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馬英九為何先踞後恭對待朱立倫?


馬英九在視導陸委會的談話,掃清了先前人們對「馬英九避防朱立倫」的疑慮。實際上,馬英九的講話基調,是是全力支持朱立倫的,尤其是在「九二共識」的議題上。另外,據傳馬英九也全力支持朱立倫與習近平會見,及支持他參選「二零一六」。在朱立倫對「二零一六」仍未鬆口的情況下,馬英九仍未放棄,等朱立倫完成「習朱會」後,再找他詳談。


這是重大而又微妙的變化。實際上,馬英九過去是處處防範朱立倫的。尤其是在去年底的「九合一」選舉之前,朱立倫一直對究竟是直奔「二零一六」還是留守新北市長,舉棋不定。以他的政治精算,當然是希望能取得代表國民黨參選「二零一六」的資格。但倘是參加「總統」大選,就不宜先行參加「九合一」選舉爭取連任新北市長,否則剛當選連任不久,就又投入「總統」大選,會被對手抓住把柄,攻訐他欺騙新北市選民的選票,因而對他的「總統」選情極為不利。倘是當選新北市長後辭職參選,按照《地方制度法》規定,必須在三個月內進行市長補選。這就注定了朱立倫在參選新北市長和「總統」中,必須二擇一。但朱立倫在等待馬英九「關愛的眼神」好久,仍未獲得「摸頭」,得知在馬英九的心目中,自己並非是馬英九的「最愛」,馬英九心目中代表國民黨參加「總統」大選的,是另有其人;並為了阻止朱立倫參加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威脅自己的「最愛」,馬英九要把朱立倫「鎖死」在新北市。因此,朱立倫在八班無奈之下,只好回頭參選新北市長爭取連任。由於準備時間短,再加上受社會大環境影響,朱立倫竟然只是小贏二萬多票,而且還是對民進黨內戰力不強的游錫i的「戰績」,比原先估計的將打贏二十多萬票,真有天淵之別。


在「九合一」選舉後,社會氛圍更不利於國民黨。這回輪到朱立倫不願參與「二零一六」角逐,而是甘於留守新北市,等待「二零二零」了。這是他出於愛惜羽毛,避防羽毛折損之外,還因為他倘投入「二零一六」大選,無論是辭職(新北市長)參選,還是帶職參選,都將會面臨極大的壓力。倘是帶職參選,其對手將會攻訐他「一山望見一山高」,對新北市的誠意嚴重缺失,對其「總統」選情不利。而且,他作為新北市長,必須顧及新北市政府的市政事務,就難以脫身在全島各處站台造勢拉票,導致戰力及選情拉不上來。倘是辭職參選,新北市長補選的時間點,早於「總統」大選。這就不但將會造成勞民傷財,並成為他參選「總統」的頗為沉重的政治包袱。因此,在他的盤算中,而且在目前的社會大環境之下,朱立倫還將會面臨「總統」、新北市長「雙失」的嚴峻局面,連國民黨在「六都」中,唯一掌握的「都」也給丟失了,因而成為國民黨的「千古罪人」。因此,朱立倫倒是不願投入「二零一六」,而是仰望「二零二零」,在蔡英文因為拒絕「九二共識」,而導致兩岸關係不進反退,政績比馬英九更為不忍卒睹,廣大選民真正感受到兩岸關係是國民黨的強項,急切盼望國民黨東山再起之時,仍保有年齡優勢的朱立倫才在「萬眾期待」之下,「黃袍加身」地宣布參加「總統」大選。


但時勢發展到今日,反倒是曾經要將朱立倫「綁死」在新北市,避防其參選「二零一六」的馬英九,要求朱立倫出選「二零一六」了。為何會如此?主要原因是馬英九料想不到,時勢並沒有按照他原先的設計路線走,全都搞砸了,因而只好對朱立倫實行「否定之否定」,希望並敦促他參選「二零一六」了。


實際上,按照馬英九原先的設想,是由吳敦義、江宜樺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吳敦義對自己忠心耿耿,而且在國民黨內的「天王」級人物中,以他的資歷最為完備,從「立委」、縣長、直轄市長,到國民黨秘書長、副主席,再到「副總統」,都全擔任過,黨內無人能出其右。何況,吳敦義在黨內外都沒有拉幫結派,也符合馬英九的期許。而江宜樺則是馬英九「從鏡子中找人」,亦即要找與自己的各方面條件都相似者的結果。


但事態的發展,卻讓他的計劃告吹。首先,是江宜樺並沒有展現馬英九所期待的行政執行力,反而處處被動,最後不得不辭職「行政院長」,連台灣大學的教職也回不去,只能待於家中「數薯仔」。吳敦義雖然是沒有甚麼過失,但氣勢始終拉抬不起來。在過去幾次民調中,吳敦義的民調支持率實在太差,始終徘徊在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之間,甚至在與蔡英文的對比民調中,反而有拉抬對方支持度的效果。對此,馬英九只得被迫放棄自己的原先計劃了。


在朱立倫怯戰棄選的情況下,藍軍內部最高呼聲的,就是王金平了。王金平也正在準備參選,準備在朱立倫與習近平會面返台後,即宣佈參選。綠色智庫也公佈民調,王金平的民調已經高過朱立倫。這項民調結果的形成,一方面是由綠色智庫進行,不一定完全準確,因為只是按照泛綠意識形態的標準設計問卷議題,因而與全民調相比,肯定是會有偏差,何況不排除也是民進黨的「反間計」伎倆,誤導國民黨的初選決策;二是因為朱立倫棄選,而致他的民調被壓低。


但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是馬英九最不願見到結果。如果國民黨是由王金平參選,對馬英九就是重大打擊。這不單止是馬英九與王金平素有仇隙,還因為王金平並非是國民黨的最佳人選,甚至懷疑他是「藍皮綠骨」。實際上,可以說,王金平是除宋楚瑜之外,馬英九最大的「內部敵人」。兩人從二零零五年黨主席選舉開始,就結下了怨仇,直到前年「關說案」爆發而到了頂點。本來,為了防堵王金平的反撲,還曾寄望於吳敦義;但奈何吳敦義「扶不上壁」,馬英九就只好回過頭來找朱立倫了。這真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盡管馬英九也不怎麼喜歡朱立倫,但起碼朱立倫不是自己的黨內政敵。而且朱立倫做事也比較穩妥,盡管不願意「馬規朱隨」,卻也對馬英九保持尊重,禮數足夠,因而馬英九的心中對朱立倫還能過得去。在「兩害取其輕」下,當然是寧要朱立倫而拒絕王金平。何況,朱立倫與馬英九一樣,都是外省人的第二代。因此,近日國民黨內就盛傳,日前馬英九在接見朱立倫時,當面鼓勵朱立倫參選,而致對朱立倫「逼宮」的聲浪越來越大。


至於對「習朱會」的態度,原先馬英九是希望能夠實現「習馬會」,以求建立「歷史地位」的。但因自己的叫價太高而致破局,卻被朱立倫捷足先登,馬英九的心中當然不是滋味。但既然「習馬會」已是「窒礙難行」,「習朱會」又是「勢在必行」,馬英九在「無可奈何花落去」之下,也只能是「認命」了,而且也相同了,因而轉過頭來支持「習朱會」。其中一個因素因素,就是希望「習朱會」能收穫較好的成果,大陸釋放更多利好因素,讓國民黨能夠起死回生,讓朱立倫下定決心參選「總統」,並成功阻擋民進黨再次上台。這樣,馬英九就可躲過民進黨的「秋後算賬」,不用像陳水扁那樣,鋃鐺下獄,可以安然度過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