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是避防國民黨顛覆的重要關節點


民進黨已經正式提名蔡英文參選二零一六年「總統」,而且乘著「九合一」選舉大勝的東風,選情被普遍看好。國民黨的參選人仍在混沌未清中,但朱立倫「被參選」的趨向也已經逐漸明朗化,而且他的民調正在抬升中,逐漸追趕蔡英文,有機會奮力一搏,不過國民黨必須首先要處理好「王金平往哪裡擺?」問題。更為棘手的是,還有一個宋楚瑜的問題必須審慎妥善處理好,否則就將會成為國民黨「翻船」的重要關節點。幸好的是,朱立倫與老宋的關係良好,可以「飲杯茶,食個包」地坐下來友好協商。因此,朱立倫在率團前往上海出席「國共論壇」,並有可能與習近平會面之後,不管確定是否參選,都應與宋楚瑜商定」國親合作」至少是「國親默契」的條件和具體方式。


對「馬金體制」排斥擠壓親民黨和宋楚瑜,親民黨的支持者一直不服氣。因而台灣政壇上一直有一個說法,宋楚瑜懷有強烈的「瑜亮情結」,並暗嗆「我能力比他強,為何是他不是我?」尤其是在馬英九「無能」的「對照組」反襯之下,有越來越多的人認同宋楚瑜的質疑。甚至有人認為,如果二零零八年馬英九當選後,能夠拋棄「武大郎開店」式的妒才意識,任命宋楚瑜為「行政院長」,可能現在的政績就不致如此的一團糟,至少是「八八風災」不會成為馬團隊民調由盛轉衰的「拐點」,說不好泛藍軍真的能夠圓「長期執政」的美夢。


然而,現在畢竟宋楚瑜已是「廉頗老矣,尚能飯否?」七十多歲的人,在政壇追求年輕化,年青人普遍希望能有出頭天的今日,似是已經與現實社會的距離有所拉大。何況,宋楚瑜曾經二選「總統」,一選「副總統」,一選台北市長,都是飲恨落敗,盡管輸選的背景原因不盡相同,但總歸呈現了「才能與社會回報不對稱」的現象。即使有部份民眾希望能還他一個公道,但也已無法挽回頹勢。


因此,在泛藍軍面對有直選歷史以來最艱難的「總統」大選的困境,盡管有人力拱宋楚瑜再次出來「力挽狂瀾」,就連曾經與他如同仇寇的新黨主席郁慕明,都推舉他代表泛藍參選「總統」,但宋楚瑜還是猶豫不決。昨日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就表示,確有聽到拱他出來選定聲音,但客觀條件還不成熟。


這反而是凸顯了宋楚瑜從來未有過的如此謙卑。因為時勢不饒人,就連曾被視為「大內高手」的一代梟雄宋楚瑜,目前也在關係到其政治前景的重大問題上,面臨著如下的境況:


一、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政黨在最近一次「中央級」公職選舉中的得票率達到百分之五,可以循「政黨提名」方式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而親民黨在上次「二合一」大選中,宋楚瑜參加「總統」大選的得票率為百分之二點七六,「立委」選舉中的政黨票的得票率為百分之五點八。依照「內政部長」陳威仁的說法,親民黨可依其在上次「不分區立委」選舉的得票率,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這就使得宋楚瑜無須像二零零零年和二零一二年先後兩次參選「總統」那樣,依「公民提名」方式參選,進行選民連署,工程量浩大。這個有利條件,放棄可惜。


實際上,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中,新黨因為在一九九八年的第四屆「立委」選舉中,獲得百分之七點零六的得票率,符合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的條件而不想放棄,但本黨並無適當人選,寧願情商並非新黨黨員的李敖代選,因而這個「政黨提名權」十分珍貴。


目前,上次「立委」選舉得票率達到並超過百分之五的,有國民黨、民進黨、台聯黨、親民黨,都可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就不知台聯黨會否「插科打諢」?


二、由於明年的選舉,仍然是實行「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親民黨就要考慮必須發揮「母雞帶小雞」效應的問題。宋楚瑜上次明知不會當選,而且還背負「分裂藍軍」的罵名,也要參選「總統」,就是出於如此對考量。由於馬英九代表國民黨拒絕「禮讓」幾個選區給親民黨,而氣得宋楚瑜為了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應,帶動親民黨「立委」候選人的選情,而決定參選「總統」。


現在,親民黨的參選條件比上次好得多。除了是前述的可以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之外,還可在無需提名十位「區域立委」候選人的前提條件下,就可直接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但似乎親民黨仍然沒有放棄提名「區域立委」候選人的機會,實際上前日就公佈了第一波「區域立委」的提名民單,包括親民黨秘書長劉文雄參選基隆市「立委」,台北市議員黃珊珊投入台北市南港、內湖選區戰局,前「立委」陳朝容在彰化縣第三選區重披戰袍。


這個名單隱然有著「國親默契」的影子。因為國民黨現任台北市南港、內湖「立委」蔡正元,基隆市「立委」謝國樑,都已宣布放棄爭取連任;而國民黨在這兩個選區卻無法提出更好的人選,實際上在登記基隆市參選的五位國民黨員,在民進黨「大軍壓境」之下,未必有勝算的把握,反而劉文雄在基隆市根基雄厚,並曾當選過「立委」,看來國民黨將會作出「禮讓」,以換取親民黨在其他方面的合作。台北市南港、內湖選區也將會是如此。尤其是國民黨現任主席朱立倫畢竟不同馬英九,與宋楚瑜的關係尚佳。實際上兩人在新年之前就曾有會面,談論合作的問題,盡管並不深入,也沒有具體內容,但畢竟比馬英九好得多。宋楚瑜礙於情面,會否再次撕破臉參選「總統」,尤其是在泛藍陣營情勢更為危急之際?


當然,宋楚瑜要參選,不一定是「總統」,可採其他方式,如選「立委」。不過,倘是參選「區域立委」,只能在自己選區拼搏,難以跨域為他人助選。最佳辦法,就是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而且是在精準計算後,將自己安排在「安全名單」之後的第一名,這樣也可大打「危急牌」,催谷選票,爭取多獲一席。還可「水漲船高」,拱高得票率後,獲得分配的「政黨選舉補助金」也會多一些,解決黨務活動經費的問題。


宋楚瑜當選「立委」後,還可當一枚棋子靈活運用,說不好可隨著第二次「國親合作」,爭取「立法院」副院長以至是院長。尤其是在現任「院長」王金平、副院長洪秀柱,都已是超逾黨內「不分區立委」的提名屆期限制,而朱立倫也難以為其修訂黨內規則,兩人也沒有領表參選「區域立委」的情況下。


三、第二次「國親合作」,還可有另三種方式。其一是朱立倫經過權衡後,仍然愛惜羽毛,不願參加二零一六「總統」大選,就由王金平、宋楚瑜合作參選,但這將會遇到國民黨內「挺馬派」強烈反彈,不利選情。其二是「朱宋配」,可以發揮互補作用,「挺馬派」的反彈力度雖然仍有,但卻沒有「王宋配」那麼強。不過,卻有「王金平往哪裡擺?」的問題。其三是「朱王配」,承諾當選後,委任宋楚瑜為「行政院長」,展現其才幹,扭轉目前馬政府「無能」局面。


不管怎樣,朱立倫都必須正確對待宋楚瑜的問題。這是國民黨能夠避免遭遇全盤顛覆的一個重要關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