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機場當局應深刻記取差點晚節不保之教訓

有關澳門機場管理當局曾要求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線的台灣四家航空公司在中途繞道澳門時,只能使用凌晨二時至六時的非繁忙時間在澳門國際機場起降一事〔詳見本報昨日頭版頭條報導〕,在台灣民航業界和媒體中引起議論紛紛,認為曾為兩岸「間接直航」立下頭功的澳門國際機場管理當局,卻在推動兩岸「直航」的關鍵時刻,差點做了「絆腳石」,甚為不智。幸好,澳門機場管理當局後來及時糾正自己的失誤做法,同意台灣四家航空公司的航機中途使用澳門國際機場的時間不受任何限制,這才挽回了不良影響,並使「台商春節包機直航」得以順利進行。否則,澳門機場管理當局在推動兩岸「直航」工作中的「晚節不保」,就將會使其「一失足成千古恨」。

為何澳門機場管理當局曾向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線的台灣四家航空公司發出傳真,指令只能使用凌晨二時至六時的時段在澳門國際機場起降?台灣民航業者及媒體中人有著各種不同的解讀。有人抱著良好的意願,認為澳門機場管理當局是為乘搭「台商春節直航包機」客機的台商著想,以客機在凌晨二時至六時在澳門機場起降的方式,使到上海台商在返回台灣過年及年後再前往上海「打拼」時,可像乘搭「澳航」執行「包機直航、一覺到底」航線的乘客那樣,在飛機上睡上一覺,就能完成航程,既舒服又節省時間。有人則從「單純業務觀點」出發,認為澳門機場管理當局的這一安排,純粹是因為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線的台灣四家航空公司的航機,對澳門機場來說是「額外負擔」。因為在日間航機起降繁忙的情?F下,無法再予「插花」安排,故只好安排在凌晨的「非繁忙時間」起降。然而,更多的人卻認為這一安排折射出澳門機場管理當局是「利益保護主義」在作祟,擔心「台商春節包機直航」將會搶走「澳航」所執行的上海──澳門──台北〔高雄〕航線的生意,而故意安排「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機只能在凌晨的較差時段使用澳門機場,迫使台商放棄乘搭四家台灣航空公司的「包機」,以保障「澳航」上海──澳門──台北〔高雄〕航線的上座率。

上述種種議論,當然只是台灣民航學者和媒體中人的「主觀猜測」,未必符合曾經作出這一決定的澳門機場管理當局的原意。實際上,第一種說法,並不符合台灣航空公司讓執行「包機」任務的航機「當天去當天返」,以提高客機使用率的調度安排。──如果客機只能在凌晨二時至六時使用澳門機場,就很難在這短短的四個小時內,完成在澳門機場先後兩次降落、兩次起飛的程序〔澳門至上海的航程需要差不多兩個小時,再加上在上海上客時間,只有四個小時是並不足夠的〕。而台灣民航業者的計劃,是客機早上從台灣起飛,在澳門升降後,中午抵達上海,上客後再經澳門起降,趕在黃昏前返抵台灣。這樣,客機前後兩次途經澳門的時間差,可能會超過四個小時,但因是在日間而可從容調度。至於讓台灣航機在凌晨時段使用澳門機場,使到乘客可以「一覺到底」的說法,也不切實際。因為如果航程順利,從上海到台北〔高雄〕,包括在澳門機場起降並停留半個小時的時間,也大約是四個小時左右,這四個小時的睡眠時間可說是「上不著天,下不著地」,還不如台商們日間乘搭客機,晚上返家能睡一個完整覺,更為舒適。

至於第二種說法,也不成理由。這是因為,航班比澳門機場更為頻密的香港機場,也沒有要求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線的另兩家台灣航空公司,必須在凌晨「非繁忙時間」使用香港機場的。實際上,「長榮」、「立榮」、「遠東」和「複興」等四家航空司之所以擇定以澳門機場為中停站,主要就是看上澳門機場的起降航班比香港機場較少,可選擇的時間帶較多。如果所謂「航班頻密難以安排」的說法成立,就將不但在客觀上貶低了澳門國際機場的容納量及操作人員的技術水平,而且也將損害日後澳門機場與各國商談開降新航線的「議價能力」。──既然澳門機場的航班已經頻密到無法加插起降航班的程度,如再強行增加航班,航機的起降安全就難以得到保障,這又如何能吸引到外國航空公司開闢至澳門的新航線?

因此可以說,要求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線的台灣四家航空公司的客機在凌晨二時至六時使用澳門機場的做法,頗為笨拙,自貶能力,授人以柄,讓台灣民航業者譏為「本位利益主義作祟」。更重要的是,可能會在政治上產生幾乎使「台商春節包機直航」破局,干擾中央對台政策的客觀效果。實際上,中央之所以從當初的堅持「雙向直飛」,到後來幾乎是全盤接受「陸委會」提出的「單向繞道」方案,就是著眼於它既可促成台灣民航客機飛進祖國大陸,衝破「兩岸關係條例」的桎梏,有利於今後推動兩岸「直航」,及可向四十萬上海台商提供方便,符合「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戰略決策,及「三個代表」中「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政治方向。如果澳門機場管理當局只是為了維護一己之利益,而在客觀上對中央的正確決策有所干擾,那就可能會在政治上犯下錯誤。這個教訓,是應當牢牢記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