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曹其真的意見看政協委員應有政治品德素質

第十四屆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已定於三月三日開幕。而議程內容含有協商決定第十屆全國政協組成單位,委員名額及委員名單的第九屆全國政協常委會第二十六次會議,也定於本月二十日至二十六日舉行,就在全國政協常委的這次會議召開之前,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到澳門考察訪問。據說,在他與澳門區全國政協委員座談的過程中,全國政協委員、澳門特區立法會主席曹其真提出了有關政協委員的道德規範問題,當面促請李瑞環在主持政協委員換屆協商邀請工作時,要注意把好委員人選的「道德關」,防止某些不具「德才兼備」條件的人使用各種方法鑽進人民政治的隊伍中。而有消息說,李瑞環在傾聽了曹其真的這一意見和建議之後,表示在協商決定新一屆全國政協的委員人選時,一定要把好「道德關」。

曹其真的意見,十分及時,也說出了絕大多數澳門區全國政協委員和廣大澳人的心裡話。這是因為,在協商決定第九屆全國政協的委員名單時,就有人並未按照正當的手續及正常的渠道,而是繞過香港中聯辦或澳門新華社,托親友找關係,千方百計混進全國政協中。他們之所以要「撈」個全國政協委員當當,並非是為了履行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的職能,共商國是,建言獻策,而是要盜用全國政協委員的榮譽,去撈取某些利益,甚至是偷呃拐騙。比如,在香港,就有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捲入了遠華走私案,使國家蒙受巨大損失。又如,在澳門,陳繼傑因為使用不實文件騙取銀行信用,騙貸巨款,而遭香港廉政公署通緝。相信,如果陳繼傑的頭上不是頂著一頂「全國政協委員」的帽子,中資銀行也就不會那麼容易上當受騙。這幾個案例,已經嚴重玷污了政協委員的光榮稱號,也使人民政協的榮譽受到了損害。全國政協常委會及提名推荐這些人的有關單位,應當認真吸取這一深刻教訓。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章程》第二十九條規定,「每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的參加單位、委員名額和人選,由上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協商決定」。按此規定,第十屆全國政協的委員人選,是由第九屆全國政協常委會協商決定。而在具體操作上,則是由本月二十日開始舉行的第九屆全國政協常委會第二十六次會議協商決定。故此,雖然我們已經知道,已在中共「十六大」上退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李瑞環,也將不再擔任新一屆全國政協的主席〔有消息說新一屆全國政協主席將由中共第十六屆中央政治局常委賈慶林出任〕,但協商決定新一屆全國政協的委員人選的工作,仍是由李瑞環主持。因此,曹其真在此關鍵時刻當面敦請李瑞環關切新一屆全國政協委員的人選的道德問題,就是十分有必要的,也是十分及時的。當然,身為全國政協副主席的馬萬祺,全國政協常委的吳福,何鴻燊諸先生,也應以其對澳門情況的熟悉,及對人民政協、愛國統一戰線事業的責任感。在「把關」的過程中發揮關鍵的作用,在澳門中聯辦的協助下,按照政協委員的政治、道德、業務、身體等素質條件,對每一位澳門區全國政協委員的人選進行嚴格的審核。

作為政協委員,除了必須具有良好的道德品質之外,還須具備良好的政治素質。根據人民政協的性質和任務及澳門特區的特殊情況,他們必須熱愛中華人民共和國,擁護祖國統一和「一國兩制」,積極參加和支援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同心同德,群策群力地為我國各族人民的根本任務而奮鬥。他們對政協工作的重要性要有充分的認識,應具有為做好政協工作盡心盡力的光榮感、使命感和對國家對人民高度負責的精神。

實際上,政協委員是一種榮譽,但決不是徒具虛名的「榮譽稱號」。政協委員是一項工作、一種職務,一副光榮而又責任重大擔子。能否挑起這副擔子,全憑每個委員的自覺性,全憑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使命感,決不能只顧貪圖享受政協委員的「榮譽」,而不認真做切實的政協委員的工作。尤其是今後人民政協將在我國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日趨重要,委員的作用也將日趨突出,對政協委員人選的政治品德素質要求也就越來越高。

另外,政協委員還須具備較高的業務素質,亦即要有擔負政協工作的知識和才能。政協的工作具有很強的參考性質,國家的大政方針以及包括政治、經濟、科技、文教等各個方面的重要政策,在制定的過程中,就要拿到政協進行協商、徵求意見。如果委員沒有一定的文化素養和實踐經驗作為基礎,對方針、政策的精神不能理解,參政議政、協商監督就只能是言不達義,不切實際。這樣,參政就不可能參了到點子上,議政也不可能議出水平來。為了能正確認識和把握國家和地方的重大事項,准確分析和判斷各種情況和問題,切實履行好協商、監督的職能,政協委員應有不低於大專水平的實際文化程度和比較豐富的實踐工作經驗。除一般性的知識、直接經驗性的知識和本行業的專業和識外,委員還應有一定的社會活動能力和分析、處理問題的正確途徑和思維方法。

因此,政協委員必須具有較強的參政議政能力。參政議政能力的強弱,直接制約著人民政協基本職能的發揮。委員必須要有較強的文字和口頭表達能力,否則,有了好的想法和主張,都不能清晰地表達,未免功虧一簣。委員要講究辦事的速度和效率,否則,等到好的主張建議拿出來以後,卻已時過境遷。委員還應有膽略和氣魄,不滿足於在會議上舉舉手,表表態,而要敢於和善於陳述自己的主張。

其實,除了陳繼傑等極少數人外,澳門區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基本上是符合上述要求的。但因為到在換屆時,會有個別老委員因年齡關係需要退下來,也就必然會有新人予以補替,全國政協常委會在協商決定新一屆澳門區委員人選時,還是應當掌握好以上幾項基本條件。

〔更正﹕十一日本欄「明日」一詞應為「昨日」之誤,合更正〕
〔發自貴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