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北對加入亞投行宜面對現實採務實態度


馬政府「唔嫁又嫁」,趕在截止期最後一「刻」(確實是在最後一「刻」,而非最後一日),才分別透過陸委會和金管會,向大陸國台辦及「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遞交申請加入「亞投行」的文書。而日前「亞投行」多邊臨時秘書處透露,台灣方面未能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會員,但不妨礙今後成為其成員。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也證實了這個消息,並重申「亞投行」是國際多邊開發機構,也是開放、包容的,歡迎台灣方面以適當名義參與。


台灣方面未能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表面上看是台灣方面對參與「亞投行」扭扭捏捏,先是看美國的眼色並受其牽制,雖然很希望參加而又擔心「得罪」美國,但在英、法、德、澳、韓等國際主流國家勇於衝破美國桎梏,紛紛申請加入後,又擔心將會在「亞投行」這個重要的國際金融組織中陷於邊緣化,因而終於下定決心,連忙遞交申請書,卻又因為事前沒有與「亞投行」的發起者中國大陸進行協商,因而連向何機構遞交也「莫宰羊」,只能是「散彈打鳥」,在報名截止期的最後一「刻」,才分別由「金管會」和陸委會向大陸相關部門傳送簡單的參與意向書,因而錯過了時間,而且也未能表達誠意。


但實情並非如此,理由很簡單,就是「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必須是獨立主權國家。實際上,中國財政部前日確認的「亞投行」四十七個創始成員,全部都是獨立主權國家。這是因為,「亞投行」是在金融領域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儘管並不屬於聯合國體系,但也應按照相關政府間國際組織的習慣規例行事。正因為如此,連已經回歸祖國,按照基本法規定可以「中國香港」,或「中國澳門」名義參加相關國際組織活動的香港、澳門特區,雖然也有參與「亞投行」的強烈的意願,但卻也未能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就是因為香港、並非是「獨立主權國家」。尤其是在香港特區已有人打出「獨港」旗號,出版鼓吹「港獨」的書籍和刊物,並在外國成立「港獨」組織,而澳門特區也有人鼓吹「自決權」、「本土論」之際,這個「關」一定要嚴厲把住。


台灣方面尤其是民進黨或許會反咬一口,指責這是「港澳化」,實際上民進黨就假借批評馬政府,指責這是「國際事務兩岸化」,但這只不過是無法面對國際主流現實的「鴕鳥埋頭沙堆」之言。實際上,在國際主流社會上,無論是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還是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尤其是代表國際主流社會的歐美亞非澳等洲的大國家,都是認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唯一代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即使是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也同意海峽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但代表中國的是北京政府,因而其大使館設在北京,而設在台灣的是按照《台灣關係法》的規範,只是一個「代表處」,亦即並沒有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何況,就連台灣地區的「外交」官員和學者也已驚呼,近年美國談論並引用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多,而逐漸減少提及《台灣關係法》,即使中美兩國之間存在著諸多矛盾,也沒有逸出這個國際主流價值。


「行政院長」毛治國昨日在「立法院」施政總質詢中,回答「立委」對台灣參與「亞投行」議題的詢問時說,「台灣當然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注意:其前任江宜樺的表述是「中華民國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這當然是「阿Q精神勝利法」的表述方式。但也有其苦衷,民進黨正對馬政府成員虎視眈眈。正因為如此,馬政府是口「硬」但心軟,馬英九、朱立倫、王金平等巨頭都認為台灣地區應當參與「亞投行」,即使是成為一般會員,但底線是其稱謂為「中華台北」。而且,還認為台灣地區不應是「借貸成員」,而是成為「出資成員」,至少要出資四百億新台幣才符合台灣的經濟實力和能量,並有利於台灣參與高鐵等大型基建項目的投標,而台灣地區的高鐵等項目的設計和施工技術已經十分成熟,不應在「亞投行」的投資中「缺席」。


台灣地區參與相關國際組織的活動,其稱謂有三個模式,一是「亞銀模式」的「中國台北」,二是國際奧委會和「APEC」模式的「中華台北」,三是「WTO模式」的「台澎金馬單獨經濟體」。「中國台北」,台灣方面將會不接受;「台澎金馬單獨經濟體」,不倫不類;「中華台北」,台灣方面可以接受,大陸方面也曾在國際奧委會及「APEC」這些非政府國際組織領域不表反對。但在「亞投行」議題上,中國大陸是否接受,現在還很難預估。必須看到,民進黨有可能在二零一六年再次執政,而民進黨在上次執政時,陳水扁曾趁二零零一年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中國的上海舉辦之機,竟然要求親身出席。而按金溥聰前日透露,馬英九也趁去年底「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中國的北京舉辦,要求在「APEC」的國際場合進行「習馬會」,當然被大陸拒絕,這正是「習馬會」破局的最主要原因。由此類推,台灣地區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加入「亞投行」,蔡英文上台後,是否也「照板煮碗」,要求出席其股東會議?


馬政府對加入「亞投行」扭扭捏捏、「唔嫁又嫁」的原因,國民黨籍「立委」蔡正元昨日終於揭盅。這是馬政府自討苦吃。馬英九當年在與蔡英文電視辯論「ECFA」時,提出「從中國大陸走向世界」的著名論述,直把蔡英文的「從世界走向中國」批得體無完膚。但在參與「亞投行」問題上,卻要看美國等眼色,與自己到著名論述相悖。這就可看出,馬英九確是美國的「跟屁蟲」。這也難怪,他本身就是親美的,因而他的「從中國大陸走向世界」中的「世界」,是美將國排除在外的,變成了「從美國走向中國大陸」。


在英國「武昌起義」般打響第一槍,衝破美國的桎梏後,除美、日外的世界各主要國家紛紛響應,加入「亞投行」,甚至不顧自家財政困難而出資成為創始成員之下,台灣仍然左扭右擰,恐怕就將更為邊緣化了。在台灣地區爭取與大陸地區簽署「ECFA」時,馬英九曾說過,在東盟與中國大陸還有韓國、日本的「十加一」、「十加三」的效應之下,台灣將會邊緣化。現在,「亞投行」的意義和範圍,比「十加一」,「十加三」更為宏大,馬政府卻曾一度不擔心將會陷於邊緣化了。不過,最後終於仍是不得不接受現實,決定還是要成為「亞投行」的一般成員體,但其稱謂「中華台北」是底線。


民進黨的態度也發生了微妙變化。其發言人鄭運鵬只是批評馬政府「草率、倉促決策」,而沒有像此前蔡英文那樣公開反對。而從「草率、倉促決策」的語意看,就是不反對,只是不滿操作方法而已。此是否折射了民進黨也意識到,台灣地區加入「亞投行」確實有需要,而且民進黨明年真的上台後,這也是一個從「亞投行」的「世界」,走向中國大陸的一個捷徑?這就要看民進黨尤其是蔡英文如何作出解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