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確保黨籍成為朱立倫一枚活棋


正在民進黨已經確定提名蔡英文為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參選人,而蔡英文本人也正頻密走訪黨內外大佬請益,甚至是與其此前的黨內「死對頭」蘇貞昌「結盟」,因而顯得好整以暇,但國民黨卻是具有實力的「總統」參選人「寻嘸人」,只有幾位並非屬於「A咖」的洪秀柱、楊志良等在試圖以自己的「假參選」來激活黨內初選氣氛之際,昨日最高法院裁定,由於國民黨遲未補送律師委任狀為訴訟代理人,國民黨的上訴不合法,因而駁回了國民黨的上訴案,全案告終,王金平可以保留國民黨籍。這個判決,對新的國民黨中央尤其是朱立倫主席來說,等於是掌握了一枚活棋,可以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過程中,視屆時的情勢靈活運用。


現在回想起來,朱立倫在接任國民黨主席後,沒有按規定再委任律師承受國民黨關於王金平保存黨籍案的原訴訟,並表示「確認為國民黨同志無疑義」;「最高法院」本月十日再次發函國民黨要求其在十天內補正律師,國民黨中央卻沒有予以補正,等於是放棄了上訴權,這除了是當時朱立倫所說的「家和萬事興」,維護國民黨的團結,避免分裂,而且也含有不認同馬英九的粗暴做法之意之外,在朱立倫至今仍然對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怯戰、畏戰的現在,可能還多一層意思,就是王金平的黨籍在獲得確保,而朱立倫自己也堅持棄選「總統」,但國民黨又未能推出「強棒」的情況下,王金平就是一枚活棋。他倘能夠打敗蔡英文,固然是值得慶幸;即使是輸了,也是「非戰之罪」,再加上「立委」選舉的「單一選區兩票」,及「第三勢力」分裂參選,對國民黨有利,朱立倫仍可留任黨主席,並指揮「立法院」黨團嵌制蔡英文,並充分利用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協商不進反退,導致民進黨政權的政績比馬政府更不濟,廣大民眾再反過來懷念並正面肯定國民黨的兩岸政策之後,再圖謀「二零二零」。


實際上,現在國民黨能夠拿得上檯面上的人選,當然首選是朱立倫,而且確實是他的民意支持度與蔡英文的差距最小,倘他能拋棄個人私心雜念勇敢參選,在競選過程中設法將國民黨的獨有優勢兩岸關係發揮到極致,未必會輸。現在他仍然在等待並觀察「國共論壇」尤其是「習朱會」在台灣社會中的反應如何,而最後決定是否落場參選。倘最終仍決定棄選,另外幾位還可被視為「A咖」的人物,包括王金平、吳敦義等,只有王金平的實力最強。而且由於王金平已經七十五歲,無論勝選與否,都是一任或一次的過渡角色,正好與朱立倫「精算」好的「二零二零」相對接。


王金平保住了國民黨籍,就可參加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而朱立倫也可藉著自己作為黨主席在初選提名作業過程中的主導權,創造有利條件讓王金平出線。更重要的是,保住了王金平的黨籍,也就等於是堵絕了王金平「脫黨參選」,甚至是投入蔡英文陣營的後路。就此而言,朱立倫不惜與馬英九「反面」,也要放棄對王金平案的上訴權,就不但是「家和萬事興」,而且更是「鎖死王金平」,以至是要充分利用王金平這枚「活棋」的策略意圖。


這也是朱立倫妥善解決「王金平往哪裡擺?」難題的可行辦法。實際上,王金平的「不分區立委」已經連任三屆,在接任國民黨主席時就聲言要「按制度走」的朱立倫,必須嚴格遵守「不分區立委」提名不得超過連續兩屆的規定,因而不可能專為王金平一人而再次修訂黨內規則。而在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已經十多年沒有在家鄉經營選民服務的王金平,回鄉參加「區域立委」選舉只能是「老貓燒鬚」。因而就「只能」是讓王金平「更上層樓」,推舉他出戰「總統」大選了,何況這也正好可為自己的怯戰和畏戰「解圍」。


