頭。柯文哲還聲稱自己從頭到尾都是「被動者」,更引用禪宗六祖惠能大師「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的偈語,重申自己並非主動招覽引薦。


由此,「三億男」事件已是真相大白。不但是柯文哲當初的說法不符柯建銘的轉述,大有故意扭曲甚至是「栽贓陷害」郭台銘之嫌,而且也讓一向「以爆料為業為榮」的周玉蔻當堂吃癟。倘法庭傳喚柯建銘時,他的證詞也是如此,郭台銘對周玉蔻的提告就將勝訴,曾經「所向披靡」的她,終於踢到鐵板。


實際上,「三億男」事件首先受到教訓的,就是「名咀」周玉蒄。她常常是「見到風就是雨」,「拿到籃裡就是菜」,為了保持自己的高知名度,經常是「生草藥——噏得就噏」。一般人即使心中很氣憤,但為了避免與她糾纏,而「買她怕」不會反擊,這反而令她更是肆無忌憚。這次算是一個教訓,法庭倘判決賠償郭台銘一千萬元還是小事,而砸了她的「名咀」招牌,則是事大,因為長期以來他就是靠這個「名咀」招牌而吃香喝辣的。


連勝文則是「三億男」事件的主要犧牲品。實際上,在台北市長選戰的過程中,他一直被摁著打,尤其是周玉蔻以各種未經查證的「事例」信口開河,狂轟濫炸。透過昨日柯建銘的澄清,他應可獲得部分補償。而柯建銘今次算是實事求是,不因為連勝文是國民黨人而且還是「敗將」,及郭台銘長期支持國民黨,並曾在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中,挺身為馬英九站台,就昧著良心附和柯文哲的誑言。這是否意味著,民進黨與柯文哲的關係生變?


實際上,只要留心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的臉書及某些公開言論,就可發現,近來他們對柯文哲的一些言行越來越不滿。這可能是柯文哲為了表達自己「不分藍綠」,而與民進黨「不沾邊」,導致在台北市長選舉中,「禮讓」他及全力支持他的民進黨人,深感不忿。因此,將趁柯文哲今日赴議會首度作施政報告之機,籍著一些議題狠狠地「修理」他。實際上,過去市長施政報告都搶著第一個發言的民進黨市議員王世堅就表示,市議會與市府不可「一堂和氣」,要有適當的監督,不能把柯文哲寵壞了。他已準備好道具要對柯文哲質詢,但因國民黨要「大刑伺候」柯文哲,他將先暫時按兵不動,若國民黨太和氣他就會出手。而民進黨市議會黨團召集人吳思瑤則表示,民進黨的策略很清楚,即「政策合作、理性監督」,對於柯文哲提出立場與民進黨一致的政策給予支持,但仍會就柯做不好的地方還是要提出質疑。


即使是在「三億男」事件上,柯建銘的態度及做法,也令人產生某種「擺陰」的聯想。實際上,該事件已經喧攘了三個月,只要關鍵的當事人柯建銘能夠及時出面澄清,就不會讓柯文哲在法庭上「出臭」。但他卻是在柯文哲到法庭作了「偽證」後,才以召開記者會方式予以澄清,還說是一場「鬧劇」,而且還嘲笑柯文哲的講話是「比較跳躍式」,等於是否定了他的行事作風,這對柯文哲的人格形象造成頗大的打擊。


緊接下來,柯文哲還將會遇到很大的麻煩。他上台後以「破舊」為主,對其前任的案子全部都要否定,以建立自己的個人聲望;但卻又未能「立新」,提出治市理政的新措施。這本來就讓人們看出了他的「罩門」,但卻因他的「聲威」正隆而避其鋒。經「三億男」事件後,事態可能會發生某些變化。


首先就是事涉郭台銘的「三創園區」事件。鴻海集團投資的「三創生活園區」,遭到「有心人」爆料,正為郭台銘拒絕支持自己而惱恨在心的柯文哲見獵心喜,下令要求撤查,因而讓郭台銘槓上台北市府,在六大報刊登半版廣告,澄清鴻海的BO­T得標過程,一切合法,並表明將暫時停工,要求台北市政府在四十八小時內,公佈所有招­標過程的相關錄音和錄影。此前,人們都以為這與打「大巨蛋」那樣是「柯P打弊」,現在看來是「報復」的成分很濃,人們在聽到柯建銘對「三億男」事件的澄清後,應是心中有數。這令柯文哲「打弊」的正當性大打折扣。


總之,郭台銘對「三億男」事件針對的是周玉蒄,卻「拔出蘿蔔帶出泥」,把柯文哲也「帶」了出來。或許,這就是郭台銘的意外收穫,也或許是柯文哲由盛轉衰的「拐點」,至少是還原其「失言白目」的醜陋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