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澳門國際機場之榮幸,澳門國際機場之遺憾

「台商春節包機直航」昨日實現歷史性首航。儘管它確實不等同於兩岸「直航」,但畢竟已為兩岸「直航」找到了切入點。因此,它的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都是不可低估的。

值得廣大「澳人」特別是澳門航空業界欣慰的是,我們澳門特區並沒有在這具有指標性意義的兩岸關係發展進程中「缺席」,而是充分利用澳門國際機場的便利條件,積極參與並擔當了重要角色。實際上,由「復興航空公司」執行的第二班「台商春節包機直航」班機,昨日就是繞經澳門國際機場往返。──早上十時許,「復興」客機由台北抵達澳門,停留了四十五分鐘後飛往上海;接載了一百三十七名台商後再循原線折返,下午四時三十五分再在澳門國際機場降落,停留大約半個小時後再次起飛,於傍晚六時十五分左右抵達高雄小港國際機場。

在這兩天,還將會有「長榮」、「立榮」及「遠東」等三家台灣地區籍的航空公司,利用澳門國際機場作中停站執行「春節台商包機直航」航班,將上海台商載返台灣過年。春節過後,「復興」、「長榮」、「立榮」、「遠東」等四家航空公司,也將再次執行「春節台商包機直航」航班,將台商載返上海繼續「打拼」。

分別向兩岸民航主管單位申請參與「台商春節包機直航」經營並獲批准的台灣地區航空公司,共有六家。其中,除了「華航」及其子公司「華信」是因為這兩家公司目前已經營台北〔高雄〕──香港航線,對香港國際機場較為熟悉而決定以香港機場為中停機場之外,其餘四家航空公司是申請在澳門國際機場中停。這四家航空公司的「共同理由」,是因為澳門機場的起降航班較香港機場為少,可供選擇的「時間帶」較多。而「個別理由」則各有不同,但也是以較為熟悉澳門機場的情況為主。比如,「長榮」和「復興」早在澳門國際通航時就已開闢了台北〔高雄〕──澳門航線,而「立榮」是「長榮」的子公司,這些航空公司當然是希望是能「輕機熟路」。儘管在去年中的「港台航約」談判中,「長榮」也拿到了港台航線的經營權,按說「長榮」和「立榮」對香港機場也很熟悉,也可像「華航」、「華信」那樣,以香港機場為中停站,但這「父子倆」公司仍是選擇了澳門,這就折射出這「父子倆」公司對澳門國際機場懷有很深的感情。另外,「遠航」雖然並未直接獲得澳台航線的經營權,但由於「澳航」向「遠航」以「濕租」方式租用了「遠航」的飛機來飛行澳門──台北〔高雄〕航線,故「遠航」也對澳門機場較為熟悉,它在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中以澳門機場為中停站,也就順利成章。當然,如從另一角度看,也不排除「遠航」因在去年中的「港台航約」談判中,爭取加入港台航線經營失利,而不愿飛經香港國際機場這個「傷心地」的因素。總之,在這次「台商春節包機直航」中,澳門國際機場承辦了三分之二的航班中停業務,何其榮幸。

走筆至此,突發奇想:因為受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二十八條關於台灣地區籍的民航機不得飛進大陸地區規定的限制,「澳航」在以「濕租」方式租賃「遠航」的兩架飛機時,只能執行澳門──台北〔高雄〕的航班,而不能飛進大陸地區,執行澳門──北京或上海、廈門…等大陸地區機場的航班。這是因為,儘管這兩架客機的外表塗上了「澳航」的標並,機艙內全部換上了「澳 航」的用品〔如椅墊、緊急情況說明書、餐具…等〕,而駕駛員和空姐也穿上了「澳航」的制服,但該客機的登記「國籍」仍是「中華民國」,駕駛員及空姐所持証件仍是台灣地區的証件。但在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班的「遠航」客機進入大陸地區之後,上述的桎梏已被打破。此後,「澳航」是否可以此為由,經過一定的行政程序,也可調度這兩架向「遠航」租賃的客機來執行澳門──上海、北京、廈門…等內地航班?這確是一個值得探究的問題。如果是可以的話,「澳航」就可向「遠航」租多几架飛機,用以執行內地航班,至少也是可以執行深圳──澳門──台北〔高雄〕的全貨運航班。這樣,不但可以解決「澳航」飛機數量不足,未能適應業務發展的需要,但在面臨兩岸「直航」在即、經營前景充滿不確定性而不敢貿然增購飛機的問題,又可補償「遠航」在去年中「港□航約」談判未能獲得港台航線經營權的「損失」,使「遠航」也能享受到「一國兩制」的好處。更重要的是,藉著「澳航」利用租賃的「遠航」飛機來執行內地航班,對於掃除阻礙兩岸「直航」的各種障礙,也將會起到積極的作用。

目前,本欄曾批評澳門機場管理當局曾一度將凌晨二時至六時的「較差時段」,劃給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班的四家台灣航空公司的不智做法。而從昨日「華航」、「復興」的飛行情況來看,這一時段確實是「拆爛污」時段:一、「華航」、「復興」的航班都是上午赴滬,下午返台,並不領受「一覺到底」的「美意」;二、無論是「華航」從去程的抵達香港到返程的離開香港,還是「復興」的同一程序,所需要的時間都遠不止四個小時,而是長達七個多小時,根本不可能在凌晨二時至六時這四個小時內完成這一程序。這些,均無疑是強人所難。說句不客氣的話,是根本不希望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班的客機以澳門作為中停點。

中央政府在處理「台商春節包機直航」的個案中,並不計較於眼前的「吃虧」──大陸飛機不能「對飛」;即使是台灣飛機也須繞道港澳且是單程載客,與北京最初的「直飛」要求落差很大;台灣飛機上的「敏感文字」未作處理…等,而是為了照顧台商的利益,為了推動兩岸「三通」,而顧全大局、「特事特辦」,作出了重大讓步。即使是執行「台商春節包機直航」航班的六家台灣航空公司,由於是受到「單程載客,繞道港澳」的限制,也是以虧本方式經營,目的是為了能參與這具有歷史性意義的「首航」,並獲得未來參與「直航」經營的資格。但不知為何已在「一機到底,間接直航」方面立下「頭功」的澳門國際機場管理當局,如今卻曾一度不顧大局,為了「保住客源」而作出如此不智的決定?這又是澳門國際機場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