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珠海市首次將港珠澳大橋正式寫進政府文件

正當李鵬、黃鎮東、盧瑞華等官員的「伶仃洋大橋情意結」繼續發酵,李鵬還對珠海市黨政負責人發出「希望珠海市主動配合,做好有關工作,積極推動〔伶仃洋大橋〕項目進展」指示之際,近日召開的珠海市五屆人大六次會議和珠海市政協五屆五次會議〔即「珠海兩會」〕,卻唱了「反調」,不但未提「伶仃洋大橋」,相反還大唱「珠港澳大橋」之歌。──據珠海媒體報導,珠海市長王順生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今年的工作任務,其中在加緊完善交通等基礎設施方面,「要積極推動廣珠鐵路、廣州至珠海城際快速軌道建設,做好珠港澳大橋等大型交通項目的相關工作」。《珠海特區報》還特地指出,「『珠港澳大橋』是珠海市政府首次在政府文件中正式提出」。而在市政協會議上,也有委員提出了題為《港珠澳大橋建橋方案見解》的提案。另有一個《關於根治珠海東大門要津──珠海裕華聚脂有限公司空氣污染問題的提案》,雖然仍把淇澳大橋視為接駁「港珠澳大橋」的引橋,但起碼在大橋的定位和稱謂上,已是「港珠澳大橋」而不是「伶仃洋大橋」,亦即是提案作者已自覺地調適珠江口跨海大橋的定位,是包括了澳門在內的「一橋通三地」,而不是將會令澳門遭受「邊緣化」的「以我〔珠海〕為中心」。珠海市政協委員能作出這樣的定位調適,當然是受到珠海市政府決策調整的影響而致。

珠海市政府將珠江口跨海大橋的定位及稱謂作出了實事求是,既顧及珠海市經濟發展,更注意落實「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政治戰略的調整,並不盲目跟從「上頭」脫離珠海實際的「指示」,間接地証實了本欄稍早前的分析﹕王順生市長不愧是來自中央的「京官」,視野較為廣闊,將「一國兩制」的利益置於地方利益之上。這與「農民書記」梁廣大大搞地方本位主義的種種做法,在政治覺悟、政策水平、氣度風格等方面,都呈天淵之別。這也可能是中央及廣東省當局決定調派曾在中共中央辦公廳工作過多年的王順生調到珠海的一個重要考量因素。既然王順生市長視野廣闊、顧全大局,再加上「港珠澳大橋」比「伶仃洋大橋」對珠海的經濟及社會效益更大,且對生態環境造成的影響更小,故估計現屆珠海市政府是不會反對「港珠澳大橋」方案的。實際上,現在廣東省當局對「港珠澳大橋」方案所存在的疑慮,包括將會影響鹽田港的經濟效益,將會妨礙廣州及珠三角成為「區域中心」等,這對珠海市而言並不成為問題。在利多害少之下,只要該計劃不會給珠海市政府帶來財政負擔,珠海方面是沒有道理不樂見其成、坐享其果的〔見本欄二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澳珠首長會晤有共識顯示「京官」視野廣闊》一文〕。

