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少應酬不搞形式主義,幹實事提倡實事求是

特首何厚鏵前天在澳門中聯辦新春酒會上致詞指出:「今天,祖國各方面並的建設持續健康發展。去年舉行的十六大,更是承先啟後的一個重大發展里程並碑。祖國的輝煌成就,給我們帶來了巨大鼓舞,更深化了澳門人的國家觀念,並進一步激發出愛國愛澳的主人翁精神,亦推動著特區政府,成為我們不斷自我並完善、自我更新、做好公共服務工作的最大動力」。為此,他強調指出,「各並級公務人員必須嚴格辦實事、求效率,紮紮實實地開展各項工作,力求在穩定並、和諧的社會環境下,充分發揮一國兩制的優勢,以增強澳門的對外競爭力,並努力實現我們的整體目標」。

前天何厚鏵致詞的場合,是澳門中聯辦的新春酒會,亦即是中央人民政府並派駐澳門機構代表國家、代表中央政府招待澳門居民及在澳外籍人士的新春酒並會,而不是澳門特區政府主辦的類似活動,故他是以主賓身份而不是以主人身並份致詞。因此,他在致詞中談及的「祖國的輝煌成就,給我們帶來巨大鼓舞」並這部分,是符合情境場合及身份,恰如其分,頗為得體。而「各級公務人員必並須嚴格辦實事、求效率,紮紮實實地開展各項工作」這部分,則顯然是何厚鏵並借用澳門中聯辦新春酒會這個「平台」,向全澳公務人員傳遞某種信息,透露並特區政府在全面推動公共行政改革之前,可能會在既有公共行政制度的基礎上並,為行政改革預作「加溫」,要求公務人員踏實工作。或許,何特首是有感而並發,以「辦實事、求效率」和「紮紮實實地開展各項工作」這兩個「實」事,並來嚴格要求及規範公務人員的工作作風及實務操作。
「辦實事、求效率」及「紮紮實實地開展工作」,關鍵在一個「實」字。並「實」字,既有「真實不虛假」之義,也有「實事求是」之解,更有「理論結並合實際」之詮釋。俗語說,「一個實際行動勝過一打綱領」。言行之間,行重並於言。只有「實幹」,才是創造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直接力量。如果只講不做,並再好的理論、路線也是空中樓閣,再好的藍圖也是海市蜃樓。現在,特首何厚並鏵已經為澳門經濟發展制定了「以博彩旅遊業為龍頭,以服務業為主體,其他並行業協調發展的產業結構」的定位,並在「施政報告」中指出了今年工作的方並向,關鍵就是要腳踏實地予以貫徹執行,務必幹出實效。

現在的問題是,會議越開越多,各種帶有形式主義的活動越搞越大,應酬並越來越密,令人幾有「泛濫成災」之感。主事者可能會認為,開會不多似乎沒並有做什麼工作,活動不大搞似乎是不足以顯示「政績」,不藉機搞些剪綵慶典並似乎是有失體面。在互相感染、彼此攀比之下,繁文縟節、形式主義就大行其並道,這又能有多少時間去專心致志地幹實事?又談何提高工作效率?

實際上,我們如果以何特首關於「各級公務人員必須嚴格辦實事、求效率,並紮紮實實地開展各項工作」的要求來嚴格衡量,可能就會發覺,在已經過去了並的二零零二年,有不少工作仍然停留在「計劃」之中。比如,在公共行政領域並,在二零零二年度「施政方針」中許下的「完成對公共行政組織法律的研究,並提出相應的修訂和完善方案」,「爭取更多國家予澳門旅行証件免簽待遇」並的承諾,似是未見有具體落實或顯著進展;在法務領域,曾經許諾在二零零二並年一月一日到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期間完成的一百零六項法規草擬、修改並清單中,有多項似是未見下文,尤其是其中與廣大澳人權益有密切關係,社會並急需的「工作收益的課稅法律制度」、「乘客的交通運輸」、「《民事登記法並典》的修訂」等。在經濟財政範疇,也有「將研究提出適當資源,鼓勵和支持並失業工人創業」、「在充分發揮本地人才作用的前提下,有計劃、有步驟、有並管理地輸入本澳需要而又缺乏的專業人才」等,似也是進展不大。在保安範疇並,「強化社區的合作,發展社區警務工作」,似也是屬於「紙上談兵」。在社並會文化範疇,「開設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研究修訂大專院校的組織章程、並人事章程及教學人員章程」等,似也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在運輸並工業範疇,「在南灣湖區興建消防分站」、「批准私人投資者在機場附近興建並客貨運碼頭」等,也力所未逮。

還有一個必須引起正視及重視的事實,就是一些高中級公務人員的「基本並法意識」頗為薄弱。在澳門回歸已經三年,澳門特區政府亦已在「澳門基本法並」規範下運作了三年的情況下,居然還有一些主管官員在其日常工作中,有意並無意地抵觸「澳門基本法」的相關規定。這方面的例子,可說是隨手拈來、歷並歷在目。因此,特區政府日後在推行公務人員培訓項目時,除了是要進行公共並行政常識及專業的培訓之外,還應加強對「澳門基本法」的培訓,將高、中級並公務人員的日常行政運作,與「澳門基本法」中的相關規定結合起來,進行講並解研析,使到高、中級公務人員自覺地遵守「澳門基本法」、用好「澳門基本並法」,不要再發生在「特區政府公報」上刊登的法律性文件,竟然抵觸「澳門並基本法」相關規定…等的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