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習朱會」有譜能否超越「胡連會」?


國共兩黨繼確定原定於去年十月舉行的第十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即俗稱之「國共論壇」),於五月三日在上海舉行之後,昨又傳說,已經磋商一段時間,而且也是朱立倫出任國民黨主席後首次的國共兩黨領袖會晤,亦即「習朱會」,定於五月四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


這個時間點的精心選擇,除了是要遷就習近平日理萬機的內政外交事務,及朱立倫在台灣島內的政治和新北市市政事務之外,還結合到兩個極為敏感的時間點。


其一、是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的領表與黨員連署期內。國民黨中央之所以將以往約七到十天的同一時程,拖長到二十七日,據說就是要在國民黨已經不能再拖延「總統」黨內初選,但同樣也不能再延後進行朱立倫出任黨主席之後的首次的「國共論壇」的雙重交疊背景之下,而精心急謹慎計算安排的。現在,更「追加」了「習朱會」,就更顯得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這個領表及黨員連署期待安排,頗為精準,不但可將其對國民黨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即使是有,也能盡快或有充足的時間予以修補調整),相反還可在最大程度上抬升「國共論壇」及「習朱會」對國民黨的正面影響作用。不過,台灣政壇上也有一種議論說,朱立倫之所以最終確定籍著率團前往大陸主持「國共論壇」的機會,與習近平會晤,就是因為他已非正式地宣布棄選,放下了政治和思想包袱。但也有另一種相反的說法,是朱立倫要籍著「習朱會」,檢測台灣政壇的反應。倘有「加分」效果,尤其是形成一種只有國民黨才能處理好兩岸關係的主流氛圍,朱立倫就決定正式宣布參加「總統」大選;反過來,倘反應欠佳,則正式宣布棄選。


其二、是「胡連會」十周年。整整十年前亦即二零零五年的四月二十六日至五月三日,時任中國國民黨主席的連戰,以「破冰之旅」的姿態訪問大陸,並與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達成《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實現了兩岸分裂半個多世紀後的再次國共黨際接觸交流,並搭建了「國共平台」。《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及此後舉行的「國共論壇」梳理歸納提出的各項共識建議,為馬英九當選就職後,恢復海峽兩會協商談判提供了很好的參考素材。經過幾年來國共兩黨及兩岸政府的共同努力,「胡連會」提出的五項建議,其中的第一項「促進盡速恢復兩岸談判,共謀兩岸人民福祉」,第三項「促進兩岸經濟全面交流,建立兩岸經濟合作機制」,及第五項「建立黨對黨定期溝通平臺」等,都已得到很好的落實;而第四項「促進協商臺灣民眾關心的參與國際活動的問題」,也得到部分的落實,但最重要最核心的第二項「促進終止敵對狀態,達成和平協議」,卻在種種主客觀原因的影響下而未能實現,甚至連「起步」也未有。而在「胡連會」十週年進行的「習朱會」,是否會認真回顧「胡連會」十年來的成就,並在總結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提出超越《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的共同主張?讓人們充滿期待。


其實,這次「習朱會」,還具有一個特點,就是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及朱立倫接任中國國民黨主席後,國共兩黨領袖的首次會晤。實際上,習近平自出任中共總書記後,雖然曾經會見過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吳伯雄,但畢竟兩人都並非是國民黨主席,因而尚不能算是國共兩黨領袖的會晤。而此時作為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因有「總統」的身份障礙而不方便前往大陸。本來,兩岸都希望能夠實現「習馬會」,但馬英九好大喜功,竟然在自己的支持度已經跌到最低,不可能再低調情況下,矯情地「擔心」以國民黨主席名義與習近平會面,將會被民進黨攻擊為「自我矮化」,因而不顧一個中國的原則和國際主流社會的現實,堅持要在屬於國際場合的北京「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進行「習馬會」,再加上馬政府自爆所謂的「張顯耀共諜案」,惡化兩岸關係氛圍,而致本來大陸方面也熱切期待的「習馬會」告吹。


馬英九因「九合一」敗選而辭去國民黨主席,由朱立倫當選並接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不具「中央級」政治公職身份,只是地方行政首長,登陸訪問並不抵觸一個中國原則。因此,他的訪陸及與習近平會面,是打正國民黨主席的身份,與十年前的連戰一樣。而且在一定意義上,都是「在野黨領袖」。不同的是連戰任黨主席時,國民黨是真正的在野黨;現在的國民黨雖是執政黨,但作為黨主席的朱立倫本人都沒有執掌「中央」政權的職務,因而可說是「在野」黨主席。而且,馬英九的任期只剩下一年,在明年初的「總統」大選中可能再次淪落為真正的在野黨,因而朱立倫作出的承諾能夠兌現的有多少,也就不無疑問。當然,他在啟程前,馬英九如果能夠胸懷廣闊,拋棄「酸葡萄」心態,顧全大局,授權朱立倫作出一些在馬英九餘下任期內可以兌現的承諾,那又當別論。


但令人感到詫異的是,可能是國民黨已經習慣於大陸方面「讓利」,並將之當作是「理所當然」,自己卻又不願對大陸作出「回饋」,因而在朱立倫倘得不到馬英九「背書加持」,就將極有可能攜帶「兩疏香蕉(指兩手空空)」前往大陸的情況下,竟然不願看到朱立倫「白走一趟」,希望北京能就重大議題釋出「有感善意」——小至惠台政策,大至「亞投行」或廣泛的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空間等,以展示兩岸關係仍是國民黨的優勢,來確保朱立倫「不會白走一趟」。顯然,國民黨方面仍然未能在今年「博鰲論壇」的「習蕭會」,只有短短的五分鐘中,品味出其中的「肢體語言」奧妙來。


不過,由於朱立倫確實是面臨著「內外夾攻」的尷尬處境:在內,馬英九生怕權力流失,及被黨內同志奪走「光芒」,因而對朱立倫諸多制肘;在外,遭受民進黨及「獨派」勢力的聯合圍剿。因此,沒有行政實權的朱立倫,也確實是難以向習近平送上優質的「禮物」,只能是重申國民黨對一個中國原則及「九二共識」的立場態度。但朱立倫在接任國民黨主席之後,似乎是對此立場有所鬆動,並埋怨兩岸交流的成果為少數特定權貴所把持,未直接讓台灣基層受惠。不過,前日朱立倫以國民黨主席身份會見黑龍江省委書記王憲魁,在致詞時指出兩岸關係從前主席連戰二零零五年訪問中國大陸後進入新的里程碑,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之下,兩岸共同推動很多交流,致力朝和平發展的方向前進。似乎既是他作為參與「習朱會」前的政治表態,也是籍此對「胡連會」的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