實際上,將「港珠澳大橋」方案與「伶仃洋大橋」計劃相比,前者除了具有可避免澳門遭受「邊緣化」,有助於更好地落實「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方針,促進澳門特區持續繁榮穩定,使之能以亮麗成績向台灣示範「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有利於國家和平統一大業早日實現的政治效益之外,在經濟效益及技朮效應方面,也是「港珠澳大橋」比「伶仃洋大橋」優勝得多﹕首先,「港珠澳大橋」方案的由香港到珠海以至廣東省西部的距離,比「伶仃洋大橋」方案更短。因此,該方案可說是兩全其美,三方受益。其二,此方案連接珠、澳繁榮地區和大嶼山新機場、新港口重點建設地區,以及「迪士尼樂園」,車流完全有保証,比繞道淇澳島、內伶仃島、屯門交通「瓶頸」更具吸引力。現時港澳間每年有數百萬人乘船往來,可能會有部份人被大橋吸引;而每年到香港的一千多萬海外旅客,也將會有部份人乘車遊覽大橋,以飽覽比「金門大橋」更為壯觀的「港珠澳大橋」和伶仃洋風光。其三,此方案與虎門大橋相距七十公里,比「伶仃洋大橋」的只是相距四十公里,在佈局上更為合理,避免了「重覆建設」的問題,並可充份發揮兩橋各自的功能作用,即虎門大橋主要擔負溝通珠江三角洲東、西兩岸及粵東、粵西之間的功能,而「港珠澳大橋」的功能則是以溝通港、澳、珠三地的交通為主,並兼顧香港與粵西之間的交通。其四、該方案由於含有人工島的內容,可以利用人工島來開發倉儲區、保稅區、貨柜集散區、停車場,以至房地產開發,附加價值遠遠高於「伶仃洋大橋」的總投資額,符合投入少、收益大的要求。其五、不會加重香港特區政府的負擔,由於「港珠澳大橋」的香港線接駁,是充份利用現成的新機場幹線,這不但可提高機場幹線的利用率,及帶動大嶼山西部的發展,形成「雪中送炭」的效應,而且亦可縮短珠江三角洲西岸至香港貨柜碼頭的路程;而「伶仃洋大橋」計劃的港方落腳點是在區內交通本已十分擠迫的屯門,將會使該區交通更呈「雪上加霜」之苦況。其六、「港珠澳大橋」避開了內伶仃島,有利於對該島上的較為珍貴的受保護動物──南方獼猴的保護,避免西方反華政客以「猴權」、「破壞自然保護區」的藉口攻擊中國。其七、現在已有多家港澳和國際財團表達將會參加投資「港珠澳大橋」的意愿,珠海市無須付出巨大財政代價,只須投下較少資金在該市行政區域範圍內興建配套交通設施,就可享用比「伶仃洋大橋」更為好用的大型跨域交通設施。這對於在「珠海國際機場」方面吃盡苦頭的珠海市來說,應是具有極大的吸引力。

實際上,即使是站在珠海市本身的立場上,「港珠澳大橋」方案也將會比「伶仃洋大橋」計劃優勝得多。在香港特區政府已決定將「迪士尼樂園」項目放在大嶼山之後,「港珠澳大橋」的優勢也就更加彰顯了出來,它將使到珠海及珠江西岸以及澳門的旅遊及娛樂業,同時獲得巨大的助力。如果珠海也在橫琴島發展類似「環球片場」的旅遊項目的話,就更令香港機場、香港這個國際旅遊中心、「迪士尼樂園」、澳門旅遊博彩業,及珠海「環球片場」、「圓明新園」等,連成「一線多點」,為二十一世紀的珠港澳粵旅遊業合作發展,發揮著重要的推動作用。

至於珠海方面有人憂慮的「港珠澳大橋」令粵西沿海地區與香港聯繫增加路程負擔,及穿越市區,影響珠海交通環境的問題,看來也是「多此一憂」。這是因為,既然珠海本身也有以珠海大道經黃茅海大橋聯結粵西沿海地區的規劃〔今次「珠海兩會」就提出「城市西進」的戰略任務〕,那麼,「港珠澳大橋」通過九洲大道與上述「粵西通道」直接相通,就比「伶仃洋大橋」通往粵西沿海地區更要便捷,並更有利於促進珠海西區的開發。而且,九洲大道本身就是超前市區道路,曾是珠海市前任領導人介紹珠海超前建設事跡時所津津樂道的項目之一,這就証明它具有完全可以容納消化大橋部份車流量〔另有部份分流到澳門引橋〕的能力。再加上九洲大道與迎賓大道交會處已經興建了隧道,而前山也已興建了高架橋,這就將能使大橋的部份車流對市區交通、環境的影響,降至最低。

珠海市政府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正式提出「港珠澳大橋」而幹線「伶仃洋大橋」,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這顯示「港珠澳大橋」方案的推動,又消除了一個重要阻力因素,並多了一股重要的支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