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馬英九一項活動引出各自想像


馬英九在中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將於前往大陸出席並聯合主持第十屆「國共論壇」,隨後前往北京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晤之前,決定於本月二十九日前往陸委會視導。據陸委會昨日發出的新聞稿說,馬英九這是藉「汪辜會談」二十二周年,發表重要談話,彰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重要性,並闡述過去七年推動大陸政策的成果。陸委會還指出,馬英九曾任陸委會副主委,任內兩次「回娘家」,看望老同事,顯現馬英九與陸委會的深厚情誼和革命情感。


此消息公佈後,引發一些媒體好奇並作出各種揣測,並認為深有其意。馬英九挑選陸委會來紀念「汪辜會談」二十二週年,顯然是要在凸顯自己對「九二共識」的詮釋權和主導權的同時,也是要對黨內重申自己對兩岸關係的掌控權。實際上,馬英九曾是陸委會的開山鼻祖,雖是特任副主委,但由主委是「行政院」副院長,因而實質上陸委會的日常工作是由馬英九主將。而由於馬英九此前是「研考會」主委,調他到陸委會,一來他曾是大陸工作會報的重要工作人員(有點類似秘書長),二來他是部長級官員,卻調他出任陸委會副主委,既是要與主委由「行政院」副院長的「高配位階」相對應,也是要保留馬英九部長級官員的位階待遇,因而專為他安排了一個「特任副主委」的職務,這是在「行政院」體系中獨一無二的,一直保留至今,盡管陸委會主委的層級一路降低,從「行政院」政務委員一直降與普通的部會「一把手」無異,甚至是讓「娃娃兵」王鬱琦出掌這個「馬英九的政績全靠他了」的極為重要職務,都保留著這個「特任副主委」。既然陸委會對馬英九來說是這麼重要,是他的「發跡之地」,因而他要籍著「汪辜會談」二十二週年,來到陸委會宣示「九二共識」的重要性,當然是可以理解。


然而,今年只是「汪辜會談」的二十二周年,既不逢十也不逢五,為何會要隆重到前赴陸委會宣示「九二共識」的重要性,而不是「汪辜會談」的台方實施機構,尤其是產生「九二共識」的台方機構——海基會?實際上,前年四月二十九日的「汪辜會談」二十周年活動,是頗為隆重的,但馬英九也是到海基會出席其舉辦的「辜汪會談二十周年紀念茶會」活動,並發表了「有了白紙黑字的『九二共識』,才有『辜汪會談』;沒有『九二共識』,不會有『辜汪會談』」,「兩岸人民都屬於中華民族,都是炎黃子孫,共用相同血緣、歷史跟文化;在這五年中透過和平互利的交流、彼此切磋與砥礪,開創了中華民族前所未有的格局,也為東亞與世界樹立了一個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的正面範例。這得來不易的機遇與成果,“我們一定會珍惜,也一定要延續」的重要談話,還向受邀專程前來臺北參加紀念活動的汪道涵兒子汪致重贈送一座木雕。因此,要紀念「汪辜會談」,彰顯「九二共識」,似乎是海基會更適合。但依最近的黨內外政治態勢發展,似乎在海基會發表相關言論,並不能準確展示馬英九此刻的複雜心情。


因此,有台灣媒體打出的標題是:《不讓朱習會專美於前?馬英九將視導陸委會重申九二共識》,並在內文中指出,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近來屢次抨擊馬政府,將兩岸關係視為「國共關係」,就連朱立倫也強調要「超越九二共識」;因此陸委會指出,馬英九將藉「汪辜會談」二十二週年的時刻,重申「九二共識」的重要性。另外一些媒體,也有類似的說法。


是否如此?似乎是「八九不離十」。首先,是針對黨內方面,馬英九似乎是對自己的黨主席繼任人朱立倫有機會與新加坡會面,又羨又妒,並對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宣稱,朱立倫將會在「習朱會」中提出「超越九二共識」,頗不以為然。實際上,馬英九在成功獲得連任後,就聲稱要建立「歷史地位」,而在習近平接任中共總書記後,要以實現「習馬會」來達成這個目標。為此,他透過各種渠道進行聯繫,還真的搞出了幾個方案,包括「金門會」、「新加坡會」、「澳門會」等。但馬英九卻堅持要在「北京ECFA會」,這是國際場合,有違一個中國原則,習近平擔任不會答應。再加上爆出了個所謂「張顯耀共諜案」,「習馬會」因而告吹。現在,政治資歷比自己淺得多的朱立倫竟然後來趕上,捷足先登反超前,顯然是心理難以平衡。於是,在「習朱會」前大講「九二共識」,就是要顯示自己對「九二共識」的詮釋權,及對兩岸關係政策的掌控權。


不要忘記,現任陸委會主委夏立言,日前在赴「立法院」備詢時就說過,朱立倫沒有陸委會授權,不能討論涉及公權力事項或簽署協議,並公開表示「習朱會」的任何結論,不能拘束「政府」。以夏立言與馬英九的密切關係,相信這番話準確地反映了馬英九的心態和意圖:「陸委會」才是代表馬英九「掌舵」兩岸關係事務的,國民黨中央不是。而按「憲法」及《國家安全法》規定,「總統」直接主管「外交」、「國防」和兩岸關係事務,這就更能彰顯自己在兩岸關係的權力,朱立倫在「習朱會」所說的話,沒有馬英九或陸委會的授權,並不算數。


也就是說,馬英九是假借在陸委會的場地,宣示要搶回對「九二共識」詮釋的主導權。實際上,「九二共識」是由他的密友蘇起,在陳水扁已經當選「總統」尚未就職,即將卸任陸委會主委時疏理歸納出來的。陳水扁就職後,曾一度考慮接受「九二共識」,但卻遭到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不惜冒著「犯上」的大不諱,公開反駁陳水扁並否定「九二共識」。因而馬英九在就任「總統」後,安排蘇起出任參贊兩岸事務的「國安會」秘書長。另外,在海峽兩會於一九九二年在香港會談及隨後,達成了各自以口頭方式表達「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共識亦即「九二共識」時,鄭安國是「陸委會」企劃處長,直接參與籌劃這場磋商討論的細節。因而後來陳水扁上臺,鄭安國卸任陸委會副主委後 ,時任臺北市長的馬英九,讓他 出任市長顧問兼市長辦公室主任。而在「扁政府」否認「九二共識」時,蘇起和鄭安國兩人就合編了一本《「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共識的史實》小冊子,以大量的文件檔案予以反駁。因此,馬英九在陸委會紀念「汪辜會談」和重申「九二共識」,當然也是針對民進黨和蔡英文,尤其是在蔡英文有機會在「二零一六」當選「總統」,卻又躲避「九二共識」之際。  


再或許,馬英九也是針對目前對「九二共識」的種種言論。民進黨自不必說了,就說是國民黨內部,也有許多不同的說法,其中有一種,就是前面看來很時髦的「超越九二共識」,但實質上是質疑「九二共識」「已經過時」。或許,連朱立倫自己也發覺不妥,急忙改為「深化九二共識」。昨日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又進一步說是「豐富深化九二共識,與時俱進」,似是進行矯正。馬英九是否也將會對「超越九二共識」議論一番?


更進一步,馬英九可能也要籍此機會,重申「九二共識」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在習近平會見朱立倫,申明北京對「九二共識」內涵的詮釋前,來個對朱立倫提前「敲打」:必須堅持馬英九對「九二共識」的內涵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