但仍有兩個盲點。其一、倘王金平輸了,作為總綰國民黨選戰的朱立倫,是否需要引咎辭去國民黨主席之職?當然,即使是如此,他還有一個新北市長,屆時就是除「立法院長」外,國民黨的最高職位從政黨員。倘國民黨不幸連「立法院」也「失陷」,新北市長就是國民黨的最高職位從政黨員了。


其二、倘王金平贏了,按國民黨新修訂的黨章規定,「總統」是當然是黨主席,王金平就要從朱立倫手中接過黨主席,不管他是否樂意。


正因為如此,朱立倫在處理王金平黨籍案時,就刻意留下了一條「尾巴」,以圖在黨內「控制」王金平。實際上,朱立倫只是在司法官司的「國法」層面「放生」王金平,而在「黨規」方面,卻仍然保留國民黨考紀會對王金平的「關說」進行黨紀處分的權利。——二月二十五日,朱立倫在向國民黨中常會表達王金平黨籍案無需再委任律師承受原訴訟,王金平確認為國民黨同志無疑義的同時,卻又申明王金平的原黨紀處分交由新考紀會研議。


實際上,當初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國民黨考紀會對王金平撤銷黨籍決定無效的理由,是考紀會沒有民意基礎。朱立倫就任黨主席後,改組了考紀會,任命現任或卸任「立委」或縣市長出任其委員,這就使得新的考紀會具有了民意基礎。舊考紀會撤銷其黨籍的決定無效,不等於是新考紀會不會就該案對王金平作出新的處分決定。倘是再次作出撤銷黨籍的處分,王金平就將難以得到法院的「救濟」。當然,朱立倫不會傻到「為淵驅魚」,將王金平推向民進黨。但作出較低層次的處分如「申誡」等,反而可以起到把「刀子架到王金平脖子上」的作用,便於控制。這也正是「王派立委」當時要求考紀會撤回對王金平的撤銷黨籍處分,為王金平「徹底平反」的原因。


然而,王金平雖然可以為國民黨收復「淺藍」以至中間選民的「失地」,但畢竟已經是「廉頗老矣,尚能飯否?」與當今台灣社會「讓中生代出頭」的氛圍有所脫節,而且他從未從事過行政工作,是否具有駕馭政府機器的行政執行力,也讓人們不敢輕易相信。更要命的是,國民黨內的「挺馬派」並不買他的賬。因此,還需要有適當人選與他搭配,發揮互補作用。其中的一個人選,可能是吳敦義。


實際上,本來馬英九心目中的「接棒人」,是吳敦義和江宜樺,因此就分別安排兩人為「副總統」和「行政院長」(此前吳敦義也曾任「行政院長」),以向其提供歷練機會。現在,江宜樺已經夭折,連大學教座也無法返回;吳敦義則在黨內沒有班底,只有林中森一人,難以「成軍」;在黨外缺乏人緣。看來,馬英九對此也不得不嘆一句「天不助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任由讓朱立倫操弄了,即使是對由王金平出線是一萬個「不滿意」。不過,倘是由一位馬英九所屬意的人來配搭王金平,馬英九還可勉強接受。


其實,在藍綠雙方檯面上的人選來說,吳敦義卻是資歷最完備,能力也不弱者,其資歷比朱立倫還要亮麗得多。他當選過「立委」,也當選過縣長和直轄市長(高雄市),出任過「行政院長」和國民黨秘書長,現在則是「副總統」,完全符合「一個一個台階拾級而上」的傳統行政倫理要求。而且行政能力也不錯,可以說是在馬英九「總統」任內,歷任「行政院長」中最好的一位。只不過是不會說迎合民粹的話,及作風低調,甚至在外表上予人「陰森」的錯覺,而難以討好選民。再加上他被籠罩在馬英九的「陰影」中,真是「站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何況,台灣地區現在的「民主選舉」,並非是選賢舉能,而是意識形態作祟,甚至是亂投爛賭票,本來在理論上是較佳人選的吳敦義,也就注定是成為時代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