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習朱會將為鞏固深化九二共識定下基調


正如本欄日前所預料,在中國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率團前往大陸南京出席紀念「胡連會」十周年研討會的前夕,大陸中台辦與國民黨同時宣佈,中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將五月三日率團前往上海出席第十屆兩岸經貿文化論壇亦即「國共論壇」後,再率國民黨大陸訪問團前往北京,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晤。但雙方對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後的首次國共兩黨最高領袖會面時交談的主要內容,有不同的表述。既是中台辦也是國台辦的發言人馬曉光說的是,國共兩黨領導人將就兩黨交往和兩岸關係交換意見,並指稱「這是國共兩黨高層交往的一次重要活動」。而國民黨中央則是以發表新聞稿方式表示,雙方將就兩岸關係前景與兩岸人民福祉等共同議題廣泛交換意見。


令人感到差異的是,大陸方面除了是由中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作出此宣布之外,外交部發言人洪磊也在外交部中外記者會上,正式就「習朱會」事宜作出宣布,而且其內容至文字,都與馬曉光一模一樣。但是,我們只是在香港的電視新聞中可以看到此一情景,但新華社和中新社都未作報導,不置一詞,可能是感到「欠妥」。實際上,二十多年前,在外交部首開先河開創國務院機構的發言人制度時,外交部新聞司和發言人的開山鼻祖錢其琛,遭到某外國記者「下套」,向他詢問有關台灣事務的問題。錢其琛極為警覺地表示,台灣事務是中國的內政,這問題應由國務院主管台灣事務的部委來回答,希望他前往該部委詢問。為此,錢其琛後來在其回憶錄中,還津津樂道地重溫自己當時的機警。也因為如此,國務院對台灣事務的發言,就有了嚴格的分工。國台辦負責在台灣內部事務及兩岸關係事務上發言,交部則主要是在台灣涉外問題上發言。而即將登場的「習朱會」,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內部事務,習近平與朱立倫交談的內容,按馬曉光和洪磊的說法,是「將就兩黨交往和兩岸關係交換意見」,更是屬於中國的內部事務。不明白外交部發言人為何卻要與中台辦發言人「搶功」。說不好,會被台灣地區的「獨派」勢力拿來當「槍」使,當作是台灣與大陸對關係是「外交關係」即「國與國關係」的「明證」。


國民黨中央明明養著幾個發言人,卻不像國台辦那樣隆而重之地由發言人馬曉光出面宣佈將要舉行「習朱會」的消息,而是發出一紙「新聞稿」了事。雖然發言人有向稔熟的記者透露,習近平與朱立倫在交談中必然會觸及「九二共識」話題,而朱立倫也將會對「九二共識」的內涵進行闡述,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提出深化「九二共識」內涵的主張,並希望進一步勾勒兩岸關係發展的新願景;雙方還將觸及經濟、科技與青年等層面的話題,尤其是台灣參與「亞投行」問題,表達原則性的意見,但卻並非像馬曉光那樣公開表達。


這種表達方式,其實與朱立倫的優柔寡斷,扭扭擰擰,「唔嫁又嫁」心理,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實際上,朱立倫既希望「習朱會」能為他本人和國民黨「加分」,尤其是在柯文哲「一五觀點」獲得國台辦讚賞,蔡英文的「維持兩岸關係現狀」也未受到大陸官方嚴厲批評,只是一些學者專家作出質疑,使得國民黨唯一的強項兩岸關係的優勢逐漸流失的情況下,希望「習朱會」也讓國民黨重新佔領主導兩岸關係的高地,而他本人也能透過「習朱會」獲得政治能量,作為自己最終決定是否參加「總統」大選的風向標,卻又擔心反而會有「減分」效果。


不過,朱立倫最終決定出席「國共論壇」並舉行「習朱會」,應是在反复進行沙盤演練之後,感到「加分」的概率將遠大於「失分」,這盤「政治買賣」做得過。何況,在自己的「國民黨共主」地位,正面臨著倘棄選「總統」,將會受到黨內唾棄;倘參選「總統」,卻又可能因為「總統」、新北市長「雙失」而需引咎辭職的威脅之際,他更是要籍著「習朱會」來鞏固自己在黨內的地位。因此,他的這次登陸,為自己多於為國民黨和兩岸關係。


其實,這也難怪,朱立倫也確實是真的拿不出什麼有政治營養價值的東西來。他雖然是執政黨主席,但在行政權力系統中,卻只是一個地方官員,並未掌管「中央」層次的行政權力,而且真正有權對馬英九,因夢寐以求的「習馬會」未能成事,因而以「武大郎開店」的心態,擔心自己的光芒將被朱立倫奪走,而將不會授權給他與習近平商談實質性的事務。實際上,就連由馬英九任命的陸委會主委夏立言,也在前日赴「立法院」備詢時聲稱,朱立倫沒有陸委會授權,不能討論涉及公權力事項或簽署協議,並公開表示「習朱會」的任何結論,不能拘束「政府」。以夏立言與馬英九的密切關係,相信這番話準確地反映了馬英九的心態和意圖。」


連國民黨自己人也「冇面俾」,在台灣地區的複雜社會政治態勢下,蔡英文更是乘機踏上一腳,再次聲稱兩岸關係不是國共關係,力圖將朱立倫此行的重要性壓低。這就決定了朱立倫將更難攜帶什麼可以令人們「眼前一亮」的「見面禮」了。


因此,朱立倫連「超越九二共識」都無法拿得出手,只能是以「深化九二共識」來作為與習近平會面的主調,可能連「胡連會」時,連戰堅稱的「反對台獨」也不敢說出口。
相信,北京方面也體諒到朱立倫因受主客觀條件限制,而未能超越十年前「胡連會」時的連戰,因而對朱立倫的期望不會過高。但這並不等於不會對兩岸關係事務加大力度,以鞏固和深化「九二共識」及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態勢。而且,在面對因「太陽花學運」而致台灣社會出現的某些微妙變化,及民進黨有可能再次上台的嚴峻局面,習近平更需要通過與朱立倫的會面,公開表達中共的相關立場,把「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認知和現狀局勢穩住下來。尤其是習近平在大陸內部進行「打貪」進入「深入區」,更需要兩岸有一個較好的環境以作支撐之際,或將會有新的政策論述宣示發表。


習近平在對內對外,都「甘蔗倒吃節節甜」、「芝麻開花節節高」,單是一個「世投行」,西方各大國就不顧美國的壓制,紛紛要求成為其創始成員,呈現出「大唐盛世,四方來儀」的氛圍。而「一路一帶」也得到沿路沿帶國家和地區的熱烈迴響。但是,台灣局勢仍然揪心。雖然是台灣社會形勢複雜,有「台獨」勢力和民進黨作挭,但馬英九失誤,未有籍著二零零八年的狂勝而打鐵趁熱,反而採取了一系列「應加速卻踏車」的措施,包括委任台聯黨「立委」賴幸媛出任陸委會主委等,也耽誤了機遇。現在,馬英九已差不多等於是「看守總統」,兩岸的差距更為拉大。不要說是經濟形勢,就說是兩岸執政黨的實力就有天淵之別。因此,習近平或將會籍著「習朱會」,以高屋建瓴的姿態發表較為強勢的論述,以掌有對兩岸事務的主導地位。倘果如此,十分注重「比例原則」的馬英九,不知將如何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