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從白志健到訪社團及與新聞界座談說開去

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副主任李勇武日前在社工部長陳啟明等人的陪同下,先後到訪工聯總會和街坊總會。憑記憶,這極有可能是白志健到任一年零三個月之後,首次正式拜訪工聯總會和街坊總會。而湊巧的是,此次拜訪活動正好是與他也是到任後第一次與澳門中文傳媒座談的同一日進行。因此,頗給人一個當年澳門中聯辦及其前身──澳門新華社的几任領導人「走出去,請進來」,與社會各界人士直接接觸的優良作風重拂人面、沁入人心的感覺。

在王啟人病重以至逝世之後,澳門中聯辦與澳門社會各界人士的公開互動,確實是比以往「冷」了下來。就以筆者所服務的新聞傳媒行業為例,一位主管宣傳工作的新任副主任到澳履新之後,曾以會見澳門新聞界高層皖浙訪問團成員的方式,「與澳門新聞傳媒見面」,並承諾日後還將正式與新聞界人士會面。但直到一年半後其離職為止,「與新聞界正式會面」的承諾都沒有得到兌現。而當時在「與澳門新聞傳媒見面」中與其見面的「傳媒代表」,僅是訪問團的成員,並不能算是具實質意義的「與新聞界人士正式見面」。這與其前任宗光耀副主任十分注意加強與澳門傳媒的聯繫,並多次組織策划了澳門新聞界高層或採編主管人員訪問北京,爭取到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李鵬、中共中央宣傳部長丁關根的接見,及與國務院新聞辦、新華通訊社、人民日報、中新社、中央電視台、全國記協、國務院台辦的負責人進行座談交流,並專程集體採訪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的做法,有著較大的落差。實際上,據說大多數中文媒體的負責人和採編主管人員,連其人的面都未能見上一次。

或許,前後兩位主管宣傳工作的副主任的想法,有所不同──後一位副主任可能是將中央政府關於「不介入特區高度自治範圍內事務」的指示,理解為「避免與澳門媒體接觸」。這就顯然是過猶不及了。在執行中央相關指示時,如果是從偏緊偏嚴的角度理解,可能就會引起某種反效果,從而辜負了中央的一番好意,並使中央與特區的關係處於某種「失衡」狀態。

實際上,在前澳門新華社更名為澳門中聯辦之時,在所公佈的澳門中聯辦的職能中,就有一項「促進澳門特區與內地之間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聯繫澳門特區社會各界人士,增進內地與澳門之間的交往,反映澳門居民對內地的意見」。此外,還有一項是「處理有關涉台事務」,這就要求澳門中聯辦必須加強與特區社會各界人士以至當地居民的聯繫,不能因為必須注意避免介入特區內部事務,而疏忽了與特區社會各界人士的聯繫。

為此,本欄約在一年前,就有過這樣的議論﹕須知道,澳門媒體所報導、評論的內容,並非僅僅是與「澳門特區內部事務」有關的澳門當地新聞,而且也有較多的屬於中聯辦職責的「增進內地與澳門交往」、「反映澳門居民對內地意見」及「處理涉台事務」的內地及台灣新聞。另外,中聯辦職能中的「聯繫外交部澳門特派員公署及解放軍駐澳部隊」、「聯繫和協助管理中資機構」,也都是澳門媒體報導、評論的對象。如果僅僅因為是為了「避免外間產生干預澳門特區自治範圍內事務錯覺」而疏冷與媒體的聯繫,那就無疑是因噎廢食、「斬腳指避沙虫」。

自王今翔副主任接手主管宣傳工作後,情況有了明顯的變化。他陪同〔實質上可能是籌划〕白志健主任與澳門中文媒體負責人座談,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可能是王今翔在其長期的副主任〔副社長〕崗位上,親眼看到宗光耀副主任緊密聯繫澳門中文媒體並取得很好的政治效果,使到澳門的新聞報導和社會輿論能夠有力地配合及促進澳門過渡期各項工作穩步進展,及支持特首何厚鏵依法施政的情況,知道自己應當如何發揚這一優良工作作風,並能正確處理「不干預澳門特區內部事務」與「促進澳門特區與內地之間的文化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的關係,從而做到「有所為有所不為」之故。

令人感到欣喜的是,白志健、王今翔在與澳門中文媒體座談時,已經承諾了盡快與中央媒體單位聯絡,安排澳門新聞界訪問北京一事。或許,很快又將會出現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日之前,澳門媒體負責人及採編人員在京澳之間絡繹於途的熱烈景象。

回頭說到白志健、李勇武到訪工聯總會、街坊總會一事。我們注意到,白志健在談話中,有几句話是頗具新意的。包括「按照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的精神,積極探索新時期群眾工作的新思路,把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與維護基層群眾的合法權益有機結合起來」,「積極探索社團工作的新路子」,「堅持與時俱進,適應新形勢、新任務的要求,進一步總結經驗,丰富和完善工作思路、工作方法,加強自身建設,重視加強和拓展青年工作,提高隊伍的素質和活力」等。

澳門有多個主要的傳統愛國社團,而白志健在進行拜訪活動中,首先就是到訪工聯總會和街坊總會,看來這不但是因為這兩個社團在澳門社會中享有較為重要的社會地位,而且更是著這兩個社團「積極探索社團工作的新路子,各項工作都取得很好進展」而來。冀求透過肯定這兩個社團的工作,將其「積極探索社團工作的新路子」的經驗,推廣到其他的傳統愛國社團中去。

本欄曾分析,工聯總會和街坊總會的新老交替,不但是有實踐〔即在換屆選舉中提拔了一批新人〕,而且也有理論,這是澳門傳統愛國社團的事業興旺發達、後繼有人的重要標並。看來,透過白志健高度肯定這兩個傳統愛國社團,必定能促進其他的大小傳統愛國社團也要與時俱進,緊緊跟上時代新步伐,在實現領導機構的「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做好新老新替的同時,也為會務工作引進新思維,在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前提下,切實維護基層群眾的合法權益,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為特區經濟復甦、政治穩定、社會發展,作出更大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