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地方官員黃鎮東為何對涉港澳事務指點兵兵?

正當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李鵬在赴廣東考察高新技術產業時,專程拐道到淇澳島考察「伶仃洋大橋」計劃,並發出「希望珠海市主動配合,做好有關工作,積極推動項目進展」指示之際,重慶市委書記黃鎮東亦以「前交通部權威」、「資深交通專家」的身分,向香港記者聲稱,反對「港珠澳大橋」方案,主張續建「伶仃洋大橋」,頗有互相呼應之勢。
盡管說,昨日香港幾家平面媒體報導黃鎮東這一表態性言論的消息,都未點出「黃鎮東」的大名,但綜合「前交通部權威」等稱謂,及他在該專訪中極力推銷「伶仃洋大橋經渝湛高速公路連接重慶」,以及上周香港有一個媒體採訪團曾應重慶市政府邀請到該市參觀採訪等幾方面的情況來看,這位「前交通部權威」就正是從一九九一年三月起,先後在李鵬、朱鎔基三屆「內閣」中擔任交通部長,去年十月中共「十六大」前夕,調往重慶接替調到中央工作的前市委書記賀國強〔在中共十六屆一中全會上當選中央政治局委員及出任中宣部長〕的黃鎮東。

黃鎮東對香港幾家平面媒體的記者所談的內容,大致上有如下幾點:一、不同意由胡應湘提出的分別連接珠海、澳門的「港珠澳大橋」方案。因為它一來將會影響到作為沿海旅遊成市──珠海的海濱景觀,使當地的旅遊業大打折扣;二來將會破壞大嶼山的生態環境──香港開埠一百多年來,政府一直都未規劃大規模開發大嶼山,令大嶼山的自然生態環境得以保護。如果「港珠澳大橋」接駁大嶼山,香港政府必將要重新考慮規劃,香港的市政發展短期將會有重大改變。二、如果要建珠江口跨海大橋,應以「伶仃洋大橋」計劃為基礎,再分兩條支線,一條去深圳蛇口,一條到經珠海到澳門。如果香港、澳門兩個特區政府擔心「伶仃洋大橋」有通關麻煩,則可留下兩條車道不用通關,進行封閉管理,直接連結香港和澳門。

然而,也是這一位黃鎮東在交通部長任上時,一九九七年二月底擔任接待葡國總統沈拜奧〔內地譯作「桑帕約」〕訪華的中國政府陪同團團長期間,在接受記者訪問時鄭重指出,「伶仃洋大橋」計劃應當考慮到澳門方面的意見。同是一個黃鎮東,為何在中國政府主管交通行政事務的交通部長任上,對珠江口跨境大型交通基建問題具有發言權時,尚能從「一國兩制」的角度尊重澳門方面的意見,但在改任內地省級地方政府的負責人,已在珠江口跨境大型交通基建項目再也不擁有發言權之時,卻又毫不理會澳門特區的高度自治權及廣大澳門居民的感受,「點指兵兵」一番了呢?

其實,黃鎮東在談話中所引述的一些資料,顯然是早已過時,亦即他已有相當一段時間並未接觸到有關珠江口大型跨境基建項目計劃的進展狀況:一、「港珠澳大橋」方案,正是香港特區政府的發展規劃,並已寫進特首董建華的「施政報告」之中,並不存在黃鎮東所指的「香港政府必將要重新考慮規劃,香港的市政發展短期將會有重大改變」的問題。二、香港特區政府正開展大規模發展大嶼山的規劃准備,除了已建好的新國際機場及在建的迪士尼樂園之外,還准備在大嶼山北興建大型物流中心,而不是黃鎮東所指的「政府一直都未規劃大規模開發大嶼山」。三、香港特區政府主持「港珠澳大橋」方案研究工作的,是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冬秀,而廖冬秀正是著名的環保專家,北京「申奧」就是邀請她出任環保顧問。相信,在她的精心企劃之下,「港珠澳大橋」方案不但可以保護好黃鎮東所擔懮的「大嶼山生態環境」問題,而且更可以處理好黃鎮東並未想到的伶仃洋海域中華白海豚保護的問題。──在這裡必須指出的是,「伶仃洋大橋」計劃港方的落腳點,恰好就正位於興建赤媼角機場時,廖冬秀主持設置的中華白海豚保育區!

其實,站在一直擔心「伶仃洋大橋」計劃將會使澳門被「邊緣化」的澳門居民的角度,黃鎮東談話內容犯駁或是自相矛盾的地方,尚不止於此。比如,他說「港珠澳大橋」將會「破壞大嶼山的生態環境」,難道分別以內伶仃島和淇澳島為重要落腳點的「伶仃洋大橋」計劃,就不會對內伶仃洋的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據珠海市的各種官方出版物所載,淇澳島的周邊海灘生長著茂密的紅樹林,並已被列為生態保護區。在此興建大橋,必然會對紅樹林的正常生長帶來不利影響。而相比之下,港珠澳大橋在珠海一側的落腳點,就不存在「紅樹林」的問題。而在伶仃洋大橋所經過的內伶仃洋島內,生長著幾群獼猴,總數達到三千多隻,故國家已將內伶仃島列為獼猴保護區,是全國四個獼猴保護區中的一個。大橋經過內伶仃島,在車流日夜經過及「人氣」增高之下,必然會對獼猴的生活及自然繁衍造成滋擾,說不好將會惹來國際反華政客以「保護猴權」的藉口攻擊中國。而港澳珠大橋則並不存在「獼候」問題。另外,黃鎮東說「伶仃洋大橋」計劃可從淇澳島開辟一條通道來澳門,來解決該橋未連接澳門的問題。這裡且不說從淇澳島到澳門的二、三十公里路程,正是致令澳門可能會被「邊緣化」的重要原因之一,就說是那個在珠海沿岸修築大橋到澳門的方案,就將會破壞珠海沿岸的美麗海景,並因經過九洲港而增添難度;而如果是修筑高架高速公路,又會干擾「花園城市」的原有建設規劃及已建成城區的安寧。而恰好這就正是黃鎮東所擔懮的「破壞珠海開闊海景,旅遊業將大打折扣」,而且更是比「港珠澳大橋」計劃有過之而無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