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劉泰英代表國民黨競投澳門賭牌迷霧終獲廓清

鑑於中華開發金控董事長劉泰英涉及「新瑞都」、「台肥」和「中廣」售地等十餘件背信貪污弊案,並已被台北地方法院裁定「收押禁見」,嚴重影響中國國民黨的聲譽和形象,違反了國民黨黨紀,國民黨考核紀律委員會昨日決定先行停止劉泰英的黨權,再提請中央委員會會議追認,未來將視司法調查審理結果進一步處置。

盡管說,台灣地區的司法制度,實行「無罪推定」原則,劉泰英被控「背信、貪污」的案情,法院一日未有判定罪名成立及並未終審定猷,他都將是無罪的,這並不影響他的政治人格及道德人格。不過,對於中國國民黨而言,即使是劉泰英的涉嫌犯罪行為並未定罪,但因其案情已損害了國民黨的聲譽,且案情中有多項內容是侵害了國民黨的利益,國民黨也就有權按照《中國國民黨黨章》第十二章「紀律與獎懲」第四十三款第二項「損害黨之聲譽」及第四十四條第三項「停止黨權」的規定,予以黨紀處分。現在的處分是「停止黨權」,亦即在處分期間,不得行使黨員的各項權利。由於劉泰英具有中國國民黨第十六屆中央委員會委員的身份,故他在「停止黨權」處分生效期內,也不得行使中央委員的各項權利。倘若劉泰英所涉案件被法院確定罪名成立並經終審定猷,國民黨中央可能還將會依照「黨章」規定,予以「開除黨籍」的最重處分。

本來,劉泰英遭中國國民黨予以「停止黨權」處分,這只是國民黨的黨內家事,與澳門特區無關。但由於劉泰英曾有計划來澳門投資發展,並已進入實施階段,包括曾參與賭牌開投及決定收購富利銀行,據說也已決定在澳門合資興辦電子工廠,故劉泰英的涉案被收押,也應使澳門特區政府在處理與劉泰英有關的投資案時,保持審慎冷靜態度,不要被他曾是國民黨「大掌柜」及現任國民黨中央委員的身份所迷惑。

實際上,前年十一月間,當劉泰英決定以其掌握的「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與以美國拉斯維加斯為基地的「威尼斯人酒店」賭場集團合組「亞美娛樂股份有限公司」,向澳門特區政府遞交賭牌競投的「投資意向書」時,不知是劉泰英利用台灣「政黨輪替」後,北京認同及支持中國國民黨堅持「一中原則」的政治氛圍,而故意製造輿論,以圖為自己在競投賭牌中製造「加分」效果,還是港台媒體的穿鑿附會,傳出了劉泰英來澳競投賭牌的目的,是為了轉移在台灣島內的國民黨黨產,以免再受到陳水扁及民進黨當局的打壓,及為了開拓財源,以應付兩年後舉行的「總統」選舉的消息。而在賭牌競投委員會成員與「亞美娛樂」成員當面會談時,「亞美娛樂」的全體成員,在領呔上都夾有一個國民黨黨徽呔夾,似是暗示劉泰英和「亞美娛樂」是代表中國國民黨前來參加競投賭牌,大有要向負有向台灣示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任務的澳門特區政府變相施加政治壓力之慨。

當時,本欄就已拆穿了「劉泰英代表國民黨競投澳門賭牌」的西洋鏡。本欄當時指出:其一、盡管劉泰英確曾是長達七年地擔任中國國民黨投資事業管理委員會〔投管會〕的主任委員,他當時確曾是名符其實的「國民黨大掌柜」,但在二零零零年「五‧二零」後,中國國民黨中央機構進行架構重組,劉泰英已離開該機構,並由張昌邦接替其職務。因此,即使劉泰英真的有來澳門參與賭牌競投的打算,也不等於是代表國民黨而來,而是他的個人行為。其二、報導所指與美國財團合作的「中華開發」,雖然確曾是國民黨的黨產,但現在已並非完全是國民黨黨產。嚴格來說,「國營企業」的性質遠高於「黨營企業」。實際上,自劉泰英於一九九八年二月公開宣佈要將國民黨黨營事業手中所持有的「中華開發」股份全數賣出,並在此後陸續沽出股票之後,國民黨在「中華開發」內所持股量已經很少。據「台灣研究基金會」的調查結果,是百分之六點零五;而《財訊》月刊的調查結果更是低至百分之一點四,可說是微乎其微。其三、眾所周知,劉泰英是李登輝的「十三太保」之一,在國民黨敗選、李登輝辭去國民黨主席職務後,劉泰英也被國民黨中央黨部「掃地出門」,被張昌邦取代其「投管會」主委職務。因此,國民黨和連戰根本不可能向他委以代表國民黨進行「轉移黨產」及「籌措選戰經費」的重任。

因此,國民黨即使是真的有在民進黨窮追猛打黨產的壓力之下,要透過競投澳門賭場方式來轉移黨產,也不是由「中華開發」來充任這一角色,而是由其他的真正由國民黨全資或掌握控股權的企業,如中央投資公司、光華投資公司、悅昇昌投資公司、建華投資公司、啟聖實業等來實施。何況,所謂「籌措經費」之說,當時離台灣地區第十一任「總統」選舉只有二年多的時間,而即使是國民黨黨營事業能夠與其他財團合作競投到澳門賭牌,也不可能在這短短的兩年間就可有盈利。因此,劉泰英參與競逐澳門賭牌並不是國民黨的政黨行為,而只是劉泰英個人或是劉泰英所掌握的經濟實體的商業行為。

由於「亞美娛樂」在綜合評估中得分甚低,故盡管其打出「代表國民黨」的旗號來意圖搏取「同情分」,也難逃落敗命運。但是,在台灣地區有恃無恐「惡慣」了,曾有控告媒體紀錄的劉泰英,並不服輸,竟然以曾與其合作的「威尼斯人」跳槽,與「銀河」合作並中標為由,氣勢洶洶地揚言要向特區法院提出起訴。

如今,劉泰英因涉嫌犯案而身陷囹圄,國民黨也對其予以停權處分,相信這就不但完全可以廓清「劉泰英代表國民黨競投賭牌」的迷霧,而且也使他要「狀告澳門特區政府」的大氣球被戳破泄了氣。其實,他的「控訴氣球」早就已經被戳破,否則,特區政府在接到「銀河」關於轉批博彩專營權的申請時,也就不會那麼爽快地予以批准了。──因為劉泰英已經自顧不暇,既無心也無力顧及澳門這邊的「利益糾葛」了。何況,以澳門相關法律規定衡量,劉泰英即使是再來「狀告」,也是屬於無法可依的無理取鬧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