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美伊開戰一觸即發澳門特區宜及早採因應之道

英國《星期日快報》近日報導,由美國主導的對伊拉克戰爭將於二月二十一日午夜開始。美國總統布殊在聖誕節期間和以色列總理沙龍通電話時,向他透露了這個開戰時間,英國防務部門的首腦也已証實了這個開戰時間。該報導還聲稱,在這場戰爭中進行的空襲將是「世界迄今為止所見過的最具毀滅性的空襲」,屆時將有多達十一萬伊拉克難民逃往英國。

盡管以色列總理辦公室的一位官員,已通過電台發表聲明完全否認了《星期日快報》的報導,但美國當局卻至今對此消息是既不肯定、也不否認。不過,從布殊近日的多次談話內容,及加緊向中東調兵遣將的情況來看,美伊戰爭已是一觸即發,勢在必「打」。這樣,就勢必會對澳門經濟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因此,澳門特區政府必須及早因應,並採取相應對策,力爭將其影響降至最低程度,以保持澳門特區的穩定繁榮,使「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在國際社會上放射出更為璀燦的光輝。

就此問題,本欄曾於去年九月十一日有過分析:有人認為,伊拉克距離澳門很遠,伊拉克也不是澳門的主要傳統貿易伙伴,更沒有多少伊拉克遊客來澳門旅遊。另外,澳門與伊拉克向無任何政治關係。故從理論上來說,即將爆發的美伊戰爭,應對澳門不會帶來什麼影響。然而,澳門是一個國際城市,澳門經濟受國際政治經濟的影響較深,正所謂「國際經濟感冒,澳門經濟發燒」。故此,美伊如果開戰,其對國際經濟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澳門也不能獨善其身。任何的盲目樂觀情緒,都是無益於澳門社會經濟繁榮發展的。只有未雨綢繆,預早因應,才能把美伊開戰對澳門經濟的負面影響,降至最低。

實際上,澳門本身沒有能源資源,百分之百依靠進口。除了部份燃油是由祖國內地供應之外,澳門電力公司發電用的燃油,基本上是來自中東〔即使是購自新加坡等地的成品油,其原油也大多是來自中東〕,還有一些用油大戶如酒店等,其燃油來源地也是中東地區。如果美伊開戰,就勢必會引致油價急升,甚至是油源緊張,供不應求,這就勢必會影響到澳門的整體經濟。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的「石油危機」對澳門經濟所產生的影響,大家應是記憶猶新。當時因為石油供應短缺而引起油價上升,導致一場全球經濟危機,市場萎縮,澳門經濟元氣大傷。如果美伊開戰,由於伊拉克是產油及原油輸出大國,其石油儲量及產量均為全球第二,僅次於沙特阿拉伯,故就勢必嚴重影響全球石油供應,並造成油價急升,進而影響全球經濟。在此情況下,澳門經濟在受到石油供應短缺和油價急升的直接影響之下,可能還會受到出口市場萎縮、海外遊客減少的間接影響。

有人可能會以祖國內地也有石油出產,屆時將會支援澳門特區的角度,認為國際石油供應緊缺及油價急升,將不會對澳門經濟產生直接的影響。這種想法在理論上應可打上滿分,但在實踐上則存在著盲點。這是因為,盡管內地當年在開發了大慶油田之後,確是曾將「貧油國」的帽子甩到太平洋去,但在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來,由於內地經濟發展突飛猛進,各種車輛數目更是以幾何級數增長,這就構成了對燃油需求的急促增長。因此,現在內地的石油產量,已根本無法追上實際消耗量,存在著較大的缺口,又需向外國進口石油。也正因為如此,國家有關研究部門在研究國家安全的戰略問題時,就把「石油安全」列入重點項目,並制訂措施,以防范萬一國際形勢劇變,被外國反華勢力掐斷了中國的石油進口管道對國家安全所造成的傷害。如果美伊開戰,引起國際石油供應緊張、油價急升,內地本身也是受害者,且還須「儲油備戰」。故即使是因為澳門對燃油的總體需求量不大,內地有可能會在供應方面支援澳門,但在油價方面看來也將會是愛莫能助。而且,澳門電力公司發電機組的技朮性能,也未必適用國產油品。

實際上,筆者最近幾個月來在內地出版的一些報刊以至書籍中,就經常閱讀到有關探討中國的石油〔能源〕安全及其戰略選擇的論文。這些論文均指出,石油是不可再生的戰略資源,它對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失去大量的石油供應,沒有一個高度工業化的國家有望能夠生存下來。而據專家評估,我國石油可採資源為一百四十億噸,是世界最終可採儲量三千一百一十三億噸的百分之四點五。一九九七年我國剩餘探明可採儲量二十一億噸,僅佔當年全球剩餘探明儲量一千三百九十點七億噸的百分之一點五,排在第十二位。同時,我國石油資源中有百分之四十三點六屬於稠油和低滲透資源,質量差,開採難度大。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能源結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九九四年至二零零零年,中國的石油年消費量上升了百分之五十五以上,但石油產量只上升了百分之十一,石油供應一直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解決這一矛盾的主要辦法是大量進口石油。從一九九三年開始,中國成為石油淨進口國,石油進口量由一九九四年的二百九十萬噸上升到二零零零年的七千萬噸,上升了二十六倍,石油進口依存度大幅度提高。而且,中國目前進口的石油主要來自中東地區,從中東進口的石油佔進口總額的一半以上〔百分之五十六點二〕,其次是北非,進口以來源地有限。如果有某個大國控制了中東,就可以間接地對中國實施能源控制。中國運輸石油的路線也沒有多少選擇,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要經過印度洋──馬六甲海峽──南中國海一線,極易受到封鎖。由於中國尚未建立完善的石油儲備制度,如遇上特殊情況,正常的石油進口就可能會無法得到保証,國內的人民生活、經濟運行乃至國防,都會受到重大影響。在此情況下,內地石油出口商就未必能完全滿足澳門的燃油需求。即使是新加坡等地石油供應商能夠保証澳門的燃油需求,也必然會受到石油加價的影響。而澳門又沒有什麼燃油儲備設備,更未建立燃油儲備制度,就只能被動捱「打」。

如果美伊開戰,可能還會給澳門博彩旅遊業帶來另一個潛在隱懮,就是「恐怖」勢力報複的問題。本來,澳門並無多少美商美資,是不用擔心這一點的。但由於賭權開放,有來自美國拉斯維加斯的賭商投得其中兩個賭牌,在國際「恐怖」勢力難以對美國本土進行直接報複,就轉而向海外美商美資企業報複之下,由於澳門是國際城市,對包括一些回教國家在內的許多國家的旅客實行免簽入境優惠待遇,這就將會給回教「恐怖」份子混進澳門從事報複活動提供方便。因此,倘若美伊開戰,特區當局就應在加強出入境檢查及對「銀河」、「永利」的安全保護等方面加大力度,以堵塞漏洞,讓「恐怖」份子無從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