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何曉衛人事安排顯見中央支持何特首工作用心

澳門中聯辦昨日正式發出消息,宣佈新任副主任何曉衛已於一月二日抵澳履新。這則消息,使敏感的人們注意到有几個微妙之處:一、這是澳門中聯辦首次就副首長來澳履新專門發出新聞公報,帶有「透明化」、「公開化」的意涵;二、何曉衛是與新華社受權發布國務院國家工作人員任免消息的同一天抵澳履新的,頗有當年「一切行動聽指揮」之意味;三、一月一日是元旦假期,何曉衛翌日就來澳履新,也有雷厲風行、不拖泥帶水之意況。

另外,何曉衛副主任是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個工作天抵澳履新的,這與自然節令中的「新」意涵,何其巧合。實際上,據《夢梁錄‧正月》載:「正月朔日,謂之元旦,俗呼為新年」,代表新的開始。王安石《元日》:「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流露了他在新的一年開始時對推行新法初見成效的滿腔喜悅心情,後人將此詩解讀為王安石明喻新陳代謝是事物的客觀規律。本來在過去,「元旦」是指夏曆正月初一,但在「辛亥革命」後,我國始用格列高利曆〔即公曆,俗稱陽曆〕紀年,遂將夏曆正月初一改稱「春節」,將格列高利曆一月一日稱為「新年元旦」。一九四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通過決議,正式將格列高利曆一月一日定為「元旦」。故新的一年的肇始,亦即在社會活動而不是文化習俗的「總把新桃換舊符」之日,應是在公曆元旦。而何曉衛在元旦履新,也就可被視為象徵他將與其他几位副主任一道,襄助白志健主任在執行澳門中聯辦的各項職能的同時,推行某些「新措施」。正如中共「十六大」政治報告所要求的,「創新就要不斷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發展要有新思路,改革要有新突破,開放要有新局面,各項工作要有新舉措」。

因此,我們對友報關於中央政府今次調派外經貿部官員來澳出任中聯辦副主任職務,將會有利於澳門特區政府正致力於加強發展與內地經貿聯繫合作的策略,及有助於澳門特區政府發展葡語系國家經貿服務平台策略的落實的分析,予以認同及欣賞。實際上,何曉衛不但是對外經貿合作的技朮官僚,而且具有西班牙語專業,並曾在以葡語為官方語言的幾內亞比紹工作過,完全可以在配合及協助澳門特區政府落實「三個服務平台」尤其是為內地與葡語系國家經貿發展提供服務平台方面,幫上大忙。另外,特首何厚鏵去年曾率團到莫桑比正克尋找商機,而何曉衛副主任亦曾任過我國駐莫桑比克大使館經濟參贊,這個「巧合」,也折射出中央政府在澳門中聯辦高層的人事安排上,是如何無微不至地落實江澤民、胡錦濤、朱鎔基等領導人所一再強調的「全力支持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和政府的工作」的政策。

另外,由於何曉衛曾在外經貿部部長助理的崗位上,涉足過海峽兩岸經貿工作,其中廣為人知的,是在去年八月間,與董建華、盧瑞華、章孝嚴等分別在「粵港台經濟合作論壇」上致詞,故對兩岸經貿交流及合作,應是有丰富的經驗。就此,他還可在澳台經貿交流以及澳門在兩岸經貿交流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事務上,發揮別人所難以替代的作用。

中聯辦的這次高層人事異動,是一進一出。不久前被免職的另一副主任劉名啟〔調任南方航空集團公司黨委書記〕遺下的空缺,尚未填補。或許,日後中央還將會再為澳門中聯辦任命一位副主任,但也不排除出於機構改革及精簡的原因,而不再補缺。

至於調回北京的前任副主任柯小剛,本欄昨日猜測是將會出任外交部副部長;而友報則報導,是將會出任我國駐阿根廷大使。或許,友報的報導是較為准確。這是因為,按照中編辦批給外交部的編制,目前五個副部長的名額,已經全部佔滿,柯小剛難以「插足」。而具有副部長職級的外交官出任駐外大使,則比比皆是。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王稼祥、張聞天〔還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劉曉、姬鵬飛、耿飆,到近年的李肇星、楊潔箎、喬宗淮,以至剛從駐巴西大使任上調來澳門任外交部駐澳門特區特派員的萬永祥等,均是如此。而且,還有一個小道消息說,朝鮮還「指定」我國派遣駐該國的大使,必須是「副部長級」。因此,柯小剛以其西班牙語的特長,調到以西班牙語為官方語言的阿根廷出任大使,並不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