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何厚鏵訪粵是乘風借力敦促廣東省黨政當局?

特首何厚鏵前日旋風式訪問廣東。表面上看,是拜候新到任的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及「送別」即將離任的廣東省長盧瑞華;但在此表象背後的含意,卻頗為深遠,實質上是要乘中央已經確定支持「大珠三角合作」及港珠澳大橋計劃的「東風」,敦促廣東省黨政當局「地方服從中央」,以「一國兩制」的利益為重,盡早表態支持「大珠三角合作」及港珠澳大橋計劃。

實際上,中央支持「大珠三角合作」及港珠澳大橋計劃的態度,不但是從朱鎔基等中央領導人的一系列談話中透露出來,而且近日還運用中央媒體,開展了「輿論攻勢」。──就以昨日新華通訊社播發的新聞電訊稿為例,就有多則是大談「大珠三角經濟合作」及港珠澳大橋的,並巧妙地引述了廣東省發展計劃委員會主任黃偉鴻關於「省政府支持建設港珠澳大橋」的談話內容。甚至是還出動到《參考消息》,在前日出版的一期上,罕見地採用由該報駐香港記者撰寫稿件的辦法〔《參考消息》向來是以編發外國及台港澳媒體的消息報導及評論文章為主〕,刊登了題為《取長補短,共創雙贏,港澳與珠三角走向大融合》的長篇述評,及題為《無論誰建港珠澳大橋,我都支持》的專訪胡應湘內容。這股「輿論攻勢」,必會對廣東省黨政當局形成一定的政治壓力。

正如本欄較早前述評,即將卸任的廣東省長盧瑞華,並不支持港珠澳大橋計劃。目前,在香港特首董建華已將港珠澳大橋計劃納入「施政報告」,澳門特區政府也歡迎和支持該項發展計劃,粵西一帶縣市也翹首以待這項計劃的情況下,落實這項計劃的唯一阻力,是來自盧瑞華,並因此而影響到廣東省若干相關行政主管部門的態度。隨著盧瑞華即將在几天後不再擔任廣東省長,來自廣東省的「阻力」,或許將會逐漸消失。

尤為重要的是,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政治報告中宣佈,中央將堅定不移地實行「一國兩制」方針,嚴格按照「香港基本法」和「澳門基本法」辦事,全力支持香港和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政府的工作,廣泛團結港澳各界人士,共同維護和促進香港和澳門的繁榮、穩定和發展。而新任總書記胡錦濤,也在會見董建華、何厚鏵時,表態竭盡能力支持兩位特首的工作,在中共「個人服從組織,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的組織紀律之下,廣東省黨政當局如果仍將自己的局部利益置於「一國兩制」的全局利益之上,就必然會犯政治錯誤。

因此,何厚鏵前日的拜訪廣東省黨政首長之舉,也就十分著時。值得注意的是,何厚鏵前日所拜會的新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不但是在政治上與中央保持一致,而且在實務上也是興建跨海大橋的積極推動者。──他在出任中共浙江省委書記時,就積極推動浙江寧波至上海金山衛的跨海大橋計劃,這座大橋的長度是港珠澳大橋的三倍,而且地質、水文條件比港珠澳大橋更為複雜,不要說杭州灣口水深淤泥厚了,就是那個著名的「錢塘江大潮」所產生的衝擊力,就對這座跨海大橋形成極大的考驗。因此,在張德江的眼中,盧瑞華所說的「水文和生態影響」問題,簡直是不屑一提﹗而至於「投資資金來源」問題,更不是難題。投資額比港珠澳大橋多數倍的杭州灣跨海大橋計劃,張德江都有信心解決資金問題,那麼,投資額相對較小的港珠澳大橋計劃,又如何能難得倒新一屆廣東省黨政負責人?何況,早已有外商及港澳商人表態參與投資港珠澳大橋,是無須盧瑞華擔心資金問題的。

盧瑞華之所以不支持港珠澳大橋計劃,除了是擔心該大橋將會分薄廣東省正全力催谷的深圳鹽田港的貨運量之外,看來也是與他的「伶仃洋大橋情意結」分不開。──他極為支持梁廣大提出的「伶仃洋大橋」計劃,並「兩脅插刀」,親自擔任「伶仃洋大橋」項目的總負責人。但現在,他極有可能會盡力撇清與梁廣大的關係,因為據《中國經營報》近日報導,梁廣大與珠海市駐澳門的「窗口」公司珠光集團及其前任負責人蔡光成,涉嫌捲入規模巨大、曾令中國民族菲林工業瀕臨滅亡絕境的「富士菲林走私案」,而該走私案又與「遠華案」扯上了關係。梁廣大即使是沒有直接參與該案,也須對此走私案負政治責任。在中央大力倡廉反腐之際,盧瑞華要是珍惜自己的晚節的話,就必然會撇清與梁廣大的關係,並辭去「伶仃洋大橋」計劃總負責人的職務。在此情況下,他也就將會失去不支持港珠澳大橋計劃的藉口和理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