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永逸)

鄧祖基談澳門媒體生態經營自律及出路

資深新聞工作者鄧祖基在「台粵港澳文化交流研討會」上發表《澳門的傳媒生態》論文中指出,外地傳媒常說澳門傳媒比較自律,也較為保守,對於這些批評,澳門的傳媒朋友並不否認,但卻有解釋。澳門傳媒認為本身有其定位,其存在的價值在於承擔社會責任和對公眾利益的維護。傳媒和政府的關係,建立於共同締造一個健康富足的公民社會為目標,透過傳媒對政府的監督手段而促其實現。在監督的過程中,澳門傳媒大都抱持理性和溫和的態度,許多時候,表現得並不尖銳,因此,常被視為過份自律。

其實,每個地區都希望達到社會安定,經濟發展,在政府行為與公眾願望相符的時候,傳媒在發揮其監督功能時,既要批評也要鼓勵,而不是苛刻的要求,更不是為反對而反對。

澳門傳媒也並不是低調的,從過往的歷史到今天,都抱持著積極的態度。澳門傳媒有著悠長的歷史,不平凡的經歷,形成了他的傳統,影響著這個行業。

鄧祖基在回顧澳門傳媒一百多年的愛國歷史傳統之後指出,這些經歷,顯示了傳媒人利用澳門的特殊地位,而發揮積極的宣傳作用,而這些歷史也對澳門報業產生了積極的影響,使他承襲了熱愛民族、關心社會的優良傳統,目前澳門報紙的開辦者、從業者,還有當年的老報人的下一代。

鄧祖基在談到澳門傳媒經營的困難情況時介紹說,報業機構數量不少,市場狹窄,競爭激烈,在營運過程中所取得的回報不多,資源有限,因此,在澳門經營媒體的條件並不理想,但各媒體仍勉力支持。

過去各報均以綜合性報章的形式在市場角逐,在長期的較量下,資源充裕的,較佔優勢,而弱勢的便要作出揚長避短的適應,自然形成了分工,因應實際環境,按社會情況,市場需要和本身條件,扮演著各自不同的角色,走出自我的路向。有以正面信息為主調,以載量大、內容廣泛為特色;有以側面報導為取向,表達多元化的意見;有以回應龍頭產業的需要為重點,強化「狗、馬、波」和娛樂新聞的報導;有以著重兩岸關係作為新聞售點。

較具規模的報章,因佔據市場較大的份額,經營情況較佳;而規模較小的報紙,雖然做出了特點,但市場佔有的比例仍低,收入不多,即使支出節省,亦不易維持。不過,政府方面對各媒體〔包括日報、週報〕是抱支持的態度,從澳葡時代到特區政府,當局都採取類似的措施,透過刊登機關廣告,並接受器材資助的申請,使各報獲得一定的經濟收益,從而維持營運。

政府實施資助傳媒的政策,是有其來歷的,過去,澳葡政府是因政治上的需要,資助一些葡文媒體,然而,為了顯示公平,中文媒體也可獲得同等的待遇,這特殊情況,產生了另一效應,形成了辦報者眾多的原因;回歸之後,政府希望維持多元化的報業態勢,對資助的措施未作改變,一直延續下來。不過政府的做法,是有限度的,規定經營了一定期間〔三年以上〕的媒體才可獲得這種優惠。可是,這種資助方式,卻又會產生惰性作用,使部份傳媒有所依賴,妨礙了改進和發展。

鄧祖基認為,政府對傳媒的資助,是存在的事實,除報業外,電子媒體也受到照顧。澳門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的股份中,政府佔有資本百分之五十一,該公司的電視台和電台是澳門主要的兩個電子媒體。目前,該公司的私人股東已退出,政府如何重組,還未決定;在過渡階段,暫由政府支持。這種現象,使人關注到政府會否因資助而控制媒體的問題。其實,同樣情況,在外地和外國都有出現,香港電台便是例子之一,問題是政府在作出經濟支持之際,是否容許媒體的主持者和工作者擁有新聞自由。因此,政府所持的態度,是關鍵所在。政府如採取開明的姿態,不干預新聞自由,容許傳媒對政府的批評、監督,則負面作用會減低。澳門媒體是長期接受政府的支持,基本上,並沒有妨礙到傳媒的新聞自由,和影響對政府的批評。

澳門傳媒市場狹窄,媒體所獲得的資源回報有限,經營困難,政府在經濟上作出支持而不具條件,未嘗不是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使傳媒得以生存。

有意見認為傳媒的經營,應按市場法則,汰弱留強,資助政策並不公平;但亦有認為在經營條件不足的情況下,汰弱留強的結果,限制了輿論多元化,對社會也沒有好處。

鄧祖基在談到澳門傳媒的出路時指出,外地某些媒體為了取得業績,在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之間,往往失去平衡,當過份著重經濟效益時,便會出現各種負面問題。

然而,澳門媒體由於面對著較窄狹的市場,如果為了著重經濟效益而採用誇張的手段,也未必能收到效果。

由於歷史傳統的影響,澳門媒體對社會效益會較執著,視為當然的責任,這是健康而理性的,其實,這取向也有其發揮的空間。傳媒大可以善用政府給予的資源,做好傳媒的工作。

澳門媒體既受到外來強勢的競爭,又受本身條件的限制,面對這現實環境,在考慮自身的出路時應較多注意對水平的提高,人員素質的優化,並著重地方化,以回應競爭。目前,澳門經濟發展的定位,在以旅遊博彩業為龍頭,服務業為主體,回應龍頭行業的發展,作出適當配合,也是一個值得考慮的方向。

至於電視電台所遇到問題,前文已略作探討,從改進的角度看,幾家媒體有需要重新整合,取長補短,增加資源,擴充設備;同時要爭取內地政策上的傾斜,並取得鄰近地區的協作,才有發展的機會。