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在澎湖澳門包機航線首航被逼押後的背後

就在澳門航空公司為了因應未來發展及兩岸「直航」將會造成的影響,所租賃的一架新客機抵達澳門並舉行祈福儀式,其負責人也公開宣稱將會考慮開闊新的航線之際,卻傳來了由「澳航」執行的澎湖──澳門間包機航線出師不利,原定於明〔三十一〕日啟航的「澎澳包機航線」,由於台灣當局阻撓,遲遲不願批准「包機航線」成行,致使旅客紛紛退訂,業者不堪虧損,而決定將首航日期延後至二月二十二日。

「澎澳包機航線」首航失利,「澳航」的損失倒不算大。因為該航線即使能夠成事,其業務量在「澳航」的總業務量中,可說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何況,馬公機場因受地形及長期軍事管制的限制,也只不過是一個跑道較短、設備較為簡陋,不適宜中、長程國際機型客機起降的機場,這將會對「澳航」的安全飛行構成沉重壓力。尤其是去年的兩宗民航機失事案,都是發生在澎湖上空,更使人對澎湖海、空域的安全系數產生心理陰影。

而受到「包機航線」失利打擊最大的,還應是澎湖縣政府及當地旅遊業者。澎湖縣是台灣地區的一個小縣,人口只有九千三百六十六人,是除「福建省」的連江縣〔七千七百三十五人〕、金門縣〔五千七百五十三人〕之外,台灣省內人口最少的縣。由於過去長期的兩岸軍事對峙,澎湖根本不可能進行什麼民用建設,致使地方經濟一塌糊塗,連地方政府的辦公費用也十分拮据。去年,就有一個鄉的鄉長因辦公經費籌措無著,而在鄉政府辦公室內掛起了五星紅旗,公開宣稱只有北京接管才有可能會解決辦公費用。

為了發展澎湖,當地地方官員和「民代」想了不少辦法。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解除了軍事管制之後,當地政府曾把希望寄托在開放旅遊方面,並在當時的台灣省長宋楚瑜的積極支持之下,籌劃在澎湖開賭。也正因為如此,澳門旅遊娛樂公司曾派員前往考察,希望能搶飲「頭啖湯」。而國民黨當時的「大掌柜」劉泰英,也打算與後來在澳門賭牌開放中投得其中一個賭牌的美國賭王史提夫‧溫合作,投資興建渡假村式賭場。但是,由於台灣地區的「刑法」規定,無論是開賭還是參賭都屬刑事犯罪行為,澎湖如要開賭,就將受到「刑法」的限制。而台灣當局又不愿僅是為了澎湖一縣的發展修改「刑法」,故「澎湖開賭」之議一直進展不大。在民進黨執政後,「澎湖開賭」的阻力更大,因標榜為「改革」、「清流」的民進黨,不會為了一縣的發展而大開賭戒,毀掉自己的形象。去年,在國民黨和親民黨籍「立委」推動下,「立法院」通過了「離島發展條例」修正草案,但其中的「博奕條款」卻關闖失敗。此次澎湖縣政府積極推動「澎澳包機航線」上路,固然是要攪活澎湖的旅遊發展,但也包含了要藉「澎澳包機航線」來向台灣當局及「立法院」施加壓力,促使「博奕條款」再次闖關並獲成功,及批准澎湖縣的多個賭場投資計劃的用意。

除了「開賭」之外,澎湖縣政府為了推動當地經濟發展,還提出了其他的一些發展規劃,如海洋科技中心等。其中的「小三通中轉」,是計劃開放澎湖島在兩岸實現「三通」之前,作為「小三通」的中轉地點,兩岸的貨物、人員可經澎湖中轉往來兩岸。但囿於台灣當局的政治立場,澎湖縣政府的這一建議,一提出就遭到了「封殺」。最近,澎湖縣政府和旅遊業者又積極提出「澎湖──澳門包機航線」計劃,如果獲得成功,馬公機場就將會成為台灣地區的第三個國際機場,其地位將會大為提高,但卻處在「先天不足,後天失調」之態。所謂「先天不足」,是在「航權對等」之下,只有幾千人口的澎湖,並不擁有足可與澳門「對等」的客源。同樣,澎湖也不是澳門居民出外旅遊的首選地點,客源也是有限。除非,是澎湖縣政府「醉翁之意不在酒」,既不講究「對等航權」,也不僅滿足於來自澳門的遊客,而是希望能藉啟動「澎湖包機航線」之機,將原適用於澳門居民的入境政策延伸到內地居民,藉以搶在台灣當局宣佈全面開放大陸居民赴台旅遊之前,吸引大陸旅客到澎湖旅遊、消費。

所謂「後天不良」,就是台灣當局的阻撓。即使是對擁有台灣地區入境權的澳門居民,台灣當局也曾以「國防」、「安全」等藉口,遲遲不願批准「澎澳包機航線」開通,更何況是途經澳門的大陸居民。直到今年一月十五日「行政院長」游錫親抵澎湖考察,才予以核准。但是,由於「陸委會」與「國防部」互踢皮球,延宕審批時機,導致原已購票的旅客紛紛退訂這個「不確定走不走得成」的春節旅遊,而致使業者不得不將首航日期押後。這就使原來就是開辦經費短綴籌措不易的澎湖縣有關單位和民間業者,更是「賭了夫人又折兵」,損失慘重。

台灣當局對待「澎澳包機航線」的態度及其後果,就像是對待「台商春節包機直航」一樣,也是因為拖延批准,令到旅客是否購票把握不定。但需求較大的「台商春節包機直航」最終仍能成功實施,而「澎澳包機航線」看來就只能是自求多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