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的「精算」小算盤能否打得響?


按照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辦法及時程,將於今日開始到五月十六日,進行領表連署作業。在朱立倫並非正式宣布但也等於是間接表態二選下,「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更堅定了要參選的信心,並備妥了六百萬元保證金,呼籲黨內有志之士陪同她,於上午十時三十分率先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領表。不過,黨內外人士都認為,她並非是「穆桂英掛帥」的最佳人選;但卻是倘朱立倫果真棄選,黨內初選又是王金平壓倒吳敦義之下,作為王金平「副手」的最佳人選,可以其外省籍身份,平衡王金平的本省籍,及消弭「挺馬派」對王金平的不滿。至於王金平何時將會正式宣布參選?他已於昨日公開表示,五月十六日前,亦即領表和黨員連署截止日就會有答案。


但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出戰「二零一六」,卻對蔡英文來說,可能是「咁曬合尺」。這是很多人都看法,其中又以國民黨前台北市議員王浩昨日的分析最為典型。他指出,民進黨最喜歡王金平出來選,因為王金平好比「漏鬥」,到處戳都是洞,讓蔡英文的選戰更好打。而欠缺人緣的吳敦義更沒有勝選的把握。倘國民黨輸了「總統」大選,朱立倫「避過二零一六,等待二零二零」的「精算」小算盤也是打不響的。因為按照慣例,他作為總綰操盤選戰的「指揮官」,就應為敗選負責,辭去國民黨主席之職。實際上,連將國民黨主席位子視為眼珠子的馬英九,在「九合一選舉」慘敗之後,本來並沒有絲毫要引咎辭職之意,但在輿論及黨內壓力下,也得被迫辭職,又如何能輪到黨內資歷比馬英九淺的朱立倫不辭?因此,他的「愛惜羽毛」的小算盤將是打不響的。


其實,精於算計的朱立倫,是不可能不計算到這一點的。因此,他正式表態卻又並非正式宣布棄選的動機意圖,正如本欄此前的分析,如意算盤是:


一、重演「張鈴--馬英九模式」,造成黨內焦慮萬分忍耐不住的氛圍後,萬民連署「跪求」他「作出犧牲」參選;他在「勉為其難」接受黨意民心後,提出一個附帶條件,那就是「免責」,倘輸選是屬於「非戰之罪」,可以不辭國民黨主席。


二、在國民黨真的無法推出可以與蔡英文「一搏」的人選之下,國民黨中央決定徵召朱立倫參選,當然也得附帶「非戰之罪」的條件。


然而,這卻解決不了他是否辭新北市長職參選的問題。倘是帶職參選,在競選過程中就必須全島「走透透」,而荒廢市政業務,成為蔡英文「摁住來打」的最佳題材;倘辭職參選,按照《地方制度法》規定,必須在三個月內進行市長補選,這個時間點是在「總統」大選之前,而國民黨的候選人沒有「必勝」的把握。倘此,台灣地區的六個直轄市,連唯一的新北市也「淪陷」了,而且還是全島選民數最多的「大票倉」,對國民黨的「總統」選情極為不利,而且還將會造成從「中央」到地方的政權全部「失陷」的慘象。朱立倫就將成為國民黨的「千古罪人」了。除非是國民黨中央也向他提供「免責」條件,倘丟失新北市,也屬「非戰之罪」。


或許上述分析,都不是朱立倫的真正思考方向。而對「憲政」體制的理論實踐頗有心得的民進黨籍前「立委」林濁水發表的文章,指出朱立倫是要等待「修憲」成功,將台灣地區的「憲政」體制修成「內閣制」後,他就可籍著國民黨佔有過半「立委」議席,以黨魁身份出任具有實權的「行政院長」,這比當那個作為「虛位元首」的「總統」更有實質意義。


這倒是實實在在的思考方向。但「修憲」並非一兩年內見功;而且曾經贊同「內閣制」的蔡英文,在民進黨大贏「九合一」選舉,而且二零一六「總統」大選也「勝利在望」的前景下,卻又反對「內閣制」了。因為倘真的實行「內閣制」,而且國民黨仍然佔據「立法院」過半議席,即是由國民黨「組閣」,朱立倫就理所當然是「行政院長」,即使蔡英文當選「總統」,行政實權還是掌握在朱立倫的手中。既然有此前景,蔡英文肯定將會指揮民進黨,聯合台聯黨,爭取親民黨,反對「內閣制」。倘此,國民黨就無法跨過「立委」四分之三出席,出席「立委」四分之三決議提案的「門檻」。即使是能夠「達標」,在提交「全民複決」時,也將難以跨過有效同意票過選民總額半數的「高門檻」。因此,朱立倫的「內閣制」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他的「行政院長夢」仍是「猴子撈月」。


不過,即使如此,從這個假設議題仍也可引伸出一個將能實現的方向,就是朱立倫要「擁立法院自重」。那就是,目前的「單一選區兩票制」,對國民黨極為有利。盡管「太陽花學運」對國民黨選情會有一定衝擊,但國民黨卻仍可在金門、馬祖、花蓮、台東等選區,及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立委」選舉中,輕取十個議席,不費吹灰之力。即使是在其他選區喪失若干議席,也還是總議席領先。


而且,在「不分區立委」亦即政黨票選舉方面,目前所謂「第三勢力」的參選,對國民黨極為有利。首先,由於今年一月「立法院」三讀通過《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三條條文修正案,將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由現行的得票率須達百分之五下降為百分之三點五,因而「第三勢力」政黨必然會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以爭取領取每張選票五十元,並可連續領取四年的「政黨選舉補助金」,作為黨務運作經費。這樣就將瓜分民進黨的得票率,讓民進黨獲分配「不分區立委」席位有所減少,而國民黨的得票率則不受影響。


其次,這次修法並未降低分配「不分區立委」席位的「門檻」,亦即仍然保持百分之五。試想,就連曾經氣勢如虹的親民黨,也僅是剛跨過百分之五「門檻」(百分之五點八六),獲分配兩個席位而已;「第三勢力」政黨在分裂為數個政黨參選的情況下,又如何能跨過這個「門檻」?在扯低民進黨得票率,而本身又拿不到議席之下,國民黨當然即使是得票率未有增加,但卻將會是「此消彼長」,進賬多幾個「不分區立委」議席。


因此估計,明年初的「立委」選舉,國民黨將會拿到較為亮麗的「成績單」。蔡英文即使是當選「總統」,朱立倫卻指揮國民黨黨團在「立法院」中抵制蔡英文,或是使她一事無成,重蹈當年陳水扁「政令出不了總統府、行政院」的覆轍,或是迫使蔡英文妥協。這才是朱立倫的如意算盤。四年後,他就可乘蔡英文在「兩面夾攻」——一面是被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杯葛,另一面是兩岸關係倒退,而政績慘淡之下,爭取連任的困難度極高,朱立倫就可乘勢而起,收復「總統府」。


但他還是必須面對:自己在「二零一六」畏戰、怯戰,導致或有可能贏卻輸掉了,被廣大黨員像對待馬英九那樣進行「逼宮」,迫使他辭去國民黨主席。即使國民黨贏了「立委」選舉,他也不能指揮「立法院」黨團作戰了。這或是「精算師千算,必